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二章 伪装

舰长悚然一惊,闪电般‘抽’出了腰间的光剑转过身来,却见一名面‘色’苍白冷峻的青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眼中散发出了幽幽的黑芒。

黑芒似乎拥有灵‘性’一般,舰长很快就被其牢牢吸引住了,就连这个青年走到自己面前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这青年的双手紧紧按住了他的太阳‘穴’,舰长的意识终于有些清醒过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剧痛从太阳‘穴’传来,大脑中的记忆如流水般倾泻了出去,意识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舰长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何若智闭上眼睛慢慢等待着疼痛过去,这还是他首次用黑暗魔法窃取他人的记忆,这种魔法的危险‘性’在于,当大量他人的记忆进入自己的大脑之后,很容易形成第二人格,也就是‘精’神病学上所说的人格***。

幸好,现在何若智的自我意识已经无比强大。

经过几分钟的搏斗,终于***了这名舰长的残存意识,将所有记忆完全吸收。

何若智脱下了舰长身上所有的服装。

这名舰长的身材、肤‘色’、发‘色’和他非常相似,这也是何若智在军用网络上选择了很久才选中袭击这条船的原因。两人只是脸型的差别非常大,这名舰长的颧骨有些高高耸起,看上去整个人非常严肃。

何若智仔细地‘摸’过了这名舰长的脸,随后将双手按在自己脸上,运用黑冥骨术慢慢改变自己面部的骨骼。只听一阵咔咔的响声,面部骨骼生生被他自己进行了改造,变得和这名军官一模一样了!

何若智强忍住面部神经的剧痛,一声不吭地穿上了全套教廷的军服。

教廷军服有些像第三帝国的纳粹党卫队服装,通体全都是黑‘色’的,只是在臂章的位置上缝着一枚大大的黑‘色’十字架,显得充满***‘性’的力量。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何若智将尸体和自己的服装放在一起,背出了舰外。将尸体放在沙漠之中,‘摸’出了一支高能燃烧剂。沾染了燃烧剂的尸体就像是汽油一样容易点燃,很快就烧成了一堆灰‘色’的残渣,燃烧非常充分,灰‘色’里面完全没有碎骨或者假牙之类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东西。

用沙砾稍稍‘混’合,就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人了。

现在何若智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教廷圣战军军官,教廷弥撒亚军团第四舰队第三机甲步兵团第二营黑雨号强袭舰舰长费奇。

整了整衣冠,何若智重新回到了舰长室,将自己的脑袋狠狠朝桌角撞了过去,直到颅骨裂开了好大一个口子,这才心满意足地躺在了地上。

“幻灭,可以收回催眠电‘波’了。”通过微型通讯器,何若智下达了命令。

根据损伤的情况来看,这艘飞船现在非得回到教廷内部进行大修,而船上的机甲和士兵也是一样。

何若智估计教廷现在应该不会放弃这艘船和士兵们,道理是明摆着的——前方战力吃惊,现在每一艘战舰每一具机甲每一名士兵甚至每一颗螺丝钉都是非常有用的东西。

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进入教廷内部,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直接到达神圣星域的首都……

三面兽应该就在那个地方!

士兵们的呻‘吟’逐渐传来,监视系统上出现了一个个晃晃悠悠的战士,有些人还在昏‘迷’之中,另外一些人的记忆里则模模糊糊出现了半兽人进攻的画面。

“不好了,我们,我们遭到了进攻!”

“该死的你别叫了,让我想想……对了,我们打退了那些野蛮***的进攻!当然喽,大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然而终归是打胜了嘛!”老兵油子笑呵呵地鼓舞着士气。

“我的舰长,哦,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何若智听出来那是“他”的副官盖亚的声音。

何若智假装呻‘吟’一声,缓缓在地上蠕动着。

“医疗官,医疗官在哪儿呢?舰长受伤了!”

一名医疗病带着一台自动化医疗机械人匆匆忙忙跑了进来,赶紧给舰长进行治疗,伤口看起来非常恐怖,但并没有伤害到大脑组织,最后医疗兵用人造化合物对伤口进行了喷洒,然后用绷带将何若智的半个脑袋都包住了。

这样也好,何若智心说,这样就不用担心被别人认出来了。

这个名叫费奇的家伙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强袭舰舰长,但是何若智从他的记忆中发现,这个家伙还是有点来头的。

他的父亲是教廷一个大教区的主教,所以这家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贵族,从小就在教廷的军校里接受正统的军事化教育,刚出军校就担任了一艘战舰的副舰长,最高曾经担任过一支舰队的副司令官,在整个舰队里都有不少熟人,甚至连圣十字骑士团里也有不少人脉关系。

教廷的军制里,圣十字骑士团占据了最高的地位,十字骑士团的中队长,往往都是各个舰队的司令官,而普通的光明圣卫,也是分舰队的指挥官级数。

这个费奇原本很有可能晋升成为光明圣卫的,在教廷里这可是无上的光荣,代表着强大的力量和无比的权势。

然而在东方星域的战斗中,他却捅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篓子——在和长空无极的炼气士部队进行一处战略要点的作战之时,他的部队是第一支撤退的部队。

尽管这是因为***缺乏等等因素,然而黑锅终究是背上了。

所以才被贬为一艘强袭舰的舰长,到后方来戴罪立功。

这还是因为他父亲手眼通天,否则很有可能要上军事法庭的。

这个人在舰队里实在有太多的朋友了,如果将来遇上其中一个两个的话一定要好好应付,因为有些人的习惯和细节是很难伪装的,何若智只希望这次不要遇到太多的纠葛吧。

“我们怎么了?”何若智装出一副颓然的样子,问副官道。

副官盖亚回答道:“报告舰长,该死的半兽人可能装备了某种对空导弹装置,刚好‘射’中了我们的引擎,引擎已经被完全损毁了,然后我们就进入了大气层,迫降在了沙漠里。巨大的冲击力将大部分人都震昏了,包括您在内……而剩下的战士则勇敢地和半兽人进行了战斗,他们真的非常勇敢,打退了半兽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后来那些野蛮人实在无法侵入,就撤走了。”

“真是勇敢的战士,光明神会庇佑他们的!”何若智严肃地在面前画了个十字,“等回到舰队之后,我一定会把这些战士英勇的事迹,向司令官阁下汇报,为他们争取勋章!嗯……引擎完全损坏了吗?”

