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十二章 纯真女孩

这个……

哥顿无奈地看看穆先生,尴尬笑道:“穆先生,您的孙女这个……”

监视器上出现的女孩,正是穆先生的孙女穆巧苹,一名优秀的生态学学生。

只不过人情世故方面么,似乎就略微有些不足了。

对她而言,这个世界完全是由真善美组成的,根本不知道居然还存在着这么多丑恶。

佣兵们粗鲁好斗的作风已经令穆巧苹非常不满了,今天更是看到他们无端端就欺负新来的客人,这更加令穆巧苹怒不可遏。

小姑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板砖也似的精装生物学辞典,气势汹汹地说道:“你们怎么能这样?要知道这茫茫宇宙中,前后几十光年里就只有我们这一艘宇宙船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自然应该同心协力才对,为什么连一点小矛盾都没有,你们就要这样欺负人呢?欺负别人,打人,骂人,从这些事情里面你们真的能够得到什么快乐吗?”

穆巧苹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自己都有些被这番大义凛然的话给感动了,在她看来就算是再十恶不赦的匪徒、强盗,听到这么有道理的话之后,应该也会痛哭流涕,放下屠刀了吧?

可是,为什么这些野蛮的男人,每一个看起来都好像在强忍笑意一样?

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少女恼火了。

她用力一挥巨大的辞典,正想再拍一下桌子增添自己的气势。

没想到辞典实在太过沉重,居然一下子从自己手里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两三圈之后,竟砸中了正在大口咀嚼牛排的何若智!

对于食物何若智向来是非常爱惜的,无论制作地多么恶劣的料理都是一样。

因为在幽暗绝域的十余年时间里,根本没有半点东西可以吃,全靠吸收怨念炼化成黑暗力量过活。

自从幽暗绝域出来之后,何若智就变成了一个非常爱惜食物的人,要么不吃,吃东西的话,肯定会把全部食物都吃完,连一粒米饭都不剩下。

更何况在军方运输船上,每天吃的都是合成食品,好像大便一样黏呼呼的东西,令人大倒胃口。相比之下这个牛排已经算是上等的珍馐美味。

可怜的何若智一下子栽倒在大块的牛排里,脑袋后面立马就肿起了一个红红的大包,昏死过去,再也不能动弹了。

指挥台上。

哥顿脸色严峻,不过小腹微微抽搐,显然心里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他勉强忍住笑意道,“穆先生,我看这个何若智应该不是古武术修行者,否则恐怕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击中,您的意见如何?”

穆先生缓缓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看上去似乎是这样的。”

“那么我们今后的监视重点就放在亨特身上了,直到艾尔法行星为止,您看怎么样?”

“可以。”

穆先生紧紧盯着监视器里的何若智,满脸心事的样子。

“哥顿团长,把刚才他们进入餐厅以后的监视录象都给我一份,可以吗?”

********

何若智其实早就醒来了,他感觉到有一团暖乎乎的东西在自己跟前走来走去,还不时往自己的额头上擦拭一些黏呼呼的不明物体。

何若智一下子警觉起来,黑暗力量不断向四周波动,将躲藏在自己床底下的阿布召唤醒来。

小鳄鱼阿布顺着墙角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天花板,蛰伏在角落里,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就可立刻扑到入侵者的身上,用它尖锐的金属尾巴,刺穿敌人的喉咙。

何若智可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在幽暗绝域中的严酷生活已经教会了他时刻都要小心警惕。

他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张散发着苹果香味,略带娇憨的圆脸。

穆巧苹正低头察看何若智的伤势,没想到对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中透露出来的冷酷无情令她吓了一大跳,圆圆的眼镜从小巧的鼻梁上滑落下来,眼看就要掉在地上。

何若智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一把将眼镜抄在手里,给小姑娘戴上。

穆巧苹涨红了脸,有些笨拙地说:“你,你……你醒了啊?”

何若智发自内心地笑了,他不动声色地打了个手势,命令墙角的阿布重新隐藏起来,这才装作茫然地说道:“我的头有些痛,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姑娘斯斯艾艾地说道:“刚才,刚才我实在太生气了,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还有一本书,没想到不小心砸到了你的头上。你叫何若智对不对?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何若智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你真好说话。”穆巧苹甜甜地笑了,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慌乱地说,“我,我叫穆巧苹,是这艘船上的乘客,将来到了艾尔法行星上,我们也都是邻居了。听说,听说你是联邦军的士兵,将来一定要多多保护我啊。”

何若智略微有些惊讶,这个女孩儿看起来就是星尘佣兵团的雇主,怎么还会需要联邦军的保护?

他却不知道,穆巧苹从小在温室里长大,一心钻研生物学,对宇宙各方的势力完全没有概念。

今次虽然有星尘佣兵团保护,但是那些粗鲁野蛮的男人实在是倒尽了穆巧苹的胃口,在她看来那些胡吹大气动不动就拔拳头的男人才不是什么好东西呢,说不定真到了临阵对敌的时候,这些家伙不是逃跑,就是反过来害自己了。

而联邦军就不同了,至少他们都是经过专门训练,不是为了钱,而是专心保护公民的,不是吗?

穆巧苹偷偷看了一眼何若智,眼前的少年好像邻家大男孩一样充满着阳光气息,虽然不能说有多么英俊,但是却给人以诚实可信,非常可靠的感觉,特别是他那双坦荡的眼眸,似乎完全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将善良的内心完全表露无疑。

刚才自己怎么会以为,这双眸子中能够发出“冷酷”的光芒呢?穆巧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肯定不是那种会和别人发生冲突的人呢!

如果何若智知道穆巧苹心里在想什么,肯定会大翻白眼,赞叹女性大脑的想象力之丰富。

何若智有些吃力地问道:“穆小姐,请问我的长官在哪里?”

穆巧苹翩然一笑,扶了扶眼镜道:“亨特先生据说碰上了多年不见的朋友,所以一起喝酒庆祝去了,这些人真坏,明明看你受了伤,居然没有一个过来照顾你!”

何若智心道,还是不要让人照顾得好。毕竟自己骨骼异于常人,虽说一般的检测无法发觉,但全面的身体检查的话,肯定会露出一些马脚。

“对了。”穆巧苹七手八脚地端过来一碗粥,“刚才,刚才你还没有吃饱是不是?我就做了这个来给你吃,你也是华人吗?应该喜欢喝粥的吧?”

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期待地看着何若智。

菜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