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三十章 父亲的回忆(下)

……男人的回忆在继续,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之中。他想起那是盛夏里的一天,他因为一个工作错误已经在公司里连续加班好几天,最后还是被经理劈头盖脸大骂一顿,因此回到家的时候他‘精’疲力竭脸‘色’苍白,只想好好大睡一场。

他记得自己累得没有脱衣服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感到身上压住了一个什么东西。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儿子正在自己的‘胸’膛上爬来爬去。

儿子的眼睛对着他的眼睛,儿子的小手捏住了他的两个耳朵,儿子的脚蹬在他的‘胸’口上,咚咚咚,他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

“叭叭……”儿子忽然含‘混’不清地说。

“?”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爸爸。”儿子终于发出了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吼叫,说出了一个清晰的单词。男人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时刻的场景,他觉得天‘花’板似乎变成了一片透明,金‘色’的眼光晃得他完全睁不开眼睛。

……如果说刚才只是感到疑‘惑’的话,那么沙武雷现在已经有些恐惧了。它第一次发觉有些事情并非永远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直被压迫奴役而毫无反抗的斗志和力量的人类灵魂,忽然以一种爆炸‘性’地速度不断膨胀,尽管现在仍旧没有对它的主导权造成威胁,但是……“消灭它!”

沙武雷调动全部的‘精’神能力开始进攻人类的大脑,试图消灭这股残存的意识!尽管这样做会令这个人类完全变成白痴,从而失去利用的价值,但是他很快就可以从旁边再找第二具身体!

……回忆在继续。

“呜呜呜,老爸,胖丁欺负我!”

“老爸,胖丁说他爸爸是你的经理,所以在学校里要我听他的话。老爸,经理是什么东西,经理比你还要厉害吗?”

“老爸,今天我又和胖丁打了一架,因为胖丁说你坏话啊。胖丁说他爸爸在公司里的时候一天到晚可以骂你的,这是真的吗?老爸你去把胖丁的爸爸打一顿吧,如果你打不过他的话,那就等到我长大了以后去打他!”

“老爸,今天学校老师要叫你来一趟呢……其实是胖丁先骂我的啊,胖丁说昨天他爸爸又教训了你一顿,我才不会相信咧!老爸你这么厉害,我两只手和你扳手腕都扳不过,怎么会有人敢骂你对不对?”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似乎是儿子十岁的时候!

男人记起来经理那张满是‘肥’油的红光光的脸了,经理说:“老何,看不出来你平时斯斯文文的,养了个儿子怎么这么调皮,居然和我们家小丁打架!你看看你看看,真是的,怎么教育的这孩子?”

经理说:“我们小丁不会先挑衅的,小丁平时在家里光是家教老师都请了三四个,很懂礼貌的孩子,一定是你的这个调皮鬼先打我孩子的!”

经理说:“老何,你也在自己的岗位上干了十多年了,怎么一直升不上去?你要全方位的考虑问题啊!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让小家伙给我们小丁道个谦就算完了,你们老师也要多关照点儿,有些孩子就应该好好管教管教,不要让他们一直欺负人……你看你看,他还想打我,你——”

男人记得自己眨了眨眼睛的功夫,经理的蒜头鼻子就整个儿陷进脂肪里去了,经理的鼻子开始呼呼冒血,他的眼睛也开始呼呼抹泪,然后经理就躺倒在地上,然后男人发现自己就已经坐在经理的肚皮上了。这是男人快四十年来第一次打架,他发现打架也不是很难学的事情。

从警察局的拘留所里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把干了十多年的工作丢了,但是男人之所以记得这一天不是因为丢了工作。

当儿子在拘留所‘门’口一下子冲到他怀里的时候,儿子说了:“爸爸爸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可恶,人类的‘精’神力没道理会超过我的!

沙武雷心底狂叫,但事实就是如此,它正在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丧失对这具躯壳的掌控权,原本无比强大的生命之火,

却被小小的人类灵魂不断蚕食!

一瞬间,沙武雷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从宇宙间最强的战士,变成了一具苦苦挣扎的机械腐尸!

不可能,不可能!

