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章 半兽人

纳沃纳道:“黑狱之中一共有超过四十个拍卖大厅,每天在这里‘交’易的奴隶超过万名。这还只是整个黑狱建筑的一小部分,在地下还有设施非常先进的看货场所。”

“看货场所?”

“因为奴隶和别的货物不同,别的货物只要确定了规格和质量,就算通过网络‘交’易都可以买卖;但奴隶是人,质量和情感随时都会发生变化,所以非要亲自实地地来挑选,才能选中自己中意的商品。在黑狱地下拥有数千间防备森严的监牢,还有各种医疗实验设施,可以测试出奴隶的生理和心理状况,便于买家选择。”

纳沃纳叹了口气,又道:“有时候奴隶数量多的话,‘抽’取其中一两个出来,用来做活体实验,以展示这批奴隶的强壮程度,那也是有的。比方说如果一名买主手中掌握着一颗高压矿业行星,那么就从一批奴隶中‘抽’取一个出来,进行高压实验,看看他究竟在多大的气压下才会爆体而亡……种种残忍程度,连我们斯巴达人都看不下去了。”

何若智和长空玄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心寒无比。

荆绛晓宗匠本身就没有半兽人的体质,如果再被送到这种鬼域之中实验的话,怕是不用半天就没命了。

见到主顾担心,纳沃纳笑道:“不过你们放心,通常来说黑狱里医疗环境还是非常不错的,毕竟要卖出高价的话,就要保持货物的健康完整。”

飞船缓缓降落在小型船坞上。

一名身材高挑的美貌少‘女’早已在前方等候,这少‘女’身上穿着剪裁极为上乘,容貌都比在宇宙港拉客的那些庸脂俗粉靓丽许多,看来黑狱拍卖所的实力的确雄厚。

美‘女’自我介绍说是黑狱拍卖所的引导员,向长空玄核对了电脑订单之后,发给了他们一张贵宾卡,凭这张卡片可以免费享受黑狱酒店一晚上的住宿,包含两顿丰富的美餐,当然羊‘毛’都是出在羊身上,就算最后拍卖不成功,他们支付的定金都是无法取回来的。

然后美‘女’引导员又拿出了一张每天的拍卖手册。

长空玄一翻手册就急了,因为他看到荆绛晓宗师是和四十名半兽人矿工一起打包拍卖的!

这些矿工的评价是最高的五颗星,也就是质量最优秀的奴隶!

起拍价是三百万星币,每次叫价必须加五十万以上!

长空玄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心说幸好老师及时兑换了一千多万星币,否则的话明天还不知道应该如何了局呢!

想到这次路上承‘蒙’老师多加照顾,心中更是非常不安,暗暗打定主意,等到父亲来到极乐星天之后,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位大恩人!

“我们能看看这批货么?”长空玄急不可耐地说道。

引领员眼前一亮,这批半兽人矿工是明天分量最重的一批货物,没想到这些貌不惊人的客人是为了这批货物而来,当即点头道:“请跟我来。”

如果说黑狱拍卖所表面上的建筑无比奢华‘精’美,那么底下的监狱部分就足以让人明白黑狱这个名称的由来。

犹如蚂蚁窝一般拥挤的隔间内,拥堵着成百上千的奴隶,大多都是相貌狰狞浑身肌‘肉’纠结的半兽人,超过两米的夸张身高上布满了各种伤痕,有些深可见骨的伤口如若摆在人类身上,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承受得了,而对皮糙‘肉’厚的半兽人来说,却完全是小菜一碟。

见到人类进来,一些半兽人眼中绽放出了强烈的仇恨,但是大多数人昏黄的眼中却只有一丝丝麻木。他们从生下来就享受着命运的折磨,现在无非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火坑而已。

越向黑狱深处走,牢房的空间就越大,关押在里面的半兽人体型也越大。

半兽人是一种十分奇妙的生物,最初是将死刑囚犯注入不同的野兽‘混’合基因而调制出来的怪物,所以体型上的差别非常大。

普通的半兽人差不多都在两米左右,而最后看到的红‘毛’半兽人竟然有足足有三米多高!

