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六章 穆易

何若智顺着他的意思说道:“大叔,您、您觉得我们是否也会变成那种恐怖的神化战士?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次我们回到光明星岂不是自投罗网?”

阿泽利卡点头道:“如果只是正常的战术实验,那么我们当然不会有事,但倘若团长大人真的心中有异,那么将所有的士兵都变成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可惜现在整个骑士团中都没有多少人敢提出质疑,莫扎特队长他们甚至早就变成了神化战士的一员!唯有我们中队的***大人似乎对此非常抗拒,然而现在连***大人都被软禁起来了。”

“噗——”

听到***这个名字,何若智忍不住一口红酒喷出。

那样火辣的美人儿要是也变成了丑陋的三面兽仆从,可实在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

阿泽利卡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感到十分惊讶,因为这盘影像就是苍井队长秘密‘交’给我的;时隔不久我就接到了攻击异端者的讯息,上面的命令中还要求我将所有异端者都送回光明星。费奇,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现在你来告诉我,你认为团长大人是否还可以代表至高无上的光明神?”

当然不能代表了!

何若智在心底大声疾呼。

萨斯但丁根本就是三面兽的忠实奴仆,为了让三面兽重新统治这个世界,就算令教廷全部的士兵都变成怪物,亦无不可。

至于这次舰队回去么……显而易见都是要用来当作神化战士的原材料,否则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有什么理由要求一支庞大的舰队回到首都星呢?哪怕最愚蠢的战略指挥者,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何若智沉声道:“司令官阁下请仔细想想吧,既然***队长已经被软禁起来了,那么萨斯但丁没有理由不怀疑我们舰队吧?”

他连敬语都懒得加,听在阿泽利卡耳中,自然是对自己无限忠诚的表现。

阿泽利卡不动声‘色’道:“不错,我们舰队名义上的最高指挥者是***队长,现在的我们应该大受怀疑才对。”

何若智道:“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既然是大受怀疑,又委派攻击异端者的重要任务,那就是希望我们两败俱伤。这样将来要缴械的话,也可以省点力气。”

阿泽利卡目光一寒,陷入了沉思之中。

何若智灵光一闪,急促道:“这样的话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需要活着的异端者——要知道异端者都是拥有丰富灵力的战士,甚至比普通士兵更加出‘色’,用这些人为材料制成神化战士的话,岂非可以大大补充兵源的不足?”

阿泽利卡失声叫道:“好毒辣的手段!”

何若智的分析入情入理,确实是大有可能。

如果萨斯但丁真的对这支舰队毫无敌意,那么大可以要求派出几艘战舰押送俘虏,而不需要所有战舰都回到首都。

情况昭然若揭。

“我们应该怎么办?”阿泽利卡有些失了方寸。他本来也是智能高超之辈,但一想到可能要和萨斯但丁为敌,心中不由有些紧张。

何若智:“现在底层军官是否知道***大人被软禁的消息?”

阿泽利卡摇摇头道:“***大人一直没有参与前线的作战,正式的说法是她在最高参谋部执行任务,我也是通过一个及其秘密的管道,才知道了这件事。”

何若智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确定究竟有多少人已经完全被恶魔所控制了,而还有多少人则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司令官大人,我想所有的底层士兵和军官,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怕是都不可能支持萨斯但丁,而让自己变成怪物的吧?”

阿泽利卡断然道:“那是肯定的,没有人愿意让自己变成那种毫无意识的杀戮机械。”

“这就是了。表面上看起来萨斯但丁控制了整个圣十字骑士团,以及最高的权力,然而只要我们揭穿了他的‘阴’谋,那么所有的底层士兵肯定都会起来反对他。说到底,战争还是要依靠底层士兵来打的!”

阿泽利卡道:“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如何让所有的士兵明白,光凭这一卷影像的话并不足够,萨斯但丁自然可以说那是我们伪造的,毕竟他在普通战士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威信。”

何若智沉‘吟’道:“我们必须前往光明星!”

