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二章 战士

至于后来双方进入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之后,沙武雷就更加没有余力再去对付三面兽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何小友,请你详细说一说好吗?”

捍天卫有些焦急。

没有人比它更加了解三面兽的可怕,因为当日他们都是被三面兽压榨的奴隶。

碎星魔因为是战士,所以在被奴役的阶层中,还算比较上层。

而星巡者却全都是体力工人以及能源矿工,处于被压榨的最底层。

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所以星巡者对三面兽的仇恨,还在碎星魔之上。

何若智喘了一口气,将自己这两年来的种种奇妙经历详细地诉说了一遍。

从最开始进入幽暗绝域开始,到如何进行一步步的训练,随后因为遭到陷害而离开地球。

然后遇上了来自教廷的新人类穆巧萍,并且和她一起流落到瓦尔登星。

在瓦尔登星上第一次遇到了三面兽的前锋“脑虫”,随后将脑虫收服。

而后和教廷展开正面冲突,首次见识到了教廷灵解的强悍力量。

一直到自己制造了机甲,再到天凝星的战略,随后是塞坦星。

听到沙武雷那强人终于出现之时,捍天卫都眼前一亮,随后听说沙武雷居然被何若智活活打死,更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对于人类这种碳基生物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何若智前前后后详细叙述了一遍,直到三面兽如何从黑骸星的神庙被教廷的人就走,还准备用黑暗‘女’皇转生的蒂娜作为新的躯体。

中间只是隐去了沙武雷用人类来当作能量供应体,以及生化电脑的细节。

因为何若智现在还有些不太能够完全相信捍天卫。

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啸天星。

捍天卫默默地听完整个事件,点了点头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们碳基生物也可以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居然将沙武雷那强人都消灭!不过三面兽和沙武雷不同,是诡计多端的魔人,现在又占据了你们人类教廷的权位,借此向整个宇宙开战!如果不妥善处置的话,整个人类文明很有可能被毁于一旦,随后你们也会像我们过去一样,陷入到悲惨的奴隶生涯中去了。”

啸天星冷眼观瞧,斥道:“捍天卫你就少说几句大义凛然的空话吧,好好想想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境才是真的!***人类小子,你快点把我的碎星魔弟兄们全都放出来,让我们也要去和三面兽作战!否则光凭星巡者的力量,恐怕不够三面兽开胃的!”

捍天卫道:“我很同意何小友的看法,这场战争的成败完全在于能量供应是否及时和充足。想当年我们星族内战之所以两败俱伤,正因为能量被消耗殆尽了。依照我们星巡者的技术水准,半个月之内就可以在这里建成一座中等程度的工业基地,进行大规模的武器和舰队生产,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生产出三到四艘可供快速游击作战的战舰了。”

啸天星冷笑道:“可是我们终究是机械生物,那些碳基生物未必会完全信任我们,特别是沙武雷的事件之后更是如此。那些愚蠢的人类又怎么分得清高贵的碎星魔和你们星巡者之间的区别呢?”

何若智沉声道:“无论如何,大家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总要先把三面兽对付过去再说。星族现在人数不多,我想宇宙这么大,你们找到一块无人的行星当作自己的家园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对我们人类不合适的星球,未必就对你们也不合适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大家就可以和平相处。”

“和平,是宇宙间最美好的词汇。”捍天卫伸出了手,“我们珍惜和平,也愿意为了和平付出一切。”

星巡者和何若智之间的盟约就此缔结。

啸天星在一旁冷笑:“愚蠢的捍天卫,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宇宙间唯一的真理,也只有永恒的战争才能令最强者统治这个宇宙,令宇宙永远保持生机勃勃!和平?那是什么***!”

捍天卫正‘色’道:“啸天星,我们星族的文明毁灭,还不是因为星巡者和碎星魔的内战持续时间太长,导致能量都耗尽了吗?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生机勃勃?”

啸天星一时语塞,喃喃道:“你,你还不了解人类……捍天卫!人类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生物,有些时候他们的卑鄙恶劣并不下去沙武雷那种家伙的。”

“我相信每个种族中都有好有坏。”沙武雷说,“就像星族中有沙武雷那种恶徒一样,人类中肯定也有同样的坏蛋。但是我相信人类中也有完全相反的,崇尚和平的人,而且这样的人肯定占据了大多数!”

“等我们消灭了三面兽之后,你会见到很多好人的。”何若智笑着说。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我们碎星魔?”啸天星咬牙切齿道,“没有我们这些专业战士,光凭你们这些低等机械体根本不可能战胜三面兽的!”

