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章 吞噬

阿泽利卡将这些资料复制了一份,传送到了何若智的战舰上。

“有了这些有利的证据,相信整个宇宙每个人都可以知道正在圣域所发生的一切!”阿泽利卡说道,“那些在前线作战的士兵们看到了这番景象,恐怕也不会再支持萨斯但丁那个恶魔了。”

何若智苦笑:“但是我们也要先把这些资料传送出去才行!”

“什么意思?”

“萨斯但丁绝非蠢材,他亦知道目前在教廷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被外界知道,所以我想他一定对整个星域——至少是对光明星系实施了严密的电磁干扰,没有任何信息可以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发送到外界去。”

“不可能!”阿泽利卡道,“目前还没有一种技术,可以在整个星系的范围内进行电磁干扰!”

何若智冷冷道:“那只是人类科技,但是对这些东西而言,恐怕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阿泽利卡浑身一震,显然也想到了虫军的厉害,明显不是人类科技能够办到的。

尝试发送讯息的结果也是一样,整个光明星系的外围都被一层孢子‘迷’雾笼罩,任何讯息都无法向外发送。

怪不得萨斯但丁如此有恃无恐,大张旗鼓地调集虫军来消灭阿泽利卡,原来是早就知道!

阿泽利卡的心在沉下去,咬牙道:“现在看来只有突围一条路了,只要有一艘战舰可以突围出去的话,剩下所有人的牺牲都不会白费!哪怕这里所有人都战死了,也要让所有人明白这些东西的真面目!”

何若智道:“不用着急突围,现在光明星系四周的虫军并未完全调离,要突围的话反而会遭到敌人的重重追击。唯有我们摆出决一死战的态势,令萨斯但丁将星系四周所有的虫军全部调集过来,等到外围薄弱的时候,突围才有可能成功!”

“你是对的,费奇舰长!等到这次战役结束之后,如果我们能够活下来的话,你将会是教廷的第一功臣——”

就在这时,“费奇舰长”的影像忽然一阵扭曲。

通讯频道里传来了低沉的轰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底爆炸。

“费奇舰长的强袭舰被击沉了!”

“什么?”

阿泽利卡愣住了。

因为费奇舰长的战舰损伤严重,所以一直安排在阵营最密集处。

本来早就应该安排他下到卡森星去修理,不过费奇舰长坚持要在前线观察战局,不肯下火线。

没想到居然被流弹击中了!

阿泽利卡不由哀叹,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才,原本可以为教廷做出更大的贡献,没想到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牺牲了。

难道至高神的庇佑,真的已经离开他们了吗?

******

星海中,一片战舰的残骸。

其中一艘巨大的“幽灵战舰”不动声‘色’地移动着。

这艘战舰表面破破烂烂,装甲支离破碎,看上去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的样子。

它被四周战舰爆炸的巨大冲击‘波’,吹得东摇西摆,向远处卷去。

在战场上这种战舰实在多得是,没有人注意到这艘战舰有什么不妥。

更没有人注意到,当这艘战舰来到战场外围的时候,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陨石!

碎星魔“幻灭”的绝技,可以将任何物体伪装成完全不同的虚像。

何若智原来还在思考如何脱离战场,突如其来的飞弹却正好给了他可趁之机。战舰内所有的士兵都因为瞬间的爆炸和真空而丧生,只剩下被阿布保护住的何若智,以及星族的‘精’锐战士。

陨石飞快向光明星冲去。

无论萨斯但丁怎么谋划,都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一艘战舰从敌阵之中偷偷遛出来,居然向自己的大本营冲了过来!

虫族的所有部队全都派驻在外围,准备拦截阿泽利卡的突击部队,是以根本没有对光明星进行任何防御。

当然,那也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轻视。

在光明星上,本来就拥有萨斯但丁这样战力超卓的高手,更有恐怖的三面兽坐镇,虽然还是不完全体,却已经足够消灭任何来犯的敌人!

更何况,还有生化星环!

星环本身就是最恐怖的武器,为了制造星环,三面兽甚至不惜放慢自己复苏的进程,将大量的能源都用来供应星环增殖。

星环是一种介乎植物和动物之间的神奇生物,据说是由宇宙天尊的内脏变成的神秘物种。

以“行星”为食物,在宇宙间游‘荡’。

星际骷髅兵第十八卷最终纪元第二章吞噬

最后被三面兽收服。

将行星的非生命吞噬之后,再加上一定的能源,就可以产生凶残的生物,这就是星环最大的功用!

现在的星环还处在成长期,大量的能源都要用于自身的发育,是以才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从一枚干枯的种子长成比行星都要庞大的生物!

等到再过半个月的时间,星环完全成熟的情况下,就可以源源不断生产各种怪兽,再也不用畏惧人类的任何攻击!

何若智的战舰慢慢靠近了星环。

“你们那时候如何对付这个东西的?”何若智皱眉问道。星族已经无需再伪装,纷纷‘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上一次大战中,星环的能量非常充足,所以并不完全服从三面兽的意志。事实上它还给三面兽添了不少麻烦,将三面兽控制的不少星球都吞噬了。最后三面兽不得不将它封印起来。”捍天卫解释道,“但是现在看来,三面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这个怪物!”