这些人的皮肤都是诡异的灰‘色’,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病态,反而充满了力量的光泽,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喷‘射’着无穷的‘精’力,令他们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发亮的绸缎一样。

在这些坚韧的皮肤下面,强横夸张的肌‘肉’疙疙瘩瘩挤压在一起,简直就像直接用铁块将庞大的身躯填满了一般,虽然手脚上都缠绕着碗口粗细的铁链,但是看铁链被他们拉直的模样,似乎随时都会断裂一样。

半兽人的手脚都非常大,手掌和脚掌中似乎还附有吸盘,可以很轻松地吸附在岩壁之上。同时身体要害部位披着的红‘毛’又软又密,天生就是上好的软甲,普通的武器恐怕连‘插’都‘插’不进去。

不愧是以基因工程制造出来的超级战士!

何若智不由吞了口唾沫。

他感到一阵强大的怨念。

见到有人类来到,红‘毛’半兽人全都转过了脑袋,四四方方丑陋的大脸两侧生长着一对宽阔的耳朵,口中的獠牙看上去就像是四柄匕首,鼻梁长而细小,一对小眼在双层眼皮下死死盯住了何若智。

红‘毛’半兽人的眼中布满了血痕,充斥着凌厉的杀气,却并没有太大的愤怒,而是喷涌着冷静的战意!

何若智有一个感觉——这些人并不是狂怒的野兽,而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果然是最强壮的半兽人矿工!

他们身上的散发出来的强大怨念,何若智从未在其他人类身上体会到过!

想来也是,因为人类世界昌盛发达,所有人都安居乐业,就算有些抱怨也不可能太过强大。

而这些半兽人就不同了。

原本生存在环境恶劣的矿业行星上,就已经非常不满了;现在更被人类强行抓了来,关押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奴隶的身份和暗无天日的痛苦生活。

也许在掠奴的时候,他们的家园都被人类掠奴队给彻底毁灭。

身负这样凄惨的命运,叫这些半兽人怎么可能心中全无半点怨念?

何若智心中一动:自从离开幽暗绝域之后,他一直想要搜罗一群手下,毕竟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和教廷的家伙对抗,实在是太吃力了。

然而因为始终找不到充满怨念的人,所以这个计划一直没有成功。

今次这群半兽人,岂非是最好的载体?

只是看他们的样子已经对人类充满仇恨,这是一柄锋利的双刃剑,一个使用不当的话,恐怕自己会首先遭殃。

说话间,长空玄已经在红‘毛’半兽人身后发现了宗匠荆绛晓。

何若智在他的示意下望去,红‘毛’半兽人身后的石板‘床’上,躺着一个须发皆白的干瘦老头,依稀看得出是一名东方模样的老者,浑身上下都连接着金属支架,背后还背着一具微型引擎,想必是手脚的骨骼都碎裂了,无法自主行动,只能依靠人造外骨骼来动作。

日常生活当然没问题,不过要想再炼剑,只怕是不可能了。

因为背后背着一具引擎的缘故,荆绛晓只好侧过了身子,正好也看到了长空玄。

荆绛晓眼前一亮,‘露’出了热切的光芒,不过却没有说话,还小幅度摆了摆手,示意长空玄不要‘激’动。

因为万一被对方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么拍卖所方面的要价肯定要提高不少。

何若智拉住了长空玄,假意对‘女’引导员怒喝道:“我们听说黑狱拍卖所提供最好的矿工,看这批奴隶的素质也相当不错,可是那老头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莫非也要搭售进去吗?”

“这是一名机械专家。”‘女’引导员笑眯眯地解释说,“虽然无法实际‘操’作了,但是却拥有一流的专业水准,完全可以担任矿场的总机械师角‘色’;说起来平时可不太有这样高水准的奴隶,如果不是看这批货‘色’高级的话,还不会放在一起销售呢!”

何若智装出一副十分不屑一顾的样子:“我们矿上自然有自己的高级机械师,不需要这种残废的老东西!难道不能分拆开来,只买这些红‘毛’野人吗?”

‘女’引导员附过身来,用一对浑圆的‘乳’房亲密地挤压着何若智的‘胸’膛,娇声道:“我看这位先生都是财大气粗的金主,不若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好了。这个老奴隶不但是优秀的机械师,而且还是一名神秘的巫医!”

“巫医?”

“我们怎么可能欺骗顾客呢?这个老奴隶会使用一种奇怪的银针,扎在人身上就能治病。那些红‘毛’半兽人来的时候有些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的,然后这个老头随随便便在他们身上扎了几针就完全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