“前往光明星?”

“不错,我们必须前往光明星救出***大人,随后找到新的有力证据。只有在如山的铁证面前,才能让所有士兵都相信我们。”

何若智心说要找证据还不容易?只要他拍摄下三面兽恐怖的模样,想来教廷的底层士兵们都不会认可,这是他们心目中光辉神圣的“至高光明神”!

阿泽利卡攥紧了拳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军大部分的兵力还部署在四大星域。如果我们和萨斯但丁彻底决裂的话,就意味着内战的爆发,在这种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应付呢?”

何若智心念一动,轻声道:“司令官大人,刚才你也说现在并不是发动圣战最好的时机,如果我们确定萨斯但丁真的已经被魔鬼附体,那么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消灭这个潜伏在教廷内部的敌人,至于外界的异***么,也许我们可以暂时……和他们达成协议。”

“你是说停战?”阿泽利卡握着酒杯的双手颤抖起来,大声咆哮道:“这不可能,我不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没有人会听从我的命令!士兵们会把我当成品叛徒一样吊死!”

“不!”何若智道,“您并不是屈从于异***,而是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来清除我们教廷内部的魔鬼!士兵们只要发现了萨斯但丁的真面目之后,就绝对会听从您的命令的!想想吧,也许您可以凭借这次的事件,踏上一个新的高峰……”

“我并不是为了‘私’利,才来和你说这件事的!”

阿泽利卡的眼中忽然放‘射’出一股尖锐的光芒,好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费奇”。何若智心中一紧,莫非自己太过火了吗?

阿泽利卡垂下了眼皮,脸上的神‘色’极为复杂,似乎思索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道:“问题在于,就算我方有停战的意思,四大星域的敌人也未必愿意。今次的作战,我们几乎摧毁了四大星域的大部分星球,对方一定会想要报仇,不会轻易停战的。”

“如果是真正的政治家,那么他们会做出正确选择的。”何若智侃侃而谈道,“只要他们明白萨斯但丁究竟在干些什么。想想吧司令官大人,如果对方竭力攻击的话,那么萨斯但丁就可以有时间从容完成神化战士的计划。这些恐怖的战士将是整个宇宙的噩梦,不可能有什么力量阻挡他们前进的!最后,整个世界都将面临恶魔的统治!只要您真的把这种情况和对方的首脑人物说清楚,那么他们绝对会同意停战的。”

“可是……”阿泽利卡还是有些迟疑,“我们根本就没有管道,可以直接和四大星域的最高领导者联络,要知道现在咱们之间还处在战争状态啊!”

何若智心说这个就不用您担心了,如果教廷军真的有一部分人起来反叛的话,我自然有办法可以联络到四大星域的统治者。

教廷怎么说都是非常强横的一支政治势力,要完全消灭它是不可能的。

最好的结果就是像现在这样,扶植一支不那么‘激’进的力量上台。

“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首先回到光明星!”何若智断然道,“先将***大人解救出来,随后才能商量其余的事情。”

“你说的对,我们要先回到光明星!”

阿泽利卡似乎恢复了军人应有的尊严和荣耀,‘挺’直了身板,戴上了军帽。

何若智忍不住说道:“司令官,我有一个提议。”

“说。”

“关于那两万名异端者,也许他们是可以决定这次战局最重要的关键!”

“什么意思?”

