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章 来宾

何若智在天凝星域的时候曾经担任过深蓝骑士团的团长,整个深蓝骑士团都只有一千台机甲,也就是说,塞坦星域每天都能生产一个新的机甲骑士团!

而教廷方面,按照官方的报告口径一共是拥有两万台机甲。

当然实际上肯定不止这个数,而且灵能机甲的威力也不是普通机甲以数量就可以匹敌的。

不过倘若教廷敢于主动向塞坦星域进攻的话,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肯定是难免的。

何若智有些‘迷’‘惑’了,教廷方面的领导者不至于会如此愚蠢吧,真的进行一场消耗战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啊。

而且整个宇宙的局面对教廷也并不有利。

塞坦星域不用说了,天凝星域的话因为摩菲斯将军的叛‘乱’事件,肯定对教廷也恨之入骨。

东方星域虽然没听说和教廷有什么矛盾,但那是一片完全封闭的土地,信奉的都是传统古老的东方多神宗教。

对于教廷这种一神教的组织来说,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如果教廷真的要进行一场宗教战争的话,东方星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剩下一个斯巴达星域,那里虽然也有教廷的信徒,但是更多的则信仰战神玛尔斯,也许会受到教廷的雇用,然而说到忠诚度的话,根本不可能得到保证的。

问题是:这些情况教廷方面没道理不知道,那么他们究竟凭借什么和四大星域开战呢?

何若智仿佛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飞船终于降落在了天秀星上。

整个军用宇宙港周围的战舰和机甲起码比一个月前多了三倍,密密麻麻遮盖了整个星空,让人分不清楚哪个是群星的闪烁,哪个又是机甲引擎喷‘射’的火芒。

唐列亲自在宇宙港迎接。

何若智含笑道:“唐烈团长,没必要‘弄’这么多人来防御吧,难道教廷方面的舰队已经出现在边境上了吗?”

唐烈恭敬道:“回长老,以您的实力自然不需要那么多护卫防御,不过今次塞坦星域来了一名贵宾,这名贵宾对整个星域的命运都非常重要,是以不得不暗防教廷的贼子前来捣‘乱’。”

“哦?”何若智走下台阶,“什么人这么隆重?”

“是天凝星域军方的最高领袖,执政官近卫骑士团的团长,天凝四圣使之一的因巴斯·凯!”

何若智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

凯队长来塞坦星域了?

何若智满头冷汗,第一个念头就是人家是否前来抓捕逃婚对象的,后来想想不可能,‘摸’了‘摸’脸上还戴着面具,幸好啊幸好!

呃,虽然扪心自问何若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然则那次在天凝星域确实是自己食言了。小魔‘女’再怎么可恶都算是一个星域的首脑人物,自己无端端落跑的话,可说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羞辱。

唐烈好奇怪,黑冥长老是怎么了,就算在沙武雷面前都没看见长老慌张成整个样子啊。

何若智干咳一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又问道:“除了凯圣使之外还有什么人来吗?”

唐烈道:“还有一名圣使水姬。她和凯一样都是在天凝叛‘乱’平息之后新成为圣使之一的,但是对于水姬圣使的资料就非常之少,只知道她是天凝星域一种神秘的亚人种族深海族的族长,同时也是天凝星最高执政官的老师。”

顿了一顿又道:“这两个人的实力相当不俗,看来天凝星域并未在叛‘乱’事件中遭受到什么损失。”

何若智心说何止是不俗啊!

凯队长绝对是中规中矩的机甲术高手!而且他强悍的个人能力还在其次,对于一百台机甲规模的指挥上,何若智相信自己是根本无法和人家比较的。

水姬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她并未在何若智面前出过手,但是何若智却对这‘女’人非常顾忌。

光看她能够在深海之中训练一队如狼似虎的水中骑士,便可知其水准。

她就像是大洋一般神秘莫测,令人完全‘摸’不清楚头脑。

如果可能的话,何若智一万个不想和她作战。

光是有这两个人组成的阵容都可称得上是豪华,这个重量级的团队来塞坦星域干什么?

