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三章 副作用

何若智用亡灵族的仪式,为运兵船的灵魂祈祷。

漫长的星级旅途对何若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精心打坐,慢慢体会黑暗能量聚集的感受。

前几天他以超越自己极限的能量召唤飞船“复活”,这固然大量消耗了体内的黑暗能量,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令何若智的极限有所拓展,对亡灵魔法的体悟也更加深刻。

所以现在他就要将这些体会和经验慢慢回味,总结成可以利用的规律。

但是对穆巧苹来说,事情就不那么简单。

飞船上缺少人类生存最关键的东西:食物。

因为本身是正在修理中的船只,所以储存食品的箱子被拆卸下来,当时情况紧急,何若智也没来得及找到储藏柜。

所以现在船上一点食物都没有。

开始两天穆巧苹还是强忍着,可是她要忙前顾后地照顾何若智,工作量不可谓不大,很快就把体内储存的能量都消耗光了。

就在何若智醒来之后的第二天,穆巧苹却倒下了。

她开始发起了低烧,脑袋昏昏沉沉的,皮肤就像被火焰烧灼一样泛出绯红色的色泽。

穆巧苹不断地喊着母亲的名字,也只有自己的母亲,才可在这艘孤零零的宇宙金属棺材中,才能稍稍安慰无助者的灵魂。

何若智只好暂时放开手头的工作,全身心来伺候这位大小姐了。

别看他平常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在伺候人这方面可是个专家,毕竟当年连那么难对付的骨龙都被他伺候得服服帖帖的,一个小姑娘自然是手到擒来。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穆巧苹的病是因为饿的,如果一直没有食物的话,恐怕大罗金仙都拿她没有办法。

何若智苦恼极了。

“水,我要水……”病床上,穆巧苹半睡半醒,整个人因为过度饥饿已经变得无比消瘦,再也没有平常时候那么神采奕奕。

对了!何若智眼前一亮,从驾驶座底下取出一个应急箱,里面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何若智毫无表情地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滚烫的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喝吧,慢着点儿。”何若智把流血的手臂凑到了女孩子嘴巴前面。

半昏迷中的穆巧苹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虽然喝起来非常非常腥气,但要知道她已经差不多四天没有吃过半点东西了,一闻到食物的味道,立刻大口大口吞了下去。

何若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计算体内血液流失的数量。

他的身体构成和常人不同,修炼了黑冥骨术之后甚至可以直接以骨骼加上灵魂之火的方式存在,那样的话根本连半点血液都不用。

但是为了保持大脑以及内脏的最低运作水准,不得不储存一点点血液来继续体内循环。

就算这样,也比常人要夸张许多。

正常人在丧失了体内十分之一的血液之后就会出现头晕不适以及缺氧等等状况,丧失三分之一的血液后就会出现休克、昏厥甚至死亡。

而何若智却可以仅仅保留全身十分之一的血液,依然不会影响他的行动和战斗!

大量鲜血流入了穆巧苹的体内。

何若智的血液和常人不同,因为被黑暗力量牢牢牵动着,所以在一定范围内,主体还可以对它们施加一定的影响。

在何若智的念力驱使下,血液立刻被穆巧苹的消化系统吸收,转化成丰富的能量。

一个多小时之后,何若智的皮肤已经变得无比苍白,就像是很久没有见到血液的吸血鬼一样,充满了暗夜的优雅和神秘。

他止住了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满意地看着病榻上的女孩。

穆巧苹的脸上已经逐渐有了血色。

“还不行的话,只能割一点肉给你吃了。”何若智喃喃自语,同时仔细思索究竟该割自己哪个部分的肉。

“我,我好热……”病榻上的穆巧苹忽然**起来。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如火般艳红。

“这——”

何若智还来不及躲闪,穆巧苹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迷迷糊糊地说,“妈妈,我好热啊。”

她用力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那些衣服经过了大火炙烤,后来又被陨石和小碎片划出了千百道口子,早已脆弱不堪,穆巧苹现在又正在癫狂状态,力大无穷,顿时将上上下下撕了个精光。

何若智简直快要窒息了。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他没有面对过的东西,那么无疑就是眼前动人的女体。

穆巧苹的身体红得简直要滴下血来,丰满的双峰高高挺立,那两朵圣洁的梅花冉冉开放,显示主人正处在极度亢奋的阶段。

一双笔直的美腿,虽然不见得有多么修长,但浑圆的曲线,却给人另一种血脉贲张之感。

特别是双腿摆动之时,若隐若现的稀疏芳草,更让人心动不已。

如此罪恶淫靡的娇躯,偏偏配上了一副纯真可人的面貌,完全没有半点**之感;如此矛盾的感受居然会出现在同一名女子的身上,也算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了。

何若智的脑细胞已经完全不够用了,他笨拙地脱下身上最后一件防护服,颤抖着给少女披上,没想到三秒钟都没过,最后一件衣服也变成了碎片!

这下可好。

何若智的外套早在他施展亡灵魔法的时候就撕裂了,现在除了一条内裤之外,也是浑身**。

穆巧苹则更惨,浑身上下根本找不出半点可以遮盖身体的东西。

“妈妈,抱着我睡觉好不好?好不好嘛……”穆巧苹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娇憨地笑道。

何若智满头冷汗。

他已经大致知道事情的原因了。

自己算是半个亡灵族,自己的鲜血中也就包含着一部分黑暗能量。

穆巧苹已经处在弥留之际的,她脑中最后的心愿就是再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

强大的黑暗能量恢复了她的身体状态,却也激发了她这个心愿,现在穆巧苹已经完全被幻觉笼罩住,真的以为自己处在母亲的怀抱中了。

穆巧苹娇笑着,一双玉手在何若智身上乱摸,柔软的胸部紧紧挤压着何若智坚实的胸膛。

“妈妈,我的好妈妈……”

何若智忽然发现,在穆巧苹光滑如玉的背后,居然纹着一朵非常壮观的火焰图案,一朵熊熊燃烧的烈火放射出千万条绚烂的触角,包围了整个粉嫩的背部。

何若智受不了了,两只眼睛里都是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