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五章 炼剑

何若智双指轻轻夹住了剑尖,青蛇乌芒剑竭力暴跳挣脱,却怎么都无法挣脱凯对手的控制,它感到从对手身上流‘露’出来不可抵挡的霸气,令它完全丧失了战斗的意志!

何若智将自己的黑冥之力源源不绝送入青蛇乌芒剑之中。

魔剑剑身上的鳞片完全张开,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每一片鳞片底下都铭刻着一个‘精’致的符咒,就好像是成千上万个小型魔法阵一样,可以储存强大的力量。

何若智亦不懂得东方炼气之法,但是他体内的生命之火实在是太强大了,魔剑当中蕴含的力量经过这几天的折磨已经严重不足,被何若智的力量一压,当即烟消云散。

何若智反正也是尝试着炼制魔剑而已,干脆用上了星族的各种秘法,以及教廷的灵解秘术,反正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能量往魔剑里送就是了。

如果无忧宫的炼剑师“魔匠”看到有人这样糟蹋自己‘精’美的杰作的话,一定会气得打嗝。

就算是宗匠荆绛晓看到了,恐怕也会责怪这个后生小子不知所谓。

要知道七剑可是东方星域仅次于三绝尊者的超级高手,他们的兵器无论放在谁手中都是一件至宝。

哪里会像何若智这样当成烧火棍来炼制的?

也就是何若智本身生命之火充裕,才能经得起这种败家子式的炼剑法。

开始青蛇乌芒剑还勉强抵抗,可是后来它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简直是怪胎中的怪胎,尚飞送入它体内的天地元气早就被吹得烟消云散,完全就剩下这个怪胎的能量了。

青蛇乌芒剑剧烈地震‘荡’起来,一时之间周身的青‘色’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从何若智指间喷涌出来的黑冥之力等于将魔剑完全重新灌注了一遍,等到黑雾消散之后,魔剑已经不复原先的模样。

何若智满意地看着眼前的长剑、魔剑周身都夹杂着一层黑‘色’的火焰,边缘还有一层淡淡的青‘色’光彩,剑身更加细长‘阴’险,虽然不利于劈砍,但是绝对是用来刺击的利器,哪怕是最先进的机甲武装,只怕都经不住这柄魔剑的一刺。

“好是好,可惜太大了些,如果只能当成机甲武器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吗?”

何若智心随意动,一手牢牢握住了魔剑剑柄,心中默默运起星族的秘法观星术。

观星术原本是星族用来控制金属原子结构,达到自由控制身形大小的秘法。

教廷的灵能机甲亦来源于此,灵解秘术便是观星术的变体,可以随意改变机甲的造型。

何若智本身是灵解秘术的高手,是以掌握了钛星尊的资料之后,很快就学会了观星术的技巧。

在他纯熟地修为下,魔剑的原子结构立刻被改变,慢慢缩成了一柄三尺多长的单兵防护武器。

何若智手指轻弹,魔剑就围绕着他的身体四周灵动地旋转起来,随着旋转速度加快,周围坚固的冰层都被无形的剑气削出了一道道的创痕。何若智忽然轻轻喝了一声,但见魔剑上绽放出万点黑芒,原来是镶嵌在上面的鳞片都爆炸开来,将整个冰库都捣了个天翻地覆!

好剑!

何若智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炼剑就有这样的成果,看来以后要找个老师专‘门’学一下,说不定可以炼出威力更加强大的武器哦。他喜滋滋地想。

“嗯,这柄魔剑已经是我的了,再叫青蛇乌芒剑就不合适了。叫什么呢……”何若智敲着脑袋想了半天,眼前一辆道,“就叫黑‘欲’狂龙剑吧!”

龙剑,听上去就比什么蛇剑要响亮多了!

倒提着黑‘欲’狂龙剑喜滋滋走出了冰库,却见外面的蒂娜满脸疲惫的模样,水姬已经不见了。

何若智心中奇怪道:“蒂娜你怎么了,累了吗?”

蒂娜说道:“你都在里面待了整整二十个小时,怎么可能不累呢?”

“二十个小时?”何若智大吃一惊。

在里面的时候完全没感觉,就好像仅仅过去了三五个小时一样,没想到居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连他拥有如此深厚生命之火的人,要炼制这柄魔剑都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难怪长空玄会说这柄魔剑很难炼化了。

以东方星域炼气士那种低微的天地元气力量,除非是拥有非常高超的控制技巧,否则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炼化这样一柄魔剑。

蒂娜看着何若智拿在手中的黑‘色’小剑,眼前一亮道:“你已经炼化了这柄剑?”