……“星历479年6月尊敬的何莫夫‘妇’:在深切悲痛的折磨下我必须通报一个对你们来说是十分痛苦的消息:你们勇敢的儿子,星际步兵何若智在为星际联邦的神圣的作战行动中,于479年4月9日牺牲。在深切的哀悼中我的心和你们紧密相连。因为我所认识的他是一个正直、勇敢和不怕牺牲的士兵。请你们以下述信念来宽慰自己:你们的儿子为他的信仰所鼓舞并为此贡献出了一切,联邦因此而存在。

在此痛苦的时刻有一个事实是令人宽慰的:你们的儿子的死亡是快速和无痛苦的。我以及整个战队和你们一起为这个勇敢的英雄的牺牲而悲痛。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所有的人都随时准备把生命献给星际联邦,就像你们的儿子已经做到的那样。

致以深切的同情和哀悼。”

这是……对了,这是儿子的阵亡通知书!

没有语言能够形容男人在得知这个消息是有多么悲痛,从那天开始男人的世界就没有过一丝光亮,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玩笑,他的灵魂早已全部倾注在儿子身上,随着儿子一同抛洒进了无尽的银河。

他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地球人,一个卑微的小职员,一个有些懦弱的男人。

但是同时,他也是自己孩子的保护神,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当男人知道儿子居然没死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便已经发了誓。

没有人可以再伤害自己的儿子!

男人“醒”来了!

沙武雷发出痛苦的嚎叫!

它发现人类的意识已经变成了一股暴怒的存在,原本还是微不足道的蝼蚁,然而现在却变成了无法抵抗的猛兽,这头苍老的野兽用自己全部的爱来抵抗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然而沙武雷却发现他居然有可能成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何若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只是电光火石。

他发觉沙武雷已经不再折磨自己,它的手指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硬生生扳开,有两根手指甚至非产怪异地折断!

何若智瞪大了眼睛,沙武雷已经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左手狠狠劈了下去,将右腕彻底斩断!

何若智也跟着落到了地上。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的儿子!”

何莫在沙武雷的‘胸’膛中发出了怒吼!

沙武雷好像疯癫般在‘洞’‘穴’内‘乱’撞‘乱’跳,失去了控制之后它的每一块装甲都发生了原子级别的裂变,令这魔人的外表逐渐变得无比丑陋。原本闪烁着银‘色’光辉的装甲已经变成了一堆黯淡的废铁,而它充满邪异的双眸中也只剩下了‘混’浊的晶液!

在这场不成比例的殊死较量当中,原本占据优势的沙武雷却一败涂地,它十分惊恐地发现当人类开放了剩余空白的大脑之后,他们的‘精’神力居然变得如此可怕!而自己还可笑得以为能够利用这种力量,现在看来这完全是引狼入室!

当人类的意志不再受到它控制之后,双方便展开了对身体的争夺权!

在何若智看来,沙武雷就好像是发了疯似的不断自残,它用手掌一次又一次攻击自己的大脑和腰椎,甚至试图采用能量炮这种极端的武装;但是另一方面它的一部分灵魂却算清醒,一次又一次阻挡自己的攻击。

沙武雷快要崩溃了。

人类,神秘的人类!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他们可以产生如此强大的‘精’神能力!

趁着这个机会,何若智向后翻身回到了黑翼的驾驶舱内。

“黑翼,你的战斗力恢复多少了?”

“百分之七十,主人,沙武雷方面的战斗力已经下降到了最低点,现在作战的话我们有四成的胜率。”

“明白!”

何若智冷冷地注视着沙武雷,他必须一招击中对方的头部,这样才不会伤害到父亲……沙武雷浑身的金属装甲好似

变成了炙热的铁水,融化成了黏呼呼的巧克力,不断泛出热气腾腾的水泡。电线从它体内毫不留情地穿了出来,像是疯狂的毒蛇般四处舞动,有些电线还互相攻击起来。

火‘花’从每个关节冒出,发出慑人的嘶鸣!

“好痛啊,好痛!”沙武雷已经彻底疯狂了,它终于控制住自己残存的左手狠狠‘插’进了‘胸’膛,将控制着人类的电缆完全切断,阻止了人类的灵魂进一步侵蚀它的大脑!

沙武雷‘胸’膛处的金属束缚变成了软塌塌的一团,何莫一下子便从里面掉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精’神力消耗过度的他原本就几近昏‘迷’,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更是严重受创。何莫睁开充血的双眼‘迷’‘迷’糊糊向前看去,当他看到儿子安然无恙之后,非常欣慰地笑了笑。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抬起头了,他浑身的骨头似乎已经碎成了粉渣,疼痛刺‘激’着他每一根脆弱的神经,而另一种温暖的情愫却开始慢慢将他包围,使他升腾起来。

在陷入无尽的黑暗之前,何莫举起了他的手,似乎做出了一个让儿子逃生的手势,又似乎是翘起了他的大拇指。

儿子,你永远是最‘棒’的。

“爸爸!”

何若智——狂——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