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四章 冲破死亡

二十多名骑士将物资搬进了图森的飞船,凯和莫封以及另外两名技术员则来到了驾驶舱.对他们这些‘精’锐特种兵来说,驾驶各种类型的‘交’通工具只是小事一桩而己!

就在那些死囚还在为一点点酒争斗地你死我活之时,‘洞’‘穴’的底部忽然燃起了熊熊烈火,一艘飞船从火光中冉冉升起。

‘洞’‘穴’顶部的通道向两边打开。

黎明的第一道光束照‘射’进来,令整艘飞船显得如火焰般通红。

天空仍然是如同钨铁般冷漠,飞船如流星般刺破长空,飞向无尽的苍弯!

看着底下如棋子般大小的岛屿,何若智感慨万千。

死亡岛上的环境无疑是极其恶劣艰苦的,但就算在这样艰苦卓绝的环境中,还是有一些人能够不放弃自己的意志,有尊严地活着!

现在他们己经离开了这个岛子,然而外面的世界和死亡岛相比,难道又能好得到哪里去呢?不过何若智相信,这些勇敢的人一定可以在更加广阔的舞台上,书写出一段慷慨‘激’昂的乐曲!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指挥室里的一阵嘈杂吸引了他的注意。

“报告队长,我们抓到一个死囚}这家伙躲在图森房间的‘床’底下,不知道是什么人}”

两名龙牙猎队成员,一左一右夹着个形容0琐矮小的家伙。

凯板着脸说:“这家伙身上还穿着囚衣,应该是岛上的死囚,从前很有可能是为非作歹的重刑犯,不能放他出去!”

一名龙牙猎队成员粗声粗气道:“那容易,把这小子从‘门’口丢下去好了!”

那人吓得要死,声音都变得像‘女’人似的,尖叫道:“我不是重刑犯,我,我不过是个小偷!”

何若智仔细一看,不由笑道:“乔泽!”

原来这人正是那天和何若智一起被丢到死亡岛上,曾经偷过天凝圣使龙战的机甲的那个神偷乔泽。

乔泽见到何若智就好像看见救星一样,奋力扭动着身躯道:“小智救我,你快和他们说说,我哪里是什么重刑犯,老乔我平日里连宰个‘鸡’都是不敢的啊!”

何若智奇怪道:“乔泽,你怎么会在船上的?”

乔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细声细气地说:“我……我在这岛子上也待了好两个月,因为自己没本事么,平日里也打不着什么猎物,换不来几个钱。你晓得的,日子过得太艰难了!正巧今天看到有条这么漂亮的飞船降落到堕落镇,嘿嘿,这个,这个不瞒你说,我这心里就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活动。我在那里足足待了三个多小时啊,总算逮着机会给我‘摸’上来了!我看这个房间最大最豪华,心说应该是船主的舱位吧,谁知道还没怎么动手,这些人就‘摸’了上来。接着整艘船居然飞起来了!我这一‘激’动,就被他们发现了!”

何若智又好气又好笑,这个乔泽可真是狗胆包天!

图森身为死亡岛岛主,那就是掌管岛上一切生杀大权的神!乔泽居然敢‘摸’上他的船去,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何若智看了看他的双‘腿’:“你的脚好些了么?”

乔泽连连点头,感‘激’道:“全好了,全好了,哈l开始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变成个废人,没想到小智你的本领实在太高强了!我乔泽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你,你不妨说自己想偷什么!除了天上的星星月亮,其他东西都包在我身上!”

“得了吧!早知道你贼心不改,我还不如让你变成个瘸子呢!”

何若智哼了他一口,转向凯解释道:“凯队长,这个乔泽是个大盗,倒不是什么杀人犯之类的恶徒。”

“唔……”凯刀锋般的眼神在乔泽浑身上下来回扫了三四遍,看得乔泽‘毛’骨惊然。凯终于说:“我看他的实力也不算很强,应该不会干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既然你有缘上了这条船,那就算是你小子造化!不过有一条我可说明,不管你是大盗小盗都好,如果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发现你再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那么对不起了,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喂海鱼!

“不敢不敢!”乔泽大喜,连连作揖,随后又有些疑‘惑’地问何若智,“我说小智老弟,咱们这是唱的哪出啊?”

何若智淡淡一笑,把乔泽带到了窗口,指着外面云雾缭绕下,黄豆大小的死亡岛:“你看,那是什么地方?”

乔泽眯着眼睛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忽然大惊失‘色’道:“这,这是死亡岛?我们居然己经离开死亡岛了!”

“是的,我们逃出来了。”

“这……这……你们简直,简直不可思议!”乔泽吐出了舌头久久没有收回,“难道你们都没有携带机甲?”

何若智道:“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机甲。”

M就糟了!”乔泽好像兔子一样蹦到了角落里,“快转头回去啊,离开死亡岛一定距离之后,机甲都会爆炸的啊,妈妈的,我还不想死啊l”

众人一片大笑,这时驾驶员忽然抓下了通讯器跳了起来,欣喜道:“我们己经越过了死亡线!”

死亡线就是距离死亡岛八十公里范围的警戒线。

据说离开了这个距离,机甲内的自爆装置就会启动。

现在大家全都安然无恙,证明何若智确实己经彻底清除了自爆装置!

“万岁!”

龙牙猎队成员欢呼雀跃,一些人将何若智整个人抬了起来,不断朝空中抛去。现在他们每个人都毫不怀疑何若智的重要‘性’,正是何若智给他们指引了方向,并且带领他们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奇迹!

