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九章 狂

巨大的爆音令医疗舱内所有电脑的屏幕全部碎裂,维雷姆和助手的耳朵里都震出了鲜血。

维生槽的钢化玻璃上,以何若智的拳头为中心,呈现出一道复杂‘交’错的蜘蛛网状裂痕,原本透明的玻璃一下子变成了白‘色’的晶状体,令后面何若智冷漠的表情变得狰狞异常。

三秒钟之后,碎裂的玻璃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整个儿崩溃开来,绿‘色’的培养液汹涌而出!

维雷姆大叫:“别慌,外面还有钢筋的牢笼!”

这句话刚刚说完,何若智已经双手握住了手臂粗细的牢笼,就在两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中,金属铁栏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居然被硬生生拉开了一道足可供人行动的大口子!

助手的嘴巴长得大大的:“这,这还是人类吗?”

也许只有教廷内的实验体,才有这样的恐怖怪力吧?

“快切换死亡模式,电死他!”

眼看助手傻乎乎站在那里,维雷姆一把将助手推开,熟练地按动了几个电钮,切换到了可以瞬间致人死地的死亡模式。

就在他要狠狠砸下拳头的时候,何若智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他面前。

轻轻一提,已经将维雷姆的右手手腕完全捏碎。

“啊——”维雷姆痛苦地喊叫,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异端,光明神会惩罚你的!”

何若智一手卡着维雷姆的喉咙,一手从脖子上取下了电磁项圈,想到这几天维雷姆对自己无尽的折磨,纵然何若智一贯冷静的心灵也不由浮现出一丝怒气。

“光明神……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可以纵容他的信徒对别人作出如此的暴行?”

何若智喃喃问道,同时将电磁项圈套在维雷姆的脖子上。

维雷姆仿佛意识到了对方要干什么,吓得浑身发抖,手脚‘乱’颤,一个劲儿地大喊:“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何若智一把将维雷姆推开,冷冷地看着这家伙的丑态。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维雷姆似乎完全发疯了,如同溺水者想要拼命抓紧最后一根稻草般,朝他的助手扑去。

就在他将要抓住助手的刹那,何若智按下电钮。

维雷姆周身立刻燃起了一片幽蓝的火光,这股火焰仅仅持续了两秒钟就熄灭,但维雷姆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团焦炭。

助手呆呆地看着不‘成’人形的上司,吓得‘精’神都有些失常了,一个劲儿地大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此时,医疗舱的通风管道内一阵响动,一头笨拙的金属鳄鱼从通风口跌了下来,重重落在地上。

鳄鱼‘揉’了‘揉’摔痛的尾巴,高兴地吼叫道:“主人还活着,啊呜啊呜,阿布也不用死了!”

何若智满意地长了长手,他发现自己的骨骼强度已经比受伤之前更加坚韧,灵魂之火经过痛苦的淬炼之后也越来越旺盛。

何若智心中充满战意!

在他的心灵感应下,阿布慢慢爬了过来,化作银‘色’的液态金属,慢慢依附在何若智的身上,变成了一套威风凛凛,有若神魔下凡的铠甲!

“银‘色’……恶魔……银‘色’……恶魔!”助手痴呆地看着面前充满霸气的敌人。

他内心的防线已经完全崩溃,现在只想跪倒在何若智身前,乞求对方能够饶恕自己的‘性’命,根本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

甚至连莫扎特大人,都没有给过他如此强大的压迫力!

何若智看也不看这个可怜虫一眼,他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杀戮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

再说现在何若智的全副心神已经放在了穆巧苹身上。

何若智像一道银‘色’的旋风般冲出了医疗室!

一路上他根本没有遭到像样的抵抗,因为大部分战斗人员都在船外进行太空战,少部分防御飞船的战士也被那台黑蝎子所吸引。

偶尔有些不自量力的家伙敢来阻止何若智,当场就被一招轰开!

何若智体内充满了压抑已久的爆炸‘性’力量,到后来他干脆直接轰开厚重的墙壁,以直线型的路线接近K区域。

但是当他赶到K区域的时候,这里却是一片狼藉,似乎刚刚发生过一场‘激’斗,地上躺满了受伤的船员。

穆巧苹却不见了!

