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十三章 海老人

乔泽连滚带地挪到巫神面前,贪婪地看着地上那包食物,不过却没有勇气去拿。

巫神冷冷道:“有人告诉我说,你曾经是个非常专业的海贼。老实说么,在死亡岛上并不需要盗贼,如果我巫神老大需要什么东西,那就直接抢!不过对于你们这类有专长的专家么,我巫神向来是比较尊重的,这包东西放在你面前,今天要是你吃了下去,那么从今往后我都会罩着你,但是相应的,如果有一天我找你办些什么事,那时候你最好想想今天的这包食物。”

乔泽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样奎托斯,还是点了点头。

巫神狞笑道:“很好,倘若有朝一日你真的忘记了也没有关系,我会亲自把这些食物,再从你的肚子里挖出来。吃吧!”

乔泽浑身一颤,撕开食物包小口吃了起来。

“还有一个么……”巫神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何若智,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家伙,会受到图森岛主的如此“关照”。

“弟兄们帮我好好招呼招呼这个小伙子!”虽然疑‘惑’,但巫神还是按照图森岛主的吩咐,下了命令。

五名光头大汉狞笑着围了上来,他们全都穿着黑‘色’皮衣,脸上带着呼吸面罩,形若鬼怪,手中则持着硬塑胶制造的狼牙‘棒’,在顶端的‘棒’体上还带着粗大的突起。

此等工业制品,一看就知道绝非死亡岛能够出产,肯定是由外界带来。

一棍子下去何若智就夸张地吐了一口鲜血,面带痛苦地跪倒在地上,口中发出一声惨呼。

五名大汉紧紧围住他,大‘棒’如雨般落下,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好似要把何若智活活打死的样子!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大‘棒’下抱头缩脑的何若智,那张充满痛苦的脸上居然镶嵌着一对非常冷静的黑‘色’眼珠,好似落在自己身上的并不是疯狂的殴打,而是蚊虫叮咬一样!

一一黑冥骨术到了他这个地步,浑身的骨骼都己经如钢似铁,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当场震断这些棍‘棒’。

至于身体上的痛苦,比起何若智曾经接受过的那些痛楚来说,实在是太轻太轻了。

就像蚊虫叮咬一样。

乔泽受不了了。

“奎托斯一一”他慢慢爬了过去,“这些人会把何若智给揍死。”

“是的,他们会。”奎托斯面无表情地说,目光盯着乔泽手中剩下的半袋食物。

乔泽吓了一跳:“那怎么办?我,我是说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他死掉,他刚才救过我!

奎托斯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把你的食物给我,我保证那家伙死不了。”

乔泽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很是犹豫了一会儿,他从被抓住到现在还没有过太多的东西,肚子其实也很饿了。不过看到惨叫连连的何若智,又想起自己的双‘腿’,乔泽咬咬牙把食物递了过去:“给!”

奎托斯憨厚一笑,三两口大吃起来。

“快救他啊!”乔泽着急了。

奎托斯耸耸肩:“谁说要救那个人了?我可没把握在现在的情况下把这些打手全都杀死,他们身后的机甲可产是好惹的。”

“你……”乔泽急道,“可是你说过一一”

“我只是说那家伙不会死,相信我,他们并不想杀死那个男人,至少不想在这里杀死。而且事实上……”奎托斯若有所思地看着何若智,十分慎重地说,“我不觉得这些人有这个实力,可以杀死那少年……”奎托斯说的没错。

在一顿狠狠的教训之后,巫神示意手下将何若智丢上了一辆装甲车,还给他施加了简单的医疗。

那些伤也全都是皮外伤,并不致命。

巫神道:“听好了小子们,本来每个来到我死亡岛的新人都必须接受这样一顿款待,不过我看你们两个都是有用的人才,不忍心这样毁了你们,所以那个倒霉鬼就代你们握了板子。明白了吧,这里的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只要不触犯我巫神的规矩,你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远远比‘阴’暗的死囚牢笼里更好的日子!”

巫神一挥手:“回堕落镇!”

陡峭的山岩忽然隆隆作响,好像山崩地裂一般,大山真所有人中间裂开,‘露’出一条宽阔平坦的公路。

裂口处设置着两座武装堡垒,各种能量武器防御着死亡岛上的危险生物。

巫神的车队大摇大摆开进了山‘洞’。

奎托斯四下打量,整座大山好像都被挖空了一般,山‘洞’的规模十分庞大,主‘洞’‘穴’简直就是一座超巨大的广场,在‘洞’‘穴’的墙壁上还密密麻麻开凿了无数窑‘洞’,就是一个个的居所。

有些‘洞’‘穴’则通向黑暗的深处。

在广场上,耸立着一座辉煌的市镇!

奎托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座建造在山‘洞’中的城市!

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死囚们在集市上摆开摊位,肆无忌惮地兜售着包括武器和毒品在内的各‘色’违禁品,远处还有一场狂暴的音乐会,几名身材火暴的‘女’郎正在台上表演‘艳’舞。

巫神在他耳边笑道:“没想到吧?图森岛主是一个十分仁慈的人,既然我们如此辛劳地为他猎取猛兽,制成机甲原材料,那么忘记我们过去一些不太美妙的事情,让我们享受一些小小的欢乐,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奎托斯.....我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家伙,一个聪明人,等我会儿我会给你一千死亡币让你去我的镇上好好快活快活,然后你也可以思考一下,自己今后的道路......“

“死亡币是什么?”