何若智皱眉道:“这两个都是天凝星域的军政要人,为什么无端端来到塞坦星域?”

唐烈低声道:“他们是来请求结盟的。”

何若智眼前一亮:“结盟?”

唐烈叹了口气道:“也许是我们的情报部‘门’出了什么问题吧,总之现在天凝星方面已经知道我们和教廷在塞坦主星上‘交’过手,双方事成水火了。”

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这也难怪,这段时间我们塞坦星域一直在扩充军备,战舰和机甲的数量都比原来翻了一个番,要想不被外人知道也很困难。只是家主很怀疑天凝星域的诚意。”

“这怎么说呢?”

唐烈低声道:“按照道理说,我们和教廷方面的战斗胜负都在五五‘波’,天凝星域大可以在旁边坐山观虎斗,从中渔翁得利。今次他们却主动前来要求双方搭乘军事同盟,似乎他们也和教廷有什么深仇大恨,这点便让人非常不解了。”

何若智含笑道:“如果担心这个的话,那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天凝星域确实一心想要对付教廷,这点完全没有问题。”

唐烈眼前一亮道:“莫非黑冥长老掌握着什么消息。”

何若智点点头。

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还不知道吗?摩菲斯将军的叛‘乱’是在教廷的支持下才掀起的,是以天凝星域对教廷真是有着刻骨仇恨。

今次知晓塞坦星域和教廷开战,自然希望双方同盟,一起打击教廷的势力!

唐烈哪知道这些,心中对黑冥长老的敬意更深——唐家情报部‘门’都没有掌握到什么消息,黑冥长老这边却另有渠道,看来这位“战魔”果然是深不可测。

“长老,家主和凯圣使的会议资料已经详细记录,请您查阅了;如果对双方军事同盟的条款还有别的意见,可以当面向家主提出,此外么……您看是否应该安排一场您和对方的‘私’下会面?”

何若智是塞坦星域数十年来第一位客卿长老,地位十分超然,天凝星域既然派出了最高级别的代表团体,要和这位客卿长老见见面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此外唐烈心中还有另一个想法。

因为塞坦星域以科技立国,最强悍的特‘色’兵种是五人联合的“合体战士”。

这合体战士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分开来到每个人身上的话,都不能算是超一流高手。

相比对方的凯和水姬而言,堂堂塞坦星域如果没有相对应的高手出来坐镇,岂不是让人笑话!

是以唐烈非常希望,黑冥长老能够和对方进行一番‘交’流。

当然并不用真正‘交’手,到了黑冥长老和天凝圣使的级数,只要端坐在原地都可看出对方的实力!

何若智沉‘吟’一阵,心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身为唐家客卿长老的身份,如果不去和对方见面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说不定反而会被对方怀疑。

当下点头道:“既然是双方结盟,我也应该和对方见见面的,对于天凝星四圣使的大名,我都早已是如雷贯耳,今次正好见识一下本人的风范。”

唐烈大喜道:“我这就去准备!”

何若智道:“不过不用太过正式,我亦不是唐家正式成员的身份,还是以‘私’人朋友的身份会面比较好,这样家主有什么碍于身份无法说出口的话,我都可以提出来。”

“是!”

