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一章 幻象杀戮

然而他们强壮的身体和古怪的机甲却该死的刚好克制住了教廷的战士们!这些魔鬼在‘肉’搏中的恐怖表现已经令所有战士的眼前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根据计算差不多需要达到五比一的敌我实力对比才能够在远距离的‘射’击战中消灭这些半兽人。

可是那么多的行星,沙巴克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慢慢完成这一行动!

四大星域方面的部队不断向高层催讨后勤补给,不少地方的***已经告罄。圣战勇士们用鲜血和白骨辛苦抢夺来的星球,却因为一时的补给问题而一个一个还给了那些该诅咒的异***。他却不得不和那些疯子抢夺一个又一个贫瘠的矿星——那些疯狂的野蛮人居然在星球的地下埋设了大量的核弹,一旦见势不妙就引爆炸弹。

用这种方式已经造成了近千圣战士兵的阵亡,甚至还损伤了二十余台巨蟹战士!

沙巴克头痛‘欲’裂。

然而他终究不是‘浪’得虚名的泛泛之辈。

虽然缺乏奇兵迭出的智谋,然而只要给与足够的信息,就能够按照逻辑慢慢组织出最终的事实,这就是沙巴克的本领。

十万半兽人的撤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非常有计划的组织以及大量的运输工具,一路上的吃喝都是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总归需要一个落脚点,不可能在宇宙中随意飘‘荡’。

而那些抵抗军的机甲以及***等更是严重的疑点,必须有一个地方在大量生产这些机甲武装。

这个地方不可能太远,必须要保证机甲能够很快送到,而那些半兽人难民又能够很快抵达。

这个地方不能被卷入战‘乱’,否则现在一定已经被教廷军队发现了。

这个地方应该具有丰富的资源,而且肯定需要大量的半兽人,此外还必须拥有强大的工业实力。

整个宇宙中能够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地方不多,沙巴克很快就锁定了近在咫尺的红吼星以及邻近区域。

尽管根据情报这里的工业实力几乎等于零,然而在战争期间,将前线的工业设施转移到后方,也是非常常见的做法。

这个情报得到了上级的认可,沙巴克的舰队得到了大量的实力补充,这些最新补充的几乎全部是神化机甲,三面兽古老科技的产物。

浩浩‘荡’‘荡’的大军向红吼星扑去。

在早已名存实亡的边境地带,伪装成小行星的战舰静静地注视着大军的通过。这段时间以来教廷方面的军事力量明显加强了,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增加了不少的高科技设备,包括一些探测力极强的雷达,几乎可以刺破星族的隐身系统。

当然,如果完全保持静止的状态下,将引擎关闭的话,对方还是无法发觉的。

星族的大部分力量以及伊萨克等人,已经全部回到红吼星去备战了,对于这一天的到来何若智他们早有预料,是以将整个矿区的所有行星全都改造成为了防御力极强的战斗堡垒。可以说现在的矿区已经变成了一触即发的地雷,再加上那些悍不畏死的半兽人,相信足够可以和敌人抗衡一段时间。

“我们的优势正在逐步缩小,如果按照目前的状况不发生改变的话,红吼星应该可以坚持六个月左右,消耗掉敌人大部分的有生力量——然而对整体战局的变化却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捍天卫沉着地说:“这种情况必须得到改变。”

“你们星巡者就是喜欢夸大其词。”啸天星说道,“我们已经牵制了对方大部分的力量,四大星域的反击战现在已经逐步取得了优势,教廷深陷泥潭,而后勤补给的恢复还无法在预期内实现!教廷完了!”

“不错,我同意你的观点,啸天星。”捍天卫道,“然而失败的只是教廷,你明白吗?对三面兽来说,它需要的只是时间。”

“时间?”

“三面兽和那名‘女’子的融合,那需要时间。我想距离他们完全融合的时间不会太久了,你没有发现吗,最近教廷方面的技术力量已经大大提升,不少战舰上的武器已经逐渐拥有了三面兽的痕迹,而神化机甲的数量也再不断增加。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三面兽的智能正在慢慢复苏——如果等到它完全复苏的话,也许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它的对手。及时教廷被重新压缩回神圣星域,三面兽也完全可以凭借先进的科技力量重新侵略出来!”

何若智静静地思考了很久,忽然站了起来:“我们必须去圣域内部!”

“你说什么?”啸天星道。

“我们必须去教廷最深处,阻止三面兽的完全融合完成,这才是整个宇宙唯一胜利的机会!”何若智认真地说道。

啸天星想了一下:“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军队,三面兽可是拥有足足上千的巨蟹战士!及时将我们所有星族聚集在一起,恐怕也不是敌人的对手,更何况三面兽本身就是一个无比强横的高手!”

何若智深吸一口气,冷静地说道:“恰恰相反,现在是教廷方面军力最分散的时刻,四大星域战线上的教廷军队已经捉襟见肘,而矿区的作战又要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现在教廷内部一定非常空虚。如果错过这个时间的话,那么正如捍天卫所说的,等到三面兽百分之百完成了融合之后,就将创造出更加强大的战士,那时候我们真的没有半点机会了!”

啸天星思考了很久,最后终于点头说:“好吧,我同意你们的作战计划,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先潜入敌人内部。”

何若智有些为难地说:“你们的体型实在太大了,可能很难伪装起来。”

啸天星笑道:“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的身体结构可以随着生命之火而发生原子级别的改变,基本上可以伪装成同等大小的任何东西,看!”