“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消灭!”啸天星‘阴’狠地说道,重重砸下了拳头!

“嗯,首先要找到***;其次要消灭星环!”何若智下达了任务。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捍天卫问道。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要取得五大星域的联合,一起来对三面兽进行攻击,这样的话教廷方面就必须有一位非常有号召力的人物出来领导。但是现在教廷里大部分的高层全都被三面兽控制了,唯有被称为‘女’武神的***没有被三面兽控制。只有她才有威信号令那些‘迷’惘的教廷士兵,停止人类的内战,一致对抗三面兽!”

何若智可不会因为个人的原因而行事,事实上***已经是目前唯一的教廷领导者人选。

只希望她不要被三面兽给控制住了。

陨石围绕着星环前进。

看得出来,星环对这个神秘的生物产生了一定的敌意,有好几次星环的触须都准备刺出来消灭这颗陨石。

然而,因为大部分能量都用来超负荷生产星际怪兽的缘故,星环终究没有能够保持敏锐的‘洞’察力,最终还是任由这个奇怪的入侵者进入了光明星的大气层。

穿越了一片火光之后,眼前就是教廷的中枢,被称为人间神国的光明教廷总部,光明星!

从云层之中望下去,光明星就像是一颗完全由黄金和白银打造的华丽世界。

所有的建筑全部用凝重的黄‘色’砖石砌成,外表毫无任何科技的成分,却带有数千年的沧桑和厚重。

道路上铺设着银‘色’的导流轨道,里面的电子讯号可以方便天空中的自动化驾驶系统作业。

所有的建筑全都依照四周的环境所建,普通建筑都不超过十层,呈现金字塔状,雄浑壮阔。

连周围几座大山都被掏空,依山形成了巨大的神殿。

一种神秘古朴的气氛,笼罩着这颗星球。

本来,这里应该就是如此庄严肃穆,凝重神圣。

然而天空的巨大妖物,却完全破坏了这种和谐的感觉。

从大气层下方望上去,只能看见星环垂挂下来的肢体。

那就好像传说中的怪豆,从地面直冲云霄!

又像是无数架连接地面和天空的宇宙电梯。

粗大的藤蔓中涌动着无数的泥浆和能量,不断向大气层以上传输。

这些藤蔓垂挂到地面上之后,前端就变成了一张张的血盆大口,食人‘花’,非常灵活地在地面上寻找着各种可以食用的东西。

无论是汽车、房屋、人类还是泥土,全都在他们的食物名单之类。

有些藤蔓甚至直接扎入地下,吸收地底的岩浆层。

被星环吸收之后的光明星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到处都看不到一个活人,甚至连移动的机甲或者车辆都没有,何若智也感知不到半点生命之火的存在。倘若不是他清楚地察觉到了萨斯但丁的力量,恐怕会认为这是一枚已经被荒废的星球。

“星环就是这样一种愚昧残暴的生物,它利用自己的触手吸取星球的汁液,令原本富饶‘肥’沃的土壤变得干涸开裂,以此获取自身的能源。当它将一个星球彻底吸收干瘪之后,就会重新回到孢子状态,用太空飞行的方式去到另外一个星球,开始另一段残忍的成长过程。”捍天卫说道,“我们必须毁了它!”

“我们,我们没有那么强大的武器,可以摧毁这个东西!”何若智皱紧了眉头。

光是一支分支藤蔓就已经比一座摩天大厦都还要粗壮,何若智不敢肯定通常的攻击究竟对这个怪物是否会起效。

“只要找到星环的根部,用强力的爆炸物就可以摧毁这个东西了。而我们正好有一个强力的爆炸物的!”

“那是什么?”何若智‘精’神一振。

捍天卫缓缓道:“就是星族的能量矩阵!将两枚能量矩阵结合在一起之后,可以放‘射’出强大的能量!”

“不!”

啸天星在旁边叫道:“你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摧毁星环!能量矩阵是我们赖以存在的基础,明白吗?当一名星族战士死亡之后,它的灵魂会回到能量矩阵之中,这样下次也许还有机会可以重生,你不能毁掉它!”

“啸天星,这一点你我都非常清楚。但是我们更加明白的是,如果不把这个东西消灭的话,就没有谁能够阻挡三面兽的大军!”

“可是……可是你知道那个传说吗?只要把两枚能量矩阵结合起来,就可以获得横扫宇宙的力量!是的,强大的力量!就这样把他们当成普通炸‘药’来使用的话,不会太过可惜了吗?”

“那只是三面兽用来骗人的而已。”捍天卫平静地说。

“不。”

啸天星贪婪地说道:“传说并不完全是虚构的,捍天卫。三面兽曾经委托我当作他们小小的间谍,所以我知道其中的真相……该死的,我本来不应该说出来,但是,但是现在不得不说了!三面兽制造能量矩阵,目的除了让我们星族自相残杀之外,还想过将来将两枚矩阵收回——那时候矩阵里已经充满了我们星族的生命之火!三面兽可以吞噬我们的生命之火,让自己变成更加强大的存在!你知道的,三面兽一直想让自己成为宇宙间最强大的存在,然后吞噬魔眼,恢复到宇宙天尊的级数……”

见对方不说话,啸天星继续***道:“所以,把两枚矩阵都‘交’给我吧,让我成为这个宇宙最强大的存在,去消灭星环和三面兽!”

