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一章 死亡猎手

一头岩大摇大摆从沼泽了出来,长达十余米的庞大身躯上满是泥桨同,这些沼泽底层的泥浆一接触到新鲜空气,立刻化作了坚固的铠甲,普通野兽的攻击根本起不到效果。

更何况还没有什么野兽敢进入中心沼泽范围内,来攻击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岩龙呢!

整个死亡岛被环形切分成了六大区域,最外层的岩石区是安全区域,堕落镇就建造在岩石区的‘洞’‘穴’之中。

越往死亡岛的中心生活的猛兽就越多,危险系数也越高!

特别是处于死亡岛中心部位的沼泽区,更是死囚们心目中的地狱入口!

在这里生活着至少四种极其危险的猛兽,自然环境又及其恶劣,寻常人哪怕是来此走一圈都会有‘性’命之优,更不要说在此长期居住打猎。

岩龙似乎十分清楚这一点,它旁若无人地穿越了一小片林子,在一棵油桐下面停住脚步,用皮肤使劲在树皮上磨蹭着,对这种庞然大物来说,这是难得的享受。

没有发现角龙的痕迹,周围也没有独角蛙蛇嘶嘶的响动,严密的树梢更加挡住了翼虎的攻击路线一一除了这三种猛兽之外,在这片林子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它了……

岩龙这样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黑影从背后无声无息地靠近一一那是一台浑身涂满泥浆,泥浆上又沾满了枯叶和杂草,活似一团烂泥的机甲。

就连手中的磁‘荡’刃上,也涂抹了一层厚厚的泥巴。

死亡在瞬间到来,鬼魅般的机甲不知怎么闪到了岩龙的身下,将匕首一下子从它的小腹处‘插’了进去。岩龙全身上下到处都被泥浆恺甲包围,但是小腹处却有一个呼吸孔。脆弱的呼吸孔成为了致命的脉‘门’,短短数秒钟之内,振‘荡’的力量就从内部粉碎了岩龙的五脏六腑……

“队长回来了!”

沼泽区域唯一的一座土山忽然从两边裂开,‘露’出一条平坦的公路,两边都是自动化的防御火力网。

这里是第十三号猎队,也是唯一一支驻守在沼泽区域的猎队。

第十三猎队的队长名叫凯,一名训练有素的前职业军人。

事实上整个第十三猎队的二十六名囚犯,全都是同一支部队的职业军人。

在没有被投入这个活地狱之前,他们就己经接受了严酷的从林战斗训练,驰骋在各个星球严酷的从林之中。到达这里的两年时间,更将这些前特种兵磨练得如同野兽一般。

凯把猎物甩给了后勤官,从机甲驾驶舱里爬了下来。他是个黑发的中年人,两鬓却白得很不自然,左眼被一条刀疤横贯而过,剩下一只右眼显得格外彪悍。

“该死的,宰杀区区一头岩龙,居然把这台新机甲的动力装置又给搞坏了!”凯气鼓鼓地说,皱眉望着车库,那里停着一辆装甲越野车。

“莫封,巫神那里好像来车了?”平时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巫神是不会轻易派人来到这块最危险区域的。每个月都是由第十三猎队的人自己将猎物送到外面,换取一个月的食物和用具。

莫封是凯在军中的副官,他甩了甩长发,苦笑道:“巫神给咱们送来了一名新丁。”

“新丁?”凯嗤之以鼻,“巫神哪有那么好心旦这家伙的特长是什么?”

沼泽区域的环境十分恶劣,第十三猎队的每一名队员都有自己特殊的能力,才可在此存活下去。

莫封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苦笑道:“我听说他的特长是清洁机甲……”

“清洁机甲?”凯啼笑皆非,“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莫封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听别人说,这个小子不知怎么得罪了巫神,巫神本来想外面就把他干掉,后来还是海老人求情,巫神才不能当面下手,所以把这小子送到我们第十三猎队来,借刀杀人。”

凯皱眉道:“巫神那人渣要杀谁,我们本来管不着。不过这样随随便便安‘插’一个笨蛋进来,万一碰上什么情况还要老子的人去救他,如果最后拖累了整个猎队可怎么办?‘混’蛋,这人老子不能要!”

话音未落,巫神派来的人似乎看到了凯回来,立刻驱动装甲车飞也似地逃走了。

尘烟散尽,只留下一个瘦瘦小小孤孤单单的身影。

此人正是何若智。

何若智非常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他发现这个‘洞’‘穴’基地虽然在规模上没有堕落镇那么庞大,但是四周修整地十分整洁,前方‘洞’口的‘交’叉火力防御体系也相当高明,能量仓库和维修车间以及训练营的距离都恰到好处。建筑者一定是个高手!

在来的路上,巫神的手下己经尽量夸大其词地描绘了沼泽区域的可怕,不过何若智对此早己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也正想凭借这里艰苦的环境,来对自己作一番系统的磨炼一一自从见识过龙战以及莫扎特这样的高手之后,何若智对机甲术的境界己经有了更加高远的认识,提升实力的渴望十分强烈。

何若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正走过来的两个人,可以看出他们虽然不是龙战这类最顶尖的高手,不过举手投足之间却有着另一种痕迹。

何若智可以肯定他们曾经接受过专业的团队训练,很有可能是某组织的武装人员或者干脆就是军人。

“你叫什么名字!”凯走到了何若智面前,眉头几乎打成了死结。

巫神给了他一份新丁的详细资料,上面‘精’确地显示出这家伙的‘精’神力和体力全都不及格

恐怕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也比他更加强壮一些!