一道‘乳’白‘色’的圣洁光芒从它身上涌现出来,将这台火红‘色’的机械体完全包围,等到白光散去之后,啸天星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台十字骑士团光明圣卫所搭乘的标准机甲“光翼”。

修长的铠甲配合圣洁的徽章,再也看不出半点碎星魔的样子。

捍天卫微微一笑,也随之变化,变成了和啸天星别无二致的光翼机甲。

他们身后的星族成员都是‘精’通此道的高手,再加上网络中拥有光翼的详细资料,经过一番变形之后,不但是外表,就连内在的每一个零件都一模一样。

当然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向神圣星域内部出发吧!”何若智昂首‘挺’‘胸’,向前行进。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条船,这条船是碎星魔先进科技所制造的战舰,和教廷的宇宙船在技术和构造上拥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从外表上看起来可以唬住一些人,然而等到真的深入敌人内部之后,肯定无法瞒过明眼人的目光。

更何况,这艘高科技的战舰根本不需要人类驾驶者,一切都是直接接驳在啸天星的主控电脑上,所以船上只有何若智一个人类!

呃,就算他可以扮作教廷方面的士兵,又如何解释只有一人的情况呢?

“我们必须先找到一支教廷的小分队……”何若智喃喃道。

*****飞船在黑暗无际的宇宙中飞速滑行着,掠过一个又一个的星球,沙巴克的大军经过之后,小股的部队还是很好找的,这些部队大多驻扎在重要据点的周边位置,任务是保障航道的畅通,不要让小股的敌军经过。

此外,还有一些地面作战部队在一个矿星一个矿星地进行搜索,他们倒不是想要消灭所有的半兽人——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的任务只是扫除地面上的宇宙港。

该死的半兽人要折腾,就在地下的‘洞’‘穴’里折腾好了,只要他们不通过宇宙港来到星际之中,那么对整个战局就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何若智的飞船潜伏了很久,寻找到许多的目标,但都因为目标的数量太多而放弃了。

直到在蛮荒最深处的宇宙边缘,终于被他找到了合适的目标。

那是一艘教廷的猎犬级小型地面强袭舰。

正在执行破坏宇宙港以及播撒宇宙机雷的任务。

啸天星不动声‘色’地向外界播撒了一片电磁干扰箔片,切断了这艘可怜的飞船和外界的一切通讯联络。

随后何若智向飞船发‘射’了一枚最低当量的电磁炮,纵然是这种程度的攻击也不是猎犬强袭舰能够承受的,更不要说战舰的引擎已经被完全轰爆,猎犬的后半部分火光四‘射’,飞船开始慢慢打着转儿,向大气层冲去。

幸好这颗星球的大气层非常稀薄,否则猎犬可能就要在空中融化了!

穿过了大气层之后的猎犬一头栽进了荒漠之中,整艘飞船的外壳支离破碎,就好像是一个可怜的蚕蛹。

星族战舰从天而降,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住了这艘飞船。

碎星魔的催眠高手“幻灭”飞出战舰,从空中向地面播撒了一阵奇特的电‘波’,这股电‘波’慢慢影响了所有战士的大脑皮层,令他们面前出现无数幻象。

“半兽人,疯狂的半兽人!”

在这些战士们面前,荒漠的边缘上似乎出现了无数手持利斧,嗬嗬嚎叫的半兽人,经过这么多天的作战这些半兽人可不再是人们过去印象中那类软弱的奴隶,而变成了最疯狂的野兽。

战士们连忙召唤出各自的机甲,开始和看不见的敌人们作战,而在现实的世界中,他们则是纷纷自相残杀。

一台又一台机甲被轰爆,倒下。

幻灭狞笑着加大了催眠的功率,没过多久一半人都战死了,而剩下的人则陷入了深深的休眠之中。

“开始干活儿了,碎星魔们!”

啸天星神奇地一招手,部下们纷纷飞出了战舰来到地面上。他们剥下了那些教廷士兵身上的机甲,将这些机甲全都搬到了自己的战舰上,随后改变了自己的分子结构,将原本崭新的机甲变成了经过战火洗礼的凄惨模样,所有的机甲看上去都是那样支离破碎,即使是再铁血的指挥官想必也不会把这支部队再拉上前线去的。哪怕瞎子都看得出来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最完善的修整!

猎犬一共可以搭载三十二台机甲,而星族‘精’锐战士的数量只有二十一名,这样,所有人最后都伪装成了一台台破碎的机甲。

而完成任务的星族战舰,则被从引擎区域开始引爆了。

爆炸采用了最先进的原子湮灭技术,战舰在两秒钟之内无声无息地化作一团沙砾,消失在呼啸的狂风之中。

“现在我们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教廷圣战士了。”何若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那些伪装的星族战士们说,那些星族战士们一声不吭,恐怕连最初制造机甲的设计师也不会看出,这些东西和他的创造究竟有什么不同。

何若智昂首阔步走进了猎犬强袭舰。

强袭舰上包括普通军官以及战舰兵在内所有人身上都陷入了沉睡之中,整艘船上除了何若智之外就只有一个人还有清醒的意识,那就是舰长。

并不是因为舰长的意志特别坚强,而是何若智的特别要求,因为他需要舰长保持活跃的大脑兴奋度,这样才有把握从他的大脑中窃取一切东西,包括记忆。

何若智无声无息地飘进了舰长室。

舰长几乎快要疯了,刚才他的士兵们居然同时发起了癔症,面对虚空疯狂地攻击起来,无论自己怎么命令都没有逃脱虚幻的迹象,接着就非常诡异地全部倒在了地上。

他怎么都不相信这是巧合,肯定是敌人的某种先进武器,能够扰‘乱’大脑神经活动的武器!

可是,为什么自己没事呢?

舰长的背后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