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六章 残酷刑罚

每当RX-3的麻醉效果过去,负责医疗的家伙就会向维生槽里注‘射’另外一种‘药’剂,这种‘药’剂可以令人的‘精’神振作一小会儿,五感也随之变得更加灵敏。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俘虏在长久的麻醉之后,会忘记很多东西。

但是负责医疗的家伙似乎觉得光凭‘药’剂是不够的,这个穿着白大褂,满脸胡茬的家伙按下了电钮,哈哈狂笑着说:

“记住我维雷姆医疗官吧,可怜的异端者!当你的‘肉’体化作一团腐烂的臭‘肉’,而那肮脏的灵魂在光明神面前接受审判之时,别忘了告诉他是谁亲手将你送下地狱!哈哈哈哈,挣扎吧,痛哭吧,嚎叫吧,我喜欢看到异端者流泪的样子,因为你们根本不配拥有那样的力量,根本不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第一次电磁打击差点没要了何若智的‘性’命。

电磁刑罚和何若智以往遭受的伤害不同。

以往他遭受的所有伤害都是从外而内的,但是电磁攻击却好像是从大脑深处展开,在瞬间一个霹雳遍布全身,每一个细胞里面都好像有一只恶毒的虫豸撕咬着爬了出来!

何若智几乎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烂,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

在他心里还潜藏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当他看到莫扎特所使用的强大武力之时,对力量的渴望已经压倒了一切。相比自己的弱小所带来的羞耻,‘肉’体上的疼痛根本无法损害到何若智半分!

一名医疗助手对维雷姆小声道:“医疗官大人,这个犯人的反应非常奇怪啊。我们在这个维生槽里少说也料理过几十名异端者了,哪怕再强横凶狂的角‘色’到了这儿,都只有哭爹喊娘的份,可是这小子的骨头似乎很硬。您……您看他那张脸,脸上居然半点表情都没有,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好像……好像在发呆啊!”

“去你的!”维雷姆发怒了,一耳光将助手扇倒在地,一千伏的电磁攻击下,怎么可能还有人在发呆!这个异端者一定是面部神经被损坏了,哼哼……等到维生槽修复了他的神经之后,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忍受到什么程度!”

见惯了异端者痛哭流涕的维雷姆,将何若智这种无动于衷的表现,视作对自己最大的侮辱和挑战。

从这一天开始,何若智再也没有过半秒钟的好日子!

为了从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维雷姆医疗官将施加在何若智身上的RX-3麻醉剂减半,本来这是违反关押条例的行为,但是维雷姆医疗官认为既然有电磁项圈的话,就根本没有必要施加十足分量的麻醉剂,因为那样的话,就不能享受到折磨犯人的乐趣了。

然后他将神经兴奋剂的分量增大了五倍。

这意味着,何若智将会经受到比常人更强十倍的痛苦!

这真是一段地狱般的折磨,对何若智来说这里的每一秒似乎都比幽暗绝域中的一年时间更加难熬。他的神经时刻不停保持着灵敏的反应,但是唯一可以感知到的就是体内爆裂般的痛楚!

唯有暗暗运行黑冥骨术,让黑暗的能量笼罩全身,这才勉勉强强能够抵抗住一丝痛楚。

从前的何若智从未试过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修炼黑冥骨术。

因为这种霸道的魔武绝技,对身体的反作用也是非常强大的——要知道从前学习这种武技的全都是已经死去的亡灵骷髅兵,而何若智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这也导致了何若智的黑冥骨术一直停留在第四层的阶段。

但是到了现在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只有高负荷运行黑冥骨术来抵御疼痛。

黑冥骨术不断将四周的物质,包括营养液乃至何若智自己的身体组织,全都吸收进去,化作最本源的能量,去强化何若智的骨骼!