何若智随手抓起了一个还没昏‘迷’的教廷战士,厉声问道:“关在这里的‘女’人哪里去了!”

那战士已经被这个面目狰狞的银‘色’恶魔给吓昏了,哆哆嗦嗦地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用手一指旁边墙壁上融化的巨大缺口道:“刚才有一台黑‘色’机甲飞进来,把那个‘女’孩儿带走了!”

“可恶!”

尽管心里隐约已经有些明白,但是当这个事实真的得到确认,何若智还是感觉一阵钻心的刺痛。

要知道就算穆巧苹被教廷带回圣域,总算还有个地方可以寻找。

但是被这些神秘的袭击者带走的话,却根本不知道是福是祸,是凶是吉。

苍茫宇宙,灿烂星汉,将来究竟要去哪里才能找到自己心爱的‘女’子?

想到这半年来同穆巧苹在瓦尔登星上度过的,世外桃源中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何若智就觉得心脏一下子被人狠狠揪了一把,全身的血液都被无情的低温冰冻住了!

警报响起,刚才一时来不及敢来的战士一窝蜂地从四面八方各个通道赶来。

有些人手中持着单兵作战用的电热战斧,有些则干脆就驾驶着巨大的机甲,从机甲专用通道‘逼’近!

被何若智拎着的家伙面‘露’喜‘色’,他心想这家伙就算再怎么厉害,到底只有一个人啊,怎么可能打得过飞船上这么多人?

何若智浑身颤抖,身上的铠甲随着他心境的变化,也变得更加尖锐狰狞。

“不——”

何若智跪倒在地,不顾一切狂‘乱’地吼叫起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发泄出心中对穆巧苹的一片深情。

“我要去找小苹果!”

何若智双目赤红,一个劲地向飞船外壳冲去,但是很快就被敌人拦住了!

“想走吗?没那么容易!”

尽管没见过这么古怪的单兵铠甲,但无论如何终究只有一人而已,光明圣卫们信心百倍地迎了上来。

“不要阻我,阻我者死!”

何若智狂吼一声,将速度提升至极限,整个船舱内转眼只看见一道灰‘色’的影子在上下跳动,到后来甚至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光明圣卫们忽然感觉身体僵硬,敌人已经出现在他们背后;这些人刚刚要转身追赶,但是他们浑身上下全部的关节已经被硬生生捏碎,鲜血直到这个时候才‘激’‘射’出来!

所有人都满脸痛苦地瘫倒在地,丧失了全部行动能力!

这一切只用了短短五秒钟!

这五秒钟成为了这些光明圣卫人生中最难以忘记的回忆,那个穿着银‘色’盔甲的恶魔形象深深烙印在他们心里,从此带来了无穷的恐惧。就算有朝一日他们的‘肉’体被圣域医治好,但是在‘精’神上,他们却完全被这个银‘色’恶魔击垮了!

何若智不顾一切往前冲。

两台光翼出现在通道之内!

何若智重重在地上一踏,整个人立刻跳到了墙壁之上,他在上下左右四面墙壁上呈三百六十度立体跳跃前进,只在虚空中留下一抹耀眼的残影!

因为害怕伤害到飞船本身的关系,对方根本不敢使用远程武器。

而巨大的光剑和磁‘荡’刃,对何若智来说却是高炮打蚊子,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不知怎么回事何若智已经闪电般窜上了一台光翼的‘胸’甲,他的左手铠甲化作了一柄锋利的长刀,对准铠甲最薄弱的地方狠狠切下!

光翼内的圣卫惊呆了,要知道光翼的‘胸’甲可是连一般机甲的主力电磁炮都无法在正面轰击中一次炸开的啊!

可是现在……他已经像是一枚被打开的蚌壳中的珍珠般,任人采摘了!

“啊!”

强烈的恐惧令这名战士拉下了紧急弹出闸,但是他忘记了自己正在狭窄的通道之中。被巨大拉力从后‘抽’出机体的驾驶座,重重弹在了天‘花’板上,驾驶者变得血‘肉’模糊,不‘成’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