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十四章 移动战垒

面对肉山一样具有压迫感的怪兽,阿布吓得哇哇乱叫:“大佬你也是爬行动物,俺也是爬行动物,俺们爬行动物不要自相残杀好不好?”

……不好。

对方摇晃着沉重的巨尾,在尾巴上居然还生长着一枚硕大的骨锤,一锤子就把阿布砸扁了。

何若智大叫:“阿布!”

变成一滩水银的阿布流动过来,在何若智身上形成了一套耀眼的铠甲!

纵然如此,怪兽的力量却非常惊人,一锤子下来令何若智连人带铠甲都被砸到了山谷的峭壁上,整座峭壁都有些裂开了!

太可怕了!

何若智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这可是经过黑冥骨术强化的超级骨骼啊!

阿布惨叫连连:“主人,俺们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

幸好忠实的黑翼就在旁边,何若智连滚带爬非常狼狈地钻进了黑翼的驾驶舱。

透过三维立体探测仪,怪兽凶残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特别是口中横七竖八的上百枚獠牙,有若岩石粉碎机一般恐怖。

巨大蜥蜴眼看对方钻进了黑色的铁壳子里面,也不惊慌,而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吸,就将四周的沙尘都吸进了肚子里去。

“它在干什么?”何若智疑惑。

“轰!”

原来这狡猾的巨蜥居然将沙尘全部聚集在口腔之后,通过强烈的喷射全部轰击出来。

被怪兽唾液黏着之后的沙尘,已经变成了坚硬的颗粒,好似射击用的弹丸。

这种弹丸的穿透力惊人,纵然是黑翼也被击穿了一个个大洞。

巨蜥见攻击奏效,摇晃着身体低头猛冲过来!

何若智暗暗叫苦,要知道现在的黑翼非常虚弱,根本没有什么进攻的手段可言,就连能源都相当不足啊!

巨蜥狠狠撞上了黑翼,将黑翼撞倒在地,随后用硕大的牙齿一通乱咬,坚固的金属在它眼中似乎有若宣纸一样脆弱。

“阿布,快用你的精神攻击!”何若智大喊。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俺知道了!”

生死关头阿布也收起了嬉皮笑脸,一道精神波动狠狠轰了过去。

巨蜥一呆,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异种攻击,弄得有些迷茫。

何若智趁机操纵黑翼,进入了灵魂融合状态,使出了看家的关节破坏技,一个翻身来到了怪物背后,抓着对方的脖子狠狠来了几下。

可惜这怪物的骨骼关节和人类完全不同,再加上体表又有厚实的铠甲保护,何若智竟然不得其门而入,一不留神就被怪物翻了下来。

幸好这时候,阿布的第二道精神攻击轰了出去。

巨蜥的精神力显然也非常强悍,并没有被阿布完全操纵。

只是双方之间,架起了一座精神沟通的桥梁,令双方能够自由地进行思维交换。

因为阿布本身是何若智的召唤物,所以等于他的大脑也已经和巨蜥相连。

何若智从巨蜥的大脑中读到了深深的仇恨,对于人类的刻骨深仇!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巨蜥之所以攻击自己,不是出于食欲,而是有人类曾经伤害过它?

这里曾经来过人类!

这个想法令何若智兴奋异常!

“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何若智尽量温和地发送过去一道讯息。

随后他就感觉大脑一阵刺痛,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在其中响动:

“该死的生物,你们杀死了我的同胞,想要抢夺他们的尸体,现在还来这里伤害我的孩子!”

“我没有伤害你的孩子!”何若智心说,暗暗希望它的孩子不会是那些白色的沙鼠吧?如果是沙鼠的话他倒吃了不少。

在心灵的沟通中,通常是很难说谎的,因为交流不止通过语言,双方的思维方式以及情感都会被传递过来。

比方在何若智的大脑中,巨蜥就是一副跳动的红色火焰模样,怒气冲冲、狂躁暴动。

也许是何若智的沉静令巨蜥稍稍平息了下来,巨蜥的声音稍稍放得轻了一些,不过还是震耳欲聋:

“你们来到我的星球,你们破坏我的家园,摩尔讨厌你们这种生物!”

看来摩尔是这家伙的名字了。

何若智耐着性子说道:“我并不是自愿到这里来的,我在宇宙中迷了路,就好像……就好像你们在风沙大作的沙漠中迷了路一样。”

摩尔骄傲地说:“我们是不会在沙漠中迷路的。”

“是的。”何若智诚恳地说,“但是宇宙是比这片沙漠还要广阔的空间,我们人类又没有你们这样敏锐的感知器官。我们在宇宙间游荡,有时候仅仅凭借一颗勇敢的心灵,所以我迷了路,来到了这颗星球。我从来没有想过和这颗星球上的任何生物为敌。我也曾掠夺过一些生物,但那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我相信你们为了生存,也经常干同样的事情。”

摩尔咆哮了:“但是你杀死了我的孩子!”

何若智第二次否认:“我没有破坏这个山谷里的任何东西。”

巨蜥摩尔狐疑地望了黑色机甲一眼,似乎是稍稍有些相信了。

它慢慢退到温泉旁边,用尾巴在泉水中不断搅动着,最后灵活地卷出了一个圆形的泥盆。

盆中安放着三枚比篮球都要大的蛋。

见到所有的蛋都安然无恙,巨蜥摩尔这才松了一口气,冷冷地喷了口气。

何若智恍然大悟,原来对方把卵产在了温泉之中,刚才阿布又在温泉里跳上跳下。这叫人家如何能够不生气?

何若智狠狠瞪了阿布一眼:“这次差点没被你害死!”

阿布神情呆滞,吓得趴在何若智脚下,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巨蜥摩尔的敌对情绪不改,冷冷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不喜欢在自己的家园看到你们这样的生物!”

何若智耸了耸肩,趁机问道:“我也很想现在就离开这颗星球,但是我没有飞船……或者说翅膀。是的,所以我要知道你什么时候遇见过其他的人类,他们有翅膀,可以带我离开。”

听到其他人类这几个字,巨蜥摩尔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愤怒就像岩浆一样滚动。它咆哮道:“你们这些生物用古怪的东西打伤了我,该死的,我可以一口把你们全都吞掉,但是你们会使用古怪的东西,摩尔讨厌这些东西!”

何若智这才发觉,对方左后肢有一个狭长的伤口,外骨骼支离破碎,伤口的肌肉已经开始慢慢长出来,但是里面的骨头是不会就此复原的。

幸好这里地处干旱,空气中很少有细菌,所以伤口没有发炎,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看着复杂的伤口,何若智好像被吸引住了一样,不由脱口而出:“我可以帮你医治。”

阿布惊愕道:“主人你疯了,到那个疯子面前去给它医治?它一抬脚就会把你踩死的!”

感受到了阿布的惊慌,巨蜥摩尔骄傲地抬起了头,喷出一口恶臭,冷冷道:“你这种生物怎么可能医好巨蜥的伤?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