这也正是何若智机缘巧合。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修炼黑冥骨术第五重以上,需要非常多的能量,以何若智的身体根本吃不消。维生槽这种高科技产物,更不是他能够接触到的。

而且在第四重修炼太久了之后,太多的陈旧力量集聚在何若智的骨骼上,可以说骨骼已经“定型”了,对今后的修炼非常不利。

但是在和莫扎特一战中,对方恐怖的音‘波’魔能彻底震碎了何若智全身的骨骼。

正所谓不破不立,在所有骨骼碎裂的情况下,又经受了强烈的痛苦,使何若智不得不超负荷运行黑冥骨术——种种因素夹杂在一起,使得何若智的骨骼如同一个黑‘洞’般,猛烈地从四周吸收着能量,组成了比原来更加强韧十倍的全新骨骼!

一名助手有些疑‘惑’地叫道:“维雷姆医疗官大人,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啊,维生槽内的营养分子在半个小时之内就消耗殆尽,需要重新补充了。可是按照一般情况来看,这些营养分子起码可供伤员吸收二十四个小时!”

维雷姆也有点奇怪,他看了一眼医疗仪器,又看了眼维生槽中竖立着的何若智,恶狠狠道:“这家伙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助手道:“很奇怪啊,吸收了这么多营养物质,犯人的身体状况只改善了一点点,现在还是处于最低等级,可以说是半死不活。”

“这样啊……”也许是维生槽什么地方泄‘露’了吧,回到圣域之后应该进行一番检修了。现在先加大营养物质的注入,莫扎特大人需要在到达圣域的时候,让这家伙完全康复,我们可不能违逆大人的命令。这个该死的异端者……”

助手通过电脑‘操’纵,不断将富含高能量的营养‘药’剂注入维生槽,但是好像在维生槽里蕴藏着一个神秘的窟窿,所有营养物质都从其中漏了出去。在短短两天时间里他们一共注入了三百单位的营养‘药’剂,却只将对方的身体强度提升到勉强能够行动的级数!

——其实只要他们检查一下何若智的骨骼,就会发现骨骼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级数。

但是在一般常理而论,骨骼强度和身体肌‘肉’强度成正比,测试了肌‘肉’强度之后没有必要再进行复杂的骨骼测试了。

正是这个疏忽,最终导致了维雷姆医疗官的死亡。

从第三天开始,何若智已经感觉不到半点疼痛了。

黑冥骨术如同一条浩浩‘荡’‘荡’的黑‘色’大河在他体内不断冲击,将原本碎裂的骨骼重新拼接融合,组成结构更加复杂,强度更加坚固的体系。

甚至连电磁攻击的能量也被吸收过来,作为构建身体的基础!

何若智就像是炼丹炉里的孙悟空一样,脱胎换骨!

到了第五天,维雷姆不得不承认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异端比他所见识过的任何异端者都要坚韧百倍。他绝望地发现,这个世界上简直不可能有任何刑罚可以令这名异端者稍稍‘露’出痛苦的表情。

如果不是医疗仪器上清楚表明了异端者的生理状况,维雷姆简直要怀疑在对方的皮肤下面,是否长着一副机械人的身体!

“这个该死的异端简直不是人类!他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杂种!我想也许只有在光明神所主持的地狱之中,才有可以使他害怕的刑罚存在!”

维雷姆浑身颤栗地看着何若智,一摔拳头:“如果是我作主,我会建议莫扎特大人现在就把这个家伙干掉,他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

“可是他的身体强度一直不高,‘精’神力‘波’动也趋于静止,维雷姆医疗官,这家伙已经废了。他是被莫扎特大人打伤的,没有人能够从莫扎特大人的攻击中完全复原的。”一名助手道。

“也许吧……”维雷姆‘阴’沉地说道,“但是也许他是例外。真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从莫扎特大人的攻击下完全复原,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他,该死的异端者!”

“那么莫扎特大人会再杀死他一次的。”助手说。

维雷姆笑了:“在那之前,也许我们已经被他撕碎了。”

助手看着静静站立着的何若智,不由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