“如果萨斯但丁真的已经完全投向魔鬼的话,那么他不会不知道我们有可能反叛,也许现在光明星的神化战士再加上巨蟹战士的数量,已经足够可以对付我们这支舰队。否则的话,萨斯但丁亦不会那么放心地让我们进入首都星系。”

阿泽利卡目光一寒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但始终想不出办法。因为现在萨斯但丁还没有‘露’出其他什么迹象,如果目前就违抗命令的话,我们是占不到半点优势的。”

何若智道:“问题在于,萨斯但丁布置的‘阴’谋肯定是按照我们舰队的军力来准备的,要是我们这边忽然之间多出了两万名优秀的战士……”

“你是说我们和那些异端者联合?”阿泽利卡失声叫道。

这简直是再荒谬也没有的事情。

何若智面无表情,知道对方一时之间肯定很难接受这个提议。

等到阿泽利卡最后镇定下来,这才继续说道:“司令官阁下,现在的情况是教廷数千年历史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大变局,魔鬼甚至可能已经占据了整个教廷的中枢!在这个时候,过去的善恶观念已经完全不再适用了,敌我双方的界限也并非那么清晰可辨。我想,只要是对教廷的最终发展有利,那么就算异端者也不是不可以救赎的羔羊。至少……这些人的威胁‘性’,比起那些恐怖的神化战士来说要小得多,您觉得呢?”

阿泽利卡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次,始终都说不出话来。

何若智继续道:“这件事并不用您亲自出面,我可以在中间进行沟通。如果等我们到光明星发现一切正常的话,那么您自然可以将异端者‘交’给萨斯但丁;如果到那时候发现情况不妙的话,那么和异端者暂时合作,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

事关重大,阿泽利卡不得不思虑再三。

何若智道:“我听说异端者只是在进化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差错,其实本身都是光明神最忠实的信徒,也许这正是一个最好的契机,可以让他们戴罪立功。否则的话,神化机甲那么恐怖的武力,光凭我们舰队的力量只怕很难战胜。我们牺牲自然无所谓,但光明神殿却永远要被邪恶的魔鬼所占据了,难道您愿意眼睁睁看着真神被永远玷污吗,司令官阁下!”

“哼!”

阿泽利卡一拍桌子,满头都是大汗,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后点了点头:“你,你说的不错,费奇,果然我没有看错人,你是可以干大事的青年!可是这些异端者的机甲全部被打残了,手无寸铁的他们恐怕都不可能起到太大的作用吧?”

何若智笑了笑道:“我们舰队上不是有完善的机甲修复系统吗?那些异端者的机甲其实也是教廷制造的,修理起来应该不成问题。我们路途上还有数日功夫,总能够修理好其中几百台机甲吧?之后么……我们可以占领卡森星。”

卡森星是教廷著名的机甲制造基地,最大的兵工厂。

阿泽利卡眼前一亮。

何若智悠然说道:“卡森星上的战略储备机甲数量应该在三千具左右,此外还有大量的战舰储备,可以让这些异端者战士运用那些机甲,这样的话我们就多了四千名机甲骑士的实力。在宇宙作战中,四千名机甲骑士的强大战力足可以扭转乾坤!”

在他的鼓动下,阿泽利卡终于点头,霍然起身道:“行了费奇,等下我会给你一张特别通行证,让你去和异端者的首脑会面,你务必要把我们目前面临的情况向这些异端者完全解释清楚,让他们知道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他们最终就会变成丑恶的怪物!而只要他们全力作战清除了恶魔,那么他们身上的罪孽就可完全洗清!”

“是!”

何若智重重地踏足,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还有,船上有很多乌鸦,你要小心他们的监视。嗯……到时候我会组织一支青年军官突击队,你也要加入。如果真的要和萨斯但丁团长决裂的话,你们首先就要把那些乌鸦给我全部干掉!”

乌鸦就是圣轮法官们的代号,也就是教廷参谋本部派驻在各个舰队上的监视者。

这些讨厌的家伙,负责监视军官和士兵的一举一动,最重要就是信仰上是否百分之一百忠诚于光明神。

阿泽利卡这样说,显然已经完全听从了何若智的意见,预备和教廷本部彻底决裂。

何若智心中大喜,不动声‘色’道:“一切听从司令官的吩咐!”