“别着急。”何若智淡淡道,“等我们完成了基础建设,并且拥有足够的武装力量之后,就会把碎星魔战士放出来的。”

何若智倒也没有想永远不释放那些战士,毕竟依靠星巡者的力量未必能够压制住三面兽。

而且他心底其实还有另一个想法。

那就是保持星族的平衡,最好是星巡者稍稍超过碎星魔一筹。

这样就不必担心他们会反噬人类了。

尽管捍天卫看起来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大脑的电子思考回路里未必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啦,不过为了整个人类的前途考虑,还是不能不小心一点。

何若智只能暗暗说声对不起了。

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

碎星魔本来就设计用来作战,所以三面兽在创造他们之初,编制思考逻辑程序的时候,就以残酷的竞争淘汰逻辑为主要思考程序。

而星巡者本来都是最底层的劳工机械。

劳工机械最需要的是稳定的工作效能,特别是不可产生种种暴力的因子。

因为三面兽在创造他们的时候,已经灌注了绝对和平的理念。

只是后来生命之火越烧越旺,令星巡者在绝对的和平之外,又产生了自由的理念,最后的思考逻辑就变成了“相对和平”,当遇上妨碍自由的敌人之时,就可以使用武器进行作战。

尽管后来消灭了三面兽,但大脑的电子思考回路却不可能发生根本改变。这亦是星巡者会平等对待宇宙各族生物的根本理由。

“我们现在的能量还能支撑释放四到五名星巡者。”何若智说。在前几天的建设中已经消耗了不少的能量,而维持一名星巡者战士需要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

“没问题。”捍天卫单膝跪了下来,它‘胸’口的盖板忽然打开,一辆圆头园脑的探测车忽然钻了出来,在荒凉的地面上打子,大脑的电子思考回路里未必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啦,不过为了整个人类的前途考虑,还是不能不小心一点。

何若智只能暗暗说声对不起了。

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

碎星魔本来就设计用来作战,所以三面兽在创造他们之初,编制思考逻辑程序的时候,就以残酷的竞争淘汰逻辑为主要思考程序。

而星巡者本来都是最底层的劳工机械。

劳工机械最需要的是稳定的工作效能,特别是不可产生种种暴力的因子。

因为三面兽在创造他们的时候,已经灌注了绝对和平的理念。

只是后来生命之火越烧越旺,令星巡者在绝对的和平之外,又产生了自由的理念,最后的思考逻辑就变成了“相对和平”,当遇上妨碍自由的敌人之时,就可以使用武器进行作战。

尽管后来消灭了三面兽,但大脑的电子思考回路却不可能发生根本改变。这亦是星巡者会平等对待宇宙各族生物的根本理由。

“我们现在的能量还能支撑释放四到五名星巡者。”何若智说。在前几天的建设中已经消耗了不少的能量,而维持一名星巡者战士需要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

“没问题。”捍天卫单膝跪了下来,它‘胸’口的盖板忽然打开,一辆圆头园脑的探测车忽然钻了出来,在荒凉的地面上打开了探测网络。

“这颗星球内部蕴含着丰富的能量,足够我们使用很久。”捍天卫下结论说,“只要先召集出适合建设的战士,我们可以慢慢发掘这些能量。”

能量矩阵再次放‘射’出无穷的光华,照耀在远处的四五台民用车辆上,在生命之火的照耀下,这些车辆纷纷颤抖起来,发出了古怪的齿轮声响,变成了一台台威武雄壮的机械人!

“白‘色’的跑车是智慧星,它是钛星尊最优秀的弟子,继承了老师所有的技术知识,是我们的技术研发官,帮助大家研究各种各样的先进科技。”

“白‘色’的救护车是十字星,它是最好的机械维修师,哪怕我们被敌人打到只剩下一个零件,它也能够把我们完全修复。”

“绿‘色’的军用四驱吉普车叫神探,是我们优秀的侦查官,也是掌握着最‘精’湛间谍技巧的高手。它甚至可以用肩扛的全息粒子枪来制造幻象‘迷’‘惑’敌人。”

“红‘色’的面包车名叫铁甲,那可是个暴躁的家伙,它是我们最好的武器实验官,也是最优秀的战士之一。”

“最后是我们的小兄弟,那辆青‘色’的甲壳虫跑车,它叫青蜂,经常能够完成别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五名星巡者摇头晃脑,慢慢适应着新的身体。对他们来说这本来不是什么难题,在内战期间他们曾经多次替换过被打得稀烂不堪的躯体。

只是这一次,他们沉睡地太久了。

“捍天卫大哥,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头痛得厉害。”青蜂摇晃着脑袋说,因为占据了一辆微型车的缘故,它身材娇小,身高只有三米。

“也许我应该先探测一下四周,看看是否有碎星魔正在旁边窥视。”神探打开了粒子探测器,谨慎地观察着。

“如果有碎星魔的话,也会被我一枪打爆他们的脑袋!啊哈,也许我已经有上亿年没有尝到那么美妙的滋味了!”铁甲晃动着手中粗大的能源炮。

“大家看看身体是否有什么不妥,我可以及时进行检修。”十字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