现在摆在所有人面前的自由之路上,只剩下一个阻碍了。

因为天凝星是整个星域的首府,所以在环绕着天凝星的大气圈层之外,停住着一支守备舰队。

在整个星域的上百个宇宙港口上空,随时都有警戒战舰来回巡弋。

这种战舰主要是对付突如其来的陨石攻击,在陨石袭击星球之前首先把他们变成粉末。

此外,在很久很久之前曾经有一些星际海盗。试图攻打过天凝星,毫无疑问他们最后都遭到了惨败。

死亡岛上空并不是战略要地,所以在这里的巡逻船并不会很多,唯一的问题就是要速战速决,一旦时间拖得太长的话,等到支援来临的时候,龙牙猎队就没有可能轻易溜走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暗影星。”在一副全息星图前,凯指出了他们的目的地。

暗影星位于整个星域中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事实上只是一个非常贫瘩荒芜的小行星。

凯解释说,在二十年前这里曾经是三四股星际海盗的巢‘穴’,那些海盗把暗影星当成了一个‘交’易集市,肆无忌惮地‘交’易他们的各种赃物,以及供应星级走‘私’犯落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天凝星防卫军派出了一支‘精’锐的部队前去剿灭海盗。

这是一项长期、艰苦和危险的任务。因为海盗在此植根己久,占据了地利上的优势,所以工作进行得非常困难,一直‘花’费了十年时间,这支部队才基本扫除了暗影星上的海盗,在这里建立起了军事基地,占据了战略上的主动。

那个在这里待了十年的倒霉鬼正是凯。

“巴特是我的部下!”凯说,“自从我走了之后那家伙就成为了暗影星上的最高长官。

你要知道一一那等于说是一个蛮荒的边疆地方,那里的士兵和死亡岛上的死囚类似,都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受欢迎,所以派到暗影星上去当作消耗品的。我相信哪怕整个天凝星域都在通缉我们,巴特都会毫不犹豫地收留我们这些人。”

何若智点点头,他相信凯的部下的忠诚。

莫封补充道:“而且暗影星周围的环境非常复杂,到处都是陨石带,是有名的死亡三角地带,不是老练的机甲骑士的话,进去了之后根本出不来!在那个地方哪怕是一万名骑士,都无法和我们较量!”

“那我们就去暗影星修整一下。”何若智说。

他想起了在岛上遇到的十字骑士缪杰士,还有图森死前和巫神的那番对话。

不知为什么,何若智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一定有着什么联系,似乎有一个非常大的‘阴’谋,正在慢慢‘逼’近天凝星。

也许不用多久,天凝星的气候就会发生极大的改变呢!

飞船开始突破大气层。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如果这一关能够顺利通过的话,下面的旅程应该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他们的能量足够支持到暗影星,而在广裹无垠的宇宙中,是很难追踪一艘目的地不明的飞船的。

雷达上出现了两艘战舰的影子。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飞船,加快速度飞了过来。

“是凯达尔型中型战舰!”雷达员叫道,声音里充满了惊讶。

凯达尔中型战舰是一种火力相当凶悍的主战舰艇,每艘凯达尔的标准配各是五十名机甲骑士,也就是说对方至少有一百台机甲的实力。

这种机甲一般来说都是用于边境防御,谁都没有料到他们居然会在首都星上空出现。

不过事己至此根本无法改变了,凯虎着脸道:“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争取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何若智咬着嘴‘唇’看了半天,忽然道:“等等,也许我可以试试看。”

“你?”

。。。。。

两艘凯达尔缓缓靠近这艘浮空艇,战舰舰长非常奇怪地打量着这艘外表奢华的飞船,怎么看这种船都不像是会去宇宙中执行什么任务的。

更何!}他们今天并没有接到任何命令,说明会有军用船只出入这块星域啊!

但,如果对方是敌人的话,就不会这么容易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了,在凯达尔强大的火力面前,对方简直是脆弱的‘鸡’蛋嘛!

凯达尔的舰长发出了讯号:“这里并非民用航道,请表明你们的身份,请表明你们的身份。”

“‘混’蛋!,,通讯频道里传来了一声怒喝,好似鸣雷一般,震得船长两只耳朵都在打颤。

立体显像仪上出现了图森怒气冲冲的形象,他手中捏着一根指挥鞭,寒着脸说:“怎么,你们不认识我么!”

那舰长吓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连忙整理好仪容“啪”地立正,规规矩矩敬了个礼。四圣使在天凝星上的地位超凡脱俗,图森很有可能便是下一任的四圣使之一,一个小小的战舰舰长,人家打个啧嗦都要抖三抖。

“长官好!”

图森似乎满意了些,点点头说:“这些日子首都星上的局面似乎有些不稳,你们是该巡视严密些的,一有情况就该向上面报告,千万不要马虎了。”

是,良好,你办事倒很得力,是谁的属下?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要亲自和你的上司谈一谈。”

这舰长兴奋坏了,结结巴巴地说:“属下,属下隶属于第三舰队猛虎纵队!”

“嗯,那是吉森中将的部下,很好,很好。”

图森昂着脸关闭了立体通讯器,那舰长连忙让开了道路,对方的飞船很快就消失在星宇之中。

一名副官犹犹豫豫地问道:“舰长,这个,刚才应该先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吧,按照程序来说的话……”

“白痴!”舰长骂道,“那明明是图森少将的船,去年我曾经在一次演习中见到过,而且通讯仪上的人也是少将没错,还用什么别的检查?如果耽误图森少将执行机密公务的话,我们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赔啊!嗯……这件事就不用记录了,我想图森少将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公务,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首都星,毕竟现在局面不太平啊,呵呵呵。”

舰长眯起眼睛,想到日后受到图森如何的关照,心里乐开了‘花’。

当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图森己经在死亡岛的‘阴’森‘洞’‘穴’里,化作了一团冰冷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