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十一章 断腿盗王

不过他好偷不偷,却偷走了由幽暗绝域化作的黑水晶,这块水晶和何若智有着血脉般的联系,一旦离开身体,当即产生警觉。

如果是其他物件,又或者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的话,乔泽大有可能得手。

乔泽用一种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何若智,苦笑道:“难产真是给吓傻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生活都干不好了,难怪要给人送到这里来喂水蛭!”

说罢将黑水晶还给何若智。

何若智好奇道:“以你的身手要偷普能人的话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又怎么会被人发现?

乔泽眼珠子一瞪,摊开双手道:“你看看我这双手,老子几十年的苦练下来,如果仅仅为了从普通人身上赚点生活费,那又算是怎么回事来的!既然身怀绝技,那当然是要朝盗窃的无上巅峰进军,偷不可能偷之人,窃不可能窃之物!”说着眯起眼睛手舞足蹈,好似个疯子一般。

那你究竟偷了谁呢?”

乔泽得意洋洋地说:“我们天凝星四圣使中有一位龙战你总该听说过的?龙战的机甲名叫赤龙斩月,在整个天凝星也算最强力的机体之一,我的目标便是放置这台机体的空间腕轮!”

空间腕轮是每名机甲骑士都随身携带的重要工具,因为他的机甲就放置其中,实在不可能无端脱。要完成这个任务实在是难上加难了!“

乔泽道:”嘿嘿,说来你也不相信,当时我根本已经成功了!不过后来我想么,龙战怎么说也是保卫咱们天凝星的领袖人物之一,如果失去了机甲的话未免有损失我方的战力,所以我把玩了两天之后,又准备将空间腕轮给他送回去,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才失风被抓的!”

何若智哭笑不得,却又暗暗佩服。那龙战失去了自己的空间腕轮之后自然是焦急万分,对身边的人物肯定万分注意,要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将腕轮送还回去,难度比偷窃出来又何止大了十倍?

更何况对手是龙战这种顶尖高手,失风被抓也是意料中事。

何若智忍不住道:“如果你把这番意思向龙战说明,我看他也未必会和你一般见识。”

乔泽苦笑道:“当时情况‘混’‘乱’,我根本是被龙战之子龙云发现的,那小子未免太不懂得尊老爱幼的道理,一把就将我扭送到了青叶城警备部队,那里的人又要拍龙战的马匹,哪里还会对我从轻发落?这帮该死的玩意儿!”

乔泽卷起‘裤’管道:“奎托斯,你以为自己的速度很快么?嘿嘿,如果老子身上没有这伤的话,这么点子山路只消片刻也就爬上来了,哪里还要你背!”

只见他的双‘腿’上青紫一片,皮肤被浮肿得拉扯开来,变成了透明的一层,好似轻轻一戳就可刺穿。

何若智皱眉道:“这是用什么东西打的,居然如此歹毒?我看你的大‘腿’,膝盖骨和脚踝都已经裂开了!”

乔泽勉强笑道:“咱们天凝星域是最讲自然之道的,这是用奇瓦星上一种特殊植物的根须制在的木棍,又沾了特别调配的植物毒溶剂化物,才料理成这个样子。打过之后两天之内,老子这双‘腿’都没有发生半点变化,行动自如,没料到刚刚上了飞船就变成了这副样子。那些该死的家伙说,被他们这样料理过,我这双‘腿’完全废了,将来不要说走路,如果不赶快截肢的话,。骨髓内的毒素恐怕会侵入上半身,让人马上毒发身亡的!”

何若智沉‘吟’一阵,从旁边拴起一块石头砸成两半,对乔道:“老乔,不如我来给你试试看医治如何?”

乔泽愕道:“你是医生?”

随后苦笑道:“就算你是最高明的骨科医生,可是这里都没有医疗设备,只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吧?”

何若智轻笑道:“我不是医生,也不用什么设备,只要你能相信我就行了。”

乔泽还在犹豫,奎托斯沉声道:“乔泽,你最好还是让他试一试。我想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要生存下去,没有健全的身体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你不是活活饿死,就是被这里的统治者当成垃圾一样丢弃,既然是这样还不如搏一搏,如果这小子不能成功的话,我会负责让你毫无痛苦地上天堂。”

看到奎托斯狰狞的面目,以及那双蠢蠢‘欲’动的铁手,乔泽哪里还敢有半句怨言?更何况说的也没有错,在这地狱里,失去行动能力的人是没有资格生存下去的!

“好,好……你来吧!”乔泽咬牙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你有把握吧?”

何若智微笑起来:“老乔,你去偷龙战的时候,难道是有完全的把握才去偷的?正如你是偷不可偷之物一样,我也正是因为你这两打断‘腿’医治的难度太大,所以才吸引了我的兴趣。要是有完全的把握的话,那岂不是太过无趣了吗?”

“他,***!”

话音未落,奎托斯己经伸手按住了乔泽的肩膀,一对铁闸般的巨手横在那里,乔泽哪里还能动弹?

奎托斯好奇地注视着何若智,似乎想要挖掘出少年柔弱外表下的真相。

何若智深吸一口气,在奎托斯面前他并不想隐瞒,因为他知道奎托斯是那种强人,只有同样具有强大实力的人才可令他折服!