捍天卫笑了:“那是不可能的,啸天星,并非我不相信你。只不过能量矩阵是由三面兽所创造的神物,按照正常方法来使用的话,三面兽肯定会有压制你的方法。无论如何,只有释放出能量矩阵内所有的能量,才是唯一可以消灭星环,重创三面兽的方法!”

啸天星恼怒了:“那不可能,你这个榆木脑袋!要让两枚能量矩阵发生聚变,必须在最近的距离用强大的破晶击去攻击他们;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个引爆炸弹的家伙也会当场丧生!哈哈,这个倒霉的家伙将在爆炸中心变成一团宇宙尘埃,它的生命之火将被冲击‘波’吹得东飘西‘荡’,永远都不可能再重生了,永远!谁,谁来成为这个引爆手呢?”

捍天卫遥望着窗外,淡淡道:“我。”

“什么?”

啸天星惊呆了。

所有碎星魔都惊呆了。

就连星巡者也‘激’动起来:“大哥!”

捍天卫摆了摆手:“永恒的生命并非最好的结局,在这个世界上用一样东西比生命都要重要,那就是自由!为了让这个宇宙中所有的生物都远离***的统治,我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是一个自由民最大的理想!就算我死了,我的生命之火也不会熄灭,它将在星际之间自由地穿梭,享受寂静的乐趣!”

“我们不能没有您的领导,大哥!”

星巡者纷纷苦劝,其中不少人都提议要充当引爆手的角‘色’。

“你们的破晶击功力不及我,也许无法令能量矩阵产生聚变!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绝对不容有失!不用多说了,我的兄弟们,生存和毁灭不过是能量的转换形式,总有一天我们的灵魂会在宇宙深处重新相会。”

捍天卫大手一挥,结束了这段对话。

何若智心情翻腾。

星巡者和碎星魔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不同机械族群。

相比碎星魔的血腥竞争而言,星巡者毫无保留都相信这个宇宙中的任何生命存在。

并且愿意为了这些存在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捍天卫是星巡者中不折不扣的大哥,勇敢地承担起了一切责任。

“别说那么多了!”何若智沉声道,“让我们向星环的根须出发吧,那里的防御肯定非常严密,也许我们都未必有机会可以接近!所有战士都做好变形准备,冲锋!”

星环的根须非常醒目,只要顺着最粗壮的藤蔓找过去就是了。

绕星球表面飞行了数千公里之后,前方的大地已经一片干涸开裂,空气中也开始漂浮起若有若无的孢子雾气,地面上杂‘乱’无章地扭曲着无数黑‘色’的干枯藤蔓,那些都是新陈代谢蜕化下来的死皮。

前方的山脉上横亘着一支硕大无比的藤蔓。

最前端粗大的口器足足可以一口气吞下四艘大型战舰。

口器上布满了红‘色’的血管,血管边上则是一层重叠的鳞片。

就好像是人类的头发一般,无数细长的藤蔓从它的口器后面垂挂下来。

和头发不同的是这些藤蔓也全都拥有自主意识,好似一条条毒蛇般张牙舞爪。

活生生就是一个异星的美杜莎!

这里的藤蔓可比刚才宇宙中的同类‘精’明多了,一见到有异常情况过来,纷纷张嘴吐出无数液化孢子。

他们吐口水的速度又快又准,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宇宙船顿时化作一团碎片。

二十多个光点从里面冲了出来!

到了这个时刻,星族的战士们可算是发挥出了全部的实力,虽然只有二十多人,但火力凶悍根本不逊于一支百人的人类骑士部队。那些张牙舞爪的藤蔓怪物纷纷被压制地抬不起头来,只能恣意咆哮嚎叫。

其实这也是何若智他们走运。

本来星环旁边有无数的巨蟹战士以及螳螂怪守护,不会让敌人接近半步。

而现在卡森星的战斗却恰好进入了最紧要的关头,那些生化怪兽全都被萨斯但丁调集到前线去对付阿泽利卡了。

星环根系四周都是生物的***,除了三面兽以外的任何生物要想进入这里的话,都会被星环残暴地吞噬。

所以萨斯但丁根本没有想过要对星环进行防守。

事实上,普通的人类攻击也根本不可能对星环起到什么效果。

即使用核武器进行攻击,对星环也不会造成严重的创伤。

这种拥有强大修复能力的怪兽无论用任何常规方法都不可能消灭,只有利用三面兽科技制造的能量矩阵,才可将它彻底轰碎!

转眼间星环根系周围的藤蔓已经被全部轰爆。

但是从星环剧烈地颤动来看,它正在竭力‘生’殖新的虫军,准备来对抗这些不怀好意的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