何若智点了点头,将黑‘欲’狂龙剑递了过去:“小心,剑身上附带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蒂娜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手掌中顿时涌现出一道洁白无瑕的神圣银芒。带有银芒的手掌还未接触到魔剑,黑‘欲’狂龙剑就从何若智手掌中脱手而出,发出一阵摄人心魂的嘶吼,周身鳞片层层竖起,有若发怒的毒龙一般,道道腥风席卷而出,乌芒笼罩剑身。

蒂娜的手掌微微划过一道银辉‘色’的曲线,手掌前方顿时生出了一道银‘色’的符咒,如同一张大网般向黑‘欲’狂龙剑笼罩过去,顿时将魔剑罩入阵中,银‘色’的电流‘交’织成网,两股力量互相攻击,噼啪作响。

蒂娜闷哼一声,银手划过一道不可思域的曲线,直接通过异次元空间穿透了魔剑的防御气场,直接握住了剑柄!

黑‘欲’狂龙剑发出慑人的嘶鸣,竭力颤抖挣扎,想要逃脱对方的控制。

可惜蒂娜的力量实在太强,挣扎了两下之后魔剑似乎发现完全无法逃脱,干脆收回了所有的力量,变成了一柄毫无光华的普通金属剑。

蒂娜啼笑皆非——没有了生命之火加持的金属剑,在光束刃面前完全就是一堆废铜烂铁,看来这柄魔剑倒还‘挺’有自尊的,宁可自行封闭能量场,都不愿意为敌人所用。

“东方星域的武器真是稀奇古怪。”蒂娜仔细看着剑身,试图输送一道能量进入魔剑体内,谁知居然好像是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反应,好像真的是一柄普通剑一样。

何若智道:“这柄剑和你们教廷的灵能机甲有些想像,只要是掌握了灵解秘术的人,输入大量能量的话,我想亦可以将武器发挥出更高级数的威力,利用在机甲作战上。”

蒂娜不无幽怨地说:“希望你不会将这样可怕的武器,用在和我们教廷作战上。”

何若智淡淡一笑,充满霸气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你们教廷在咄咄‘逼’人,试想我何时曾经主动攻击过教廷的战士?我已经答应你不会主动挑衅,但如果对方一直死追不放的话,我当然会用尽一切手段来保护自己和朋友,我想这一点,你都应该可以理解吧。”

蒂娜叹了口气说道:“和你相处了那么久,我都知道你不是一个喜欢招惹是非的人,但是我们教廷中大多数人的善恶观念早已根深蒂固,光是你亡灵族的身份就足以令所有人都对你展开生死追杀了。”

何若智冷笑道:“除了修习亡灵魔法之外,我究竟干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莫非只要教廷判定一个人有罪,就可以不用证据便将他杀死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亦不会有半分保留,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蒂娜苦笑道:“千百年来的规则和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

何若智心念一动,柔声道:“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究竟会站在哪一边?”

蒂娜面‘露’‘迷’惘的神‘色’,摇摇头道:“如果是半年以前的话,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教廷一方,和所有的神之敌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也许,也许等到教廷和两大星域的战端一开,我会远远找个地方躲起来也说不定……这,只怕是我所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何若智心道,对于蒂娜这样从小生活在教廷中的苦修‘女’子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只怕内心已经有了一番非常‘激’烈的心理斗争。

何若智亦没有想过她会完全抛弃自己的信仰,毕竟一个人内心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是不可能在短短半年一年内改变的。

只有先搞清楚隐藏在蒂娜身上的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事实上这也是何若智之所以来极乐星天的原因之一。

蒂娜身为教廷圣十字骑士团代理团长,不管是出于什么‘阴’谋诡计也好,既然她失踪了的话,教廷方面总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寻找。

要是被教廷知道蒂娜正在极乐星天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派人前来接触,这样的话说不定可以从中发现什么秘密。因为经过自己的引导之后,蒂娜体内的黑暗力量已经不能完全被掩藏起来,教廷的高手一定会发现。

如果这是一个‘阴’谋的话,那么现在也就到了谜底揭开的时候了!

何若智十分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您出关了?”

长空玄的声音传来。

他身后跟着的是银狮铁雄,还有水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