******自从当上了这个什么长老之后,唐家在何若智身上‘花’的钱可不能算少。

别的不说,光是在天秀星风景最秀丽的区域,就为他专‘门’修建了一栋非常奢华的别墅。

最妙的是整个别墅的地下都是一层非常专业的实验室,一切机甲部件和器械完备,令何若智随时都可以进行研究。

何若智虽然不习惯别墅的奢侈,但对这个小型实验室都感到非常满意,经常和塞坦星域维修界的四大高手在此切磋技艺,等若是一个‘私’人的小俱乐部。

和天凝圣使的会面就在这里举行,算是以黑冥长老的名义举办了一个‘私’人的自助酒会,双方全都以‘私’人身份出席。

开始之前何若智先将唐尊雷和对方搭乘的协议浏览了一遍,不由暗暗吃惊。

按照这份协议的说法,塞坦星域和天凝星域将在机甲技术方面进行全方位的‘交’流,同时在一个月之内就要进行一场大型的联合军事演习,同时订立攻守互助条约。

无论教廷方面先进攻哪个星域,同盟者都必须无条件立刻出兵一同作战。

下面还包括一系列的资源互补条约,比方说塞坦星域将援助天凝星域一部分重型机甲制造厂,天凝星域则将开放十个矿业行星的采矿权给对方指定的矿业公司等等。

从条约上来看,双方的合作比起联邦时期更进一步,要知道就算在星际联邦政fǔ时期,五大星域都是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

“真伤脑筋啊!”何若智喃喃道,“应该去问问蒂娜,他们教廷的领导者是不是猪头三,同时挑拨两大星域的事情都被他干出来了。如果不是猪头三的话,那就是有‘阴’谋哦……”

不过现在么……顶头痛还是如何对付即将到来的客人吧。

酒会方面的事情倒不用他担心,反正唐家已经派出专人来处理,关键是自己的身份啊。如果在客人面前都戴着一个铁面的话不是会显得很奇怪吗?

想来想去,何若智最后选择了一个半圆形的面具,只盖住了自己面孔的上半部分;随后他用染发剂把头发都染成了银白‘色’,连声音都故意压低,看上去虽然不像是真正的老者,不过应该很难认出来何若智的身份了吧?

天凝贵宾来到!

何若智打扮停当,起身迎接!

因为不是正式宴会,双方准备都非常简单,何若智这边并没有唐家的高层人士,对方也只是带了几名随从。

盛装的水姬走在前面,倘若何若智事先不知道她是如何智计百出的话,一定会被那美‘艳’动人的容貌所吸引。她就像是一座千年冰封的雪山,虽然表面上凛然不可侵犯,然而却始终吸引着勇士前去攀登那最高的山峰。哪怕半路失足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亦没有人会怪罪于她。

半年不见,这妖‘妇’似乎显得更加成熟‘欲’滴,眉眼间的风韵令人心驰神往。

看来离开了深海城,涉足宇宙间的政治争斗,对这妖‘妇’来说反而是如鱼得水呢!

何若智深吸一口气,以一个最完美无缺地礼节轻‘吻’了对方柔弱无骨的手。

眼神却始终清澈无比。

水姬微微一笑道:“来塞坦星的一路上都听到有传闻在说黑冥长老的风姿,就连唐家家主唐尊雷都对长老您赞誉有加,今日一见真是令人感叹呢!”

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令人周身都产生一股懒洋洋的暖意,就好像深海中柔软的水草一般。

何若智淡淡道:“那只是唐家有意夸大宣传而已,水姬圣使客气了。”

水姬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他一阵,换作旁人的话这目光一定非常放肆,然则在她身上表现出来,却只是令人觉得心颤。

水姬眼前一亮道:“长老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哦?”

水姬叹了口气,似乎无限惆怅似地说道:“水姬曾经也有一位小朋友,他的眼睛就如长老您一样清澈呢!”

何若智心头一颤,暗叫糟糕。

无论人的容貌怎么改变,眼睛总是不会发生变化的;而且能够在水姬的‘迷’‘惑’下表现得如此镇定,实在有够令人怀疑。

这妖‘妇’好毒辣的眼神,不亏是小魔‘女’的老师!

何若智哈哈一笑道:“若有机会一定要认识认识这位小朋友!”

水姬甜甜一笑道:“是啊,这名小朋友真是十分有趣的,连我都迫不及待想要再见到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