******

何若智独自驾驶着一台陆行车,行动在战舰庞大复杂的通行网络之中。

经过这次谈话之后他已经获得了一个新的,与众不同的身份。

何若智心中明白阿泽利卡早就选定了费奇舰长作为他的代言人以及忠实属下,并非仅仅因为费奇舰长和他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费奇舰长刚刚在前线犯下了大罪。

如果费奇不搭上阿泽利卡的这条船,迟早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教廷对于临阵脱逃者向来没有宽容二字可言,神甫将在绞刑架下给他最后一次祝福。

所以,倘若真正的费奇舰长还活着的话,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至于现在,何若智则必须代替费奇舰长完成他的使命——甚至是百分之一百二十地完成使命。

光凭阿泽利卡这一支舰队是绝对无法对抗萨斯但丁的,神化机甲再加上骑士团的众多高手,绝对能够毁灭任何一个觉醒者。

然而如果加上数千名异端者骑士,以及二十多名星巡者和碎星魔的超级战士,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了。

何若智来到了囚禁异端者领导层的监狱。

出示了一张特殊通行证之后,所有的警卫果然对他非常客气,一言不发地打开了监牢的大‘门’。

宇宙战舰上的监牢采用一种特殊的囚禁方式——在每间单独的囚室内,四周都是柔软的化合物墙壁,而人造重力场则完全没有开启。囚犯处于失重的环境中,根本无处着力,也就完全无法逃脱。

而进入其中的警卫人员,则穿着特制的磁力服,能够和地面产生强大的吸力。

在这里一共关押着二十多人,看上去全都是异端者的领袖人物。

何若智挥了挥手,命令所有的警卫全都出去。

他仔细地搜索起来。

很快就发现了穆巧萍的踪迹。

小姑娘非常安静地躺在墙角的睡袋之中,和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她显得成熟了许多,原本圆滚滚的脸颊深深向内凹进,粉红的肤‘色’也变成一片苍白,看得人心疼不已。

何若智向外发出命令,让人关闭失重装置。

监牢发出微微的声响,漂浮在空中的囚犯们缓缓降落在地面上。

所有囚犯都‘迷’‘惑’不解地望着何若智。

穆巧萍终于苏醒过来,见到一名教廷的军官正直直盯着自己,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有些脸红地低下头从睡袋中解了开来,略显防备地看着何若智。

何若智强忍住现在就和穆巧萍相认的冲动,要知道走廊和囚室内可到处都是侦测系统呐!

转过一间囚室,关押在这里的也是他的老相识,穆巧萍的爷爷穆易。

根据资料,穆易正是异端者的领袖。

何若智走进了穆易的囚室,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尽管身为囚犯,穆易的头发还是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的囚服也一尘不染,‘裤’缝笔‘挺’!

“我是阿泽利卡舰队总指挥参谋部的作战参谋长费奇。”何若智缓缓说道,这个职务是阿泽利卡刚刚秘密任命的。

穆易略微点点头,开口道:“我是谁,你想必已经知道。”

他说每一个字似乎都经过了长时间的考量,绝不会多说半句废话。

何若智知道面对这种人,多说虚言是没有必要的,开口道:“我只说了吧穆易先生,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教廷,需要你们,整个异端者组织的帮助!”

穆易根本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呆了半晌之后苦笑道:“费奇参谋长,我并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正所谓成王败寇,我们这些人既然已经被你们俘虏,那么无论是要杀要剐都早在意料之中。我想我身上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情报,需要你这样来获取的。”

“我们需要你们‘精’锐的战士来作战,穆易先生,两万名异端者中间,起码有一万人都是可以作战的勇士,无论放到哪里这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穆易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失声笑道:“原来是这样,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居然痴心妄想我们去和四大星域的无辜者作战?哈哈哈,这真是太可笑了!你们在前线作战失利,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了,所以准备让我们去充当可耻的炮火?你认为我会答应吗?可笑,真可笑!”

何若智摇头道:“您理解错误我的意思了,穆易先生,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萨斯但丁。”

“萨斯但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