凯估计这家伙就算是出去在林间站上一会儿,都会被瘴气给熏倒!

可怜的家伙,只怕明天这个时候就会化作一堆枯骨吧?

“我叫何若智。”

“何若智……”凯胡‘乱’挠了挠自己的头皮,粗声粗气地说,“听着,也许你还不太知道自己的处境,那么现在我就来告诉你,你已经来到了地狱的‘门’口,你究竟要在什么时候跨进真正的死亡,那要取决于你能为我们这个团队做出什么贡献。如果我确定你是一个稍微有一丁点用处的人才,那么我就会让手下给你一些食物,否则的话我不能‘浪’费宝贵的食物,去供养一个废物,而且这个废物很有可能活不过下面一个星期!”

何若智轻声道:“我不是废物,我会机甲维修。”

凯一愣,眼前这小子不管犯了什么罪进来的,他的胆量倒真是不小。

第十三猎队在沼泽区域己经生活了两年,在这两年时间里他们几乎每天都过着和野兽一样厮杀的日子,久而久之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浓重的杀气。对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居然能够在这种凌厉的杀气前面屹立不倒,这也算有点本事了

莫封道:“队长,这小子说他会修理机甲,正好你这台机甲不是坏了吗,那就让他试试看好了。”

凯摇头道:“不行,这台机甲是最新的速龙系列,咱们第十三猎队都只有这样一台,如果被搞坏了的话那就只能去找巫神修理,鬼知道那家伙会出个什么价钱!还是等鲁克来修吧

“你忘了吗队长,鲁克前天出去打猎的时候被角龙给伤了,现在正躺在维生槽里一动不动,这两天恐怕很难行动了。”

也不能冒险,我们手头可没多少死亡币了。”凯横了何若智一眼,叹了口气道,“小子,既然你到了这里也算大家有缘,今天你可以免费得到一顿晚餐,明天我会找两台简单的机甲让你看一下,如果你真的会那么一两手,我就可以留下你。如果你什么都不会么……

那就只能对不起了,生存在这里,就是如此残酷!”

晚餐吃的就是岩龙‘肉’。

这种猛兽的皮肤和骨骼都可以用来制造机甲,脑髓更是非常有价值的‘药’物!

这些东西都要在经过处理之后运送到外面,从巫神手里换取必要的生存用品。

至于岩龙‘肉’则是第十三猎队成员的美餐!

说实话这种‘肉’的味道实在不好,不但粗糙坚韧如皮革,而且还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恶臭,吃下肚子之后更会引起胃部的强烈不适。

更加郁闷的是,这种‘肉’还不能用火烧煮,因为温度一旦超过一百度之后,会破坏‘肉’中百分之九十九的营养物质,吃了等于没吃。

猎队成员大多己经习惯岩龙‘肉’,一个个笑嘻嘻地用匕首顾自切下‘肉’块,大快朵颐。

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肉’质是否鲜嫩,味道是否可口,在这里只有营养才是第一位的,有了充足的营养,生存才有希望。

今天的情况又有不同,因为他们中间来了一名新丁,而且据说还是个非常软弱的家伙!

和猎人们被风吹雨淋,如青铜般坚硬粗糙的身体相比,何若智就显得文弱许多,和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就好像一头身处狮群中他茅.就算对方没有恶意,情况也够糟糕的了。

一名猎人笑嘻嘻的从岩龙‘腿’上割下一大块双腥又臭,不带着血的‘肉’递了过来:“给,新来的,尝尝这个!”

众人一阵哄笑,似乎己经看到了何若智被呛得半死的样子一一要知道就算是他们这种受过严酷从林战训练的特种兵,在第一次吃到岩龙‘肉’的时候,都不免把胆汁给吐出来。这可是个难得的乐子!

众目睽睽之下,何若智不紧不慢地把‘肉’块放在面前,又从凯和莫封那里借了两把匕首,飞快地切割起来。

大伙儿眼前一‘花’,何若智就己经完成动作,面前的‘肉’块被切成了完美的数十片,每一片都只有书页那么薄。何若智非常斯文地捻起一片放入口中,仔细地咀嚼着,仿佛正在享受什么无上的美味一半,最后干脆地咽了下去。,良好吃。”何若智笑眯眯地说。

所有猎人都呆了,这,这是人还是怪物,居然会说岩龙‘肉’好吃?难道他的嗅觉出了问题,连味觉都被破坏了?

真是怪胎!

就在他们发愣的当儿,何若智己经风卷残云将面前的‘肉’块全都扫得一干二净,连半点‘肉’屑都没有留下。

何若智意犹未尽,说了声“对不起”之后长身而起,大大方方来到岩龙面前。

岩龙己经被开膛破开,腹腔内腥臭无比,连猎人们都不愿接近。

何若智却‘操’着两把匕首上下翻飞,不多时又切下了一大块‘肉’。

被他切过的地方‘露’出了洁白的骨骼,连半丝‘肉’末都没有留下。

何若智想起了奎托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先吃饱再说。

对他来讲也是一样,只有尽量吸收外界的能量,才可在未来的突发情况面前保存自己。一名猎人忽然惊叫道:“看哪,他清理的骨头!”

看到何若智的杰作,众人全都站了起来,凯‘激’动地说:“何若智,你居然能把‘肉’从骨头上分离地那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