“死亡币是只在死亡岛上通行的货币。听着,我们大家都不是苦工,‘而是生意人。我们猎取野兽,然后贩卖给图森岛主,以此换取必要的生活设施……就像是烈酒、烟草、毒品、武器,甚至‘女’人!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交’换过程,所以我们采用死亡币来结算。

奎托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猎取的野兽越多,能够得到的死亡币也就越多。”

巫神摇了摇头:“我们并不需要亲自猎取野兽,你明白吗?我们蛮可以控制那些猎人!听着,在这个岛上一共有上千名死囚,有时候哪怕是金钱的力量都不足以让这些桀不驯的人顺从下来,这时候就轮到我们干活了。明白说吧,我们就是死亡岛的狱囚,当然是非法的了,不过这个世界上究竟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合法的呢?不,根本没有!”

奎托斯明白了。

大部分死囚都必须冒着生命危险猎取猛兽,来‘交’换生存下去的资格。

但是还有一小部分人一一就像巫神这样的人,依靠压榨其他死囚,用棍‘棒’教训那些禁鹜不驯的家伙,以这种手段来获取高额的利益,维持这座堕落镇的运转。

以及驯养的那些打手。

奎托斯是个不折不扣的战士,对这种做法相当鄙视。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当然不愿意去和那些野兽较量,我愿意跟着巫神老大。”

是的,猎杀巫神这种人渣,应该比猎杀野兽还要爽快地多……

他们来到另一个巨大的‘洞’‘穴’前停了下来,挂着墙上的牌子显示这里是机甲维修场。

几名喽啰推推搡搡地把何若智拉下了装甲车,巫神道:“把这小子关到黑牢里去好了,让他在那里慢慢腐烂吧!”

]几名喽啰正要照办,一辆破破烂烂的装甲车缓缓开到了他们面前停下,一个讴楼着身躯的老者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脸上的皱纹多得都快看不清面孔了,周身的皮肤被海风吹拂得不成样子,就像是挂着

一层斑驳的油漆,古铜‘色’的肌‘肉’松软地垂挂下来,好像里面储满了水。

唯有一双鹰华般的眼睛还是同样锐利。

“海老人”

海老师是死亡岛上最早的一批居民。

他和他的同伴猎杀第一批野兽,将狩猎的法则记录下来,同时对死亡岛的地形加以勘测,开挖了可供居住的‘洞’‘穴’。

当第二批、第三批死囚来到时,他就领导他们,教会他们生存的办法,同时设立了一系列的组织,将所有死囚集结成一个团体,共同求存。

海老人是岛上的‘精’神领袖,即使巫神也不敢违逆他的命令。

巫神满脸堆笑迎了上去。

海老人咳嗽了两声,慢慢道:“我听说今天有三个新的兄弟来到死亡岛,所以过来看看这些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有。怎么,你身后那名手脚都被捆住的兄弟上,就是我们的新人么?”

巫神硬着头皮道:“是的,这只是其中一个。”

“那么,你要把他‘弄’到哪里去呢?”

“黑牢!”巫神的眼珠子‘乱’转。

海老人微微一笑:“我记得当初为了管束这么多兄弟,所以大家订立了七条绝对不允许违反的岛规,如有违反者就送到黑牢里去等死。那么巫神,这位新来的兄弟又违反了哪条岛规呢?”

“这……海老大,这是图森岛主的命令,这小子不知怎么得罪了图森岛主,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己。”巫神A尬地辩解。

海老人昂首道:“巫神,平时你愿意充当图森的走狗,那我不管。但是如果你要这样做的话,我就不知道岛规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旦我们这些囚徒之所以能够在死亡岛卜牛存这么久,依靠的无非就是团结!图森的一个命令,就能让我们的一个兄弟惨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什么岛规不要也罢!”

海老人手下虽然没有打手,但是他素来威信很高,一看老人在此,那些原本在堕落镇里寻欢作乐的囚徒全都聚集起来。

巫神眼中绽放出一丝怨毒的光芒,随后又笑道:“没,没有这回事……海老大,你这也未免太叫我为难。”

“放开这名兄弟,把他‘交’给我,我不为难你。”

“这……这不行!”

“怎么不行,他没有犯错!”

巫神哼哼了两声,忽然想到了什么,指着何若智大声道:“这家伙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留在这里也只是‘浪’费粮食而己!”

死亡岛上的道德观和外接不同,在这里人们可以忍受任何罪恶,因为大家都是死囚出身但是却没有人可以任何一个废物。

因为这里就是地狱,每个人都必须有一技之长,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巫神得意了:“海老大,这家伙既不会驾驶机甲,格斗技能也是一塌糊涂。这样的废物还要来干吗?”

海老人看了何若智一眼,慢慢说:“也许这名兄弟还有别的什么技能,你不妨让他自己说。”

何若智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急道:“我会维修机甲!”

“你,维修机甲?”巫神绕着何若智转了两圈,挠挠头皮道,“别开玩笑了废物,机甲维修师那是多专业的职位,就凭你这副鬼样子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