何若智轻轻一划,断石锋利的刃面立刻划破了乔泽浮肿的大‘腿’,一股‘混’浊的液体立刻流了出来,腥臭难当。

乔泽好似杀猪一样叫唤着。

何若智却不闻不问,手都不颤一下,仔细地挤压着他的大‘腿’,将所有毒液一一挤压出来。

等到毒液全部挤完之后,这才发现乔泽的双‘腿’己经变得如芦柴‘棒’一样干枯瘦小,肌‘肉’都被毒液给腐蚀干净了。

乔泽脸‘色’苍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说道:“没有啦,老子这双‘腿’怕是废了,那些毒液已经渗入了骨髓之中,根本没有办法清除的。”

何若智微微一笑,干脆闭上双眼,光凭两手细微的触感来判断乔泽双‘腿’的伤势。

那个图森的手下显然十分歹毒,他们并没有直接把乔泽的双‘腿’敲断,而且采用了一种及其‘阴’毒的柔劲,在他的两‘腿’上造成了数十处密密麻麻的骨裂。

乔泽的双‘腿’就好像一栋被白蚁侵蚀得千疮百孔的房舍,稍微一动就会轰然倒塌。

在这世界上绝对没有医生可以医治这样古怪的伤势。

除了何若智这个骨髓的专家!

何若智运起黑冥骨术,将一道黑冥之力顺着手掌传入对方的‘腿’骨之中,尽力清除残留在骨骼内的毒素。

黑冥骨术乃是艘兵用来增强自己骨骼强韧度的无上妙法,何若智更是己经将黑冥骨术练至第六重的至高境界。

倘若那毒素是残留在肌‘肉’和血液之中,那他还没有什么办法,可是有关骨骼的一切,则尽在他掌握之中!

随着黑冥之力上下流转,等于说是给乔泽的骨骼做了一次全方面的修复,不但祛除了所有毒素,而且对恢复他的骨裂也大有好处。

乔泽惊奇地叫道:“不,不痛了,好像一点都不痛了!”

何若智微微一笑,心中忽有所动,将从他‘腿’骨中吸出来的毒质全都送入了自己体内。

这种毒质既然有如此‘阴’毒的效果,那么留下来当成一样武器,总算有备无患。

毒质全都祛除干净之后,何若智微微松开双手,然后用力向乔泽大‘腿’拍去!

“啊!”

刚刚还在说不痛的乔泽遭雷击,痛得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何若智的双手如暴风一般在他双‘腿’上不断拍打,动作之粗暴,好像一个进入‘迷’狂状态的音乐家,正在摧残他的钢琴!令人暗暗担心乔泽的双‘腿’是否就会这样被他活活砸烂!

其实这是何若智以无上妙法,运用震动原理,将乔泽骨裂的伤口慢慢复原。

这种手法当世除了何若智之外,绝无第二个人还会使用了。

奎托斯看着何若智眼‘花’缭‘乱’的手法,陷入了沉思。

半分钟之后,何若智骤然收手,睁开眼睛道:“好了。”

乔泽满身大汗,看上去像是刚刚生了个小孩,颤声道:“好,好了?老子的‘腿’己经彻底给你砸断了?”

何若智没有理会他的讥讽之意,淡淡道:“你现在己经可以简单行动了,不过一周之内最好不要做剧烈运动,否则我很难保证你的‘腿’不会再断。再断,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什么!”

乔泽愣住了,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他是被人活活折磨成这样的,怎么现在就是能行动了吗?

这家伙不会是‘蒙’古大夫,骗人的江湖游医吧?

半信半疑地站了起来,两‘腿’立刻针扎般疼痛,再次瘫软下去,口中骂道:“好你个骗子,老子痛得不行啦!”

何若智一愣,呆呆道:“痛自然是有些痛的,不过伤势应该是不碍的了。

他心说自己从前在幽暗绝域中,也是如此给人医治的。

却没想到过去那些病人都是毫无痛觉的骷髅雎,眼下这个乔泽却是活生生的人。

乔泽悲愤道:“痛得老子都站不起来,这算什么不碍的?还有我这皮‘肉’上的伤口,你怎么都不想办法缝合?”

“唔……”何若智点点头,在乔泽血淋淋的伤口上观摩了一阵,随后老老实实地说,“我不会。”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会缝合伤口。”

“该死的小‘混’蛋,刚才你拿石头切开来的时候又那么利落!”乔泽真是要被气糊涂了,刚才自己怎么就以为这小子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呢?该死,该死,这次被他害惨了!

何若智心说it艘兵从来没有这么麻烦,还要缝合什么伤口!

奎托斯一直沉默不语,这时他伸手在乔泽的膝盖上‘摸’了一把,有些诧异地看了何若智一眼。

“你果然有一手。”

没等何若智回答,奎托斯远远跑了开去,从远处采了引起树叶回来,大手扯碎之后又吐了两口唾沫在里面,‘揉’成一团之后贴在了乔的伤口上。又折了一段树枝充作拐杖递给了他。

“小何的手法确实非常‘精’妙,乔泽你现在应该没事了,些许疼痛不过是小事一桩,要想活命的话最好学着习惯它。”

乔泽哦牙咧嘴道:“说的容易,你来试试!”

奎托斯敲了敲自己头顶的钢块,淡淡道:“我曾经试过,在头盖骨被弹片掀开的情况下还跑了三十多里路,格杀了七十多名敌人,些许‘腿’伤实在不算什么的。”

乔泽睦目结舌,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怪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奎托斯骄傲地说道:“我出生在斯巴达星域。”

斯巴达人!

何若智一下子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