“是的,已经没有办法再飞行了。”副官无奈地说道。

何若智装模作样地沉‘吟’了一阵:“向邻近的友军发出救援讯号吧,我们现在的状况,是没有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离开这个被诅咒的地方的!”

“是!”

看上去这个费奇的人缘还不错,发出了讯号之后仅仅过了五个小时就有一艘中型的兰德斯攻击舰冲入了大气层,兰德斯攻击舰的作战火力并不算特别强,它主要是一种专‘门’用来进行工程作业的辅助舰,舰上还拥有一些修理战舰以及机甲的简单用具。

兰德斯的舰长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技术官僚,名叫斯巴烈,满头灰发的中年男子。

斯巴烈围绕着何若智的猎犬强袭舰转了好几圈,随后一台台仔细地观察了那些破损的机甲,来到何若智面前的时候,斯巴烈脸上满怀着崇高的敬意。

“费奇舰长,我不得不说你拥有一群最优秀的勇士!从这些机甲破损的程度上来看,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空前‘激’烈的战斗,那些该死的半兽人肯定成百上千,将他们团团包围!但是他们居然能够在‘肉’搏战中击退这些半兽人,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相信的奇迹!”

“光明神庇佑这些勇士!”何若智的表情异常神圣,“那么一切都拜托您了,斯巴烈舰长!请让您的机修兵快些修好这些勇士的机甲吧,看到了吗,他们都像是一头头的小老虎那样蹦跳,连血管里包含着的都是无穷的‘精’力!他们渴望快些用那些半兽人腥臭的内脏来润滑自己机甲的关节,已经急得嗷嗷叫啦!”

斯巴烈面容肃穆,心中暗暗敬佩,有些尴尬地说:“对不起了费奇舰长,我理解这些战士们为了至高神献身的急迫渴望和大无畏的勇气,但是现实的情况并不允许……”

“怎么了?”何若智装作疑‘惑’不解地问。

“你们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是的,太糟糕了,也许恶魔也在嫉妒这些战士的英勇吧?总而言之,您的飞船是我见到过的最倒霉的飞船——敌人使用了一种能量非常低的攻击方式,当然了,这些半兽人也找不出什么高科技的武器,然而却刚好击中了您的引擎中枢系统。呃,现在我是可以为您换上一枚中枢控制转子,令速度保持在原本的百分之七十,但是在转向以及变速方面却非常困难。坦率地说,您可能要‘浪’费一段时间,这艘飞船需要送到圣域的兵工厂进行彻底的大修。”

“这怎么可以?”何若智发怒道,“至高神教给我唯一的使命,就是前进,杀了那些异***狗崽子,再前进,杀死更多的异***狗崽子!在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回到安全的内陆?不,我的勇士们应该怎么办?”

斯巴烈无奈地说:“这就是我要和您说的第二个问题,您的战士非常英勇,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对抗半兽人的战役之中,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刚才我的技术人员已经对他们的机甲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呃……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机甲,所有机甲的伤势都已经严重到用我这里——不,应该说是用任何一台维修舰上的工具都无法维修的地步,只能送到原厂进行修理。”

“那就丢掉这些东西,让后方给我们送新的机甲过来好了!”何若智断然说道。

斯巴烈苦笑两声,侧身过来道:“也许您之前都在四大星域作战,所以并不太了解后方的情况……老实说,异***是十分强大的,我们必须节约每一点可以回收的资源,机甲报废的程序十分严格,只有在实在无法修复的情况下才可以对机甲实施报废。而经过我刚才的检测,虽然这些机甲的传动装置以及装甲损毁严重,但是电子神经元系统倒都是完好无损的,这样的话维修起来就不用消耗太多的稀有金属。所以呢,我判断这批军用物资的保存程度在E级,而不是可以报废的F级。”

“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吗?”何若智咬牙切齿地说,“他们的战友在前方流血,你却要让他们去后方无所事事地待着?我该怎么向这些勇士解释呢?”

斯巴烈耸了耸肩:“相信我吧英勇的费奇舰长,和异***的圣战将是光荣和艰难的,也许这场战争将会持续三年五年,之后有的你们打呢!好啦,让我们都开始自己的工作吧,我的吊车会把这些机甲重新装回您的飞船里去,等到了宇宙港再和上面联系,看看究竟应该送到哪个修理厂。如果快的话,也许只要两个月的时间您就可以回到前线了,这段时间就当作是放松吧,费奇舰长!”

斯巴烈嘟嘟囔囔地走开了。

何若智总算松了一口气。

看来那些星族战士的能力确实非常强大,伪装的伤势达到了刚刚好的程度。

再轻一分,就可以直接用维修舰上的设备进行修理;再重一分,则要直接报废了。

现在么,他们就有充足的理由,可以进入圣域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