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十一章 试探实力

“穆先生,不知道您为什么要答应政府军的请求?我们船上的能量和食物储存都是有定额的,增加了两名乘客的话,可能对后面七天的飞行不太有利啊。”

老者身着黑色唐服,一双敞口布鞋,手中捏着一杆烟袋,一副古代东方富商的模样。

在宇宙中,因为背井离乡的关系,所以不少民族都越发崇尚本民族古代的生活方式,以此显示自己的身份不凡。

比方很多西方名流就喜欢在自己的机甲上雕刻代表身份的纹章;而东方的贵族们则倾向于作古代打扮。

穆易是星尘佣兵团的雇主,也是一名出色的生物学家,名义上他这次是去深红星系考察当地的生态环境。

至于暗地里还有什么别的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穆易微微一笑:“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怎么说我们都还是星际政府治下的公民,为星际政府做些事也是应该的。”

哥顿略微一皱眉,躬身道:“穆先生,您是老板,您说了算。但是既然我们负责保护您的安全,就不能不对这两名外来者进行一些小小的考验,希望您不要介意。”

穆先生作了个“请”的手势。

此时,电脑已经传来了两人的资料。

“亨特,政府军驻深红星系边防站站长,原古岚行星机甲中队副队长,四星骑士,击坠敌机甲21架,获勋三次,授中校衔。因无端殴打直属长官,被军事法庭判处管制兵役五年,发配深红星系服役。”

“古岚星系……”哥顿点点头,通过对讲机对一名属下道,“洪刚,你曾经在古岚星系当过一段时间的星贼,认识亨特这个人吗?”

星贼指的是在宇宙间进行走私的不法分子,通常来说并不会对其他星际船实施犯罪,这和以武力抢劫星际船的海盗是两码事,所以哥顿也并不忌讳。

星贼洪刚的全息影像立刻出现,洪刚对团长敬了个礼,又对雇主穆先生微微欠身。

“报告团长,属下曾经和亨特交过两次手,这人粗枝大叶,脾气暴躁,性情耿直,每次都不顾和战友协同,往往孤身一人陷入我方阵营中作战。”

“哦?这么说他是个蠢货?”

“这,恐怕不能这样说。每次作战中,我方都有至少十台机甲围攻他一人,但是都被他高超的机甲战斗术抵挡住,虽然我方当时的机甲都是非常低等的准军事机甲,但政府军的机甲也并不出色,可见其人的实力非同一般。”

“嗯,两次交手结果怎样?”

“第一次我方得以逃脱,第二次亨特一人就将包括我在内的四名同伴一起抓获了。”

“那么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哥顿知道政府军对于星贼的惩罚非常严厉,甚至超过海盗。道理非常简单,海盗们势力强大,武装力量往往超过政府军,如果对一名海盗严厉,恐怕会遭到非常恐怖的报复。

至于星贼么,往往都是些没有活路的平民,组成的乌合之众。

“当时属下无路可走,只好向亨特求饶,说是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的儿女,出于无奈才干这走私的勾当过活。本以为劫数难逃,不了那亨特居然连连点头,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自该养家过活,即使自己犯法也不可让家小挨饿。这亨特不但没有扭送我等回古岚星军部,反而送了我们一笔不菲的路费。正是那次行动过后,属下才痛下决心脱离星贼帮派,最后辗转才投入到团长麾下。”

哥顿连连点头:“听起来这个亨特倒是一条好汉,现在他人正在我们舰上,待会儿就由你去招待,务必不要出什么乱子。妈妈的,政府军真不是东西,这样一条好汉,怎么发配到深红星域那种地方来了?”

“是!”洪刚一个立正,全息影像消失了。

哥顿敲着桌子:“第二名士兵……列兵何若智,二十一岁,于今年六月参军,分配往深红星域艾尔法行星边防站担任机甲维修员,资料无?”

资料无的意思,说明此人从前并未在各大公司担任过职务,也没有在有名的星际院校获得过学位,更没有在各个雇佣军中作过战。

当然,如果是曾经在海盗或星贼中混过日子的好朋友,往往也没有资料。

“奇怪了……地球人到深红星域去,不是送死么?难道是古武修行者?”

哥顿思考了一会儿,再次发布了命令:“查克,你去试试这个何若智,小心别伤了他。”

监视器上,亨特和何若智已经下了飞船,被佣兵团上的后勤人员们引到了住所,待他们放下东西之后,又带到了飞船上的餐厅。

星尘佣兵团的团员们,当然不是星际海盗那种心狠手辣之辈。

不过既然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好朋友,自然也都好勇斗狠,绝非善男信女。

更何况在漫长的宇宙航行中百无聊赖,成天只能借用电脑玩些虚拟的游戏,是以早就闷到生虫。

眼看船上来了两名新乘客,大部分休息中的佣兵们全都聚集在餐厅里,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这两人。

联邦军?联邦军就是他妈整个宇宙最孬种的军队,只能打打星贼之类的玩意儿,就算一支只有十台机甲的盗贼团,也能杀得政府军哭爹喊娘!

这就是所有佣兵们心里的共识。

不过没有团长的指示,他们也不会故意挑起事端,毕竟现在还在任务之中,要是雇主发火了收不到钱,那可就要被团长扒皮抽筋了。

查克却不在此列。

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口中哼着含含混混的小调,手里端着一杯啤酒,一步三摇地朝两名政府军走去。

“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为伟大的联邦军干杯……”查克笑得很奸诈。

忽然,他脚底好像一滑,整杯酒都倒到了何若智的头上。

何若智正在专心致志地切牛排,冷不防全身都被又粘又冷的液体泼了个变,一时僵住了。

亨特在桌下狠狠踩住了何若智的脚,低声道:“忍耐,你给老子忍耐。”

何若智一愣,随即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切割着牛排,慢慢品尝其中的滋味。

亨特气结,这个忍耐的意思也不是说什么都不干吧,总要说两句场面话什么的,要不然不显得自己真是弱智?

查克也呆住了,这小子是真傻假傻?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指挥台上,哥顿暗暗摇头,满脸无奈地说道:“看来联邦军真的已经无人了,连这种货色都能拿出来当兵!”

穆先生沉默不语,只是仔细地注意着何若智的一举一动。

这时候监视器里忽然多出了一名少女。

少女身穿翠绿色的丝绸旗袍,梳着端庄的古典发式,一张红苹果般可爱的圆脸上,架着一副大大的深度眼镜,此刻她正用手中厚实的精装本图书,用力敲击查克的脑袋。

“你这个坏蛋,为什么要欺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