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一章 重返人间

一条阴森的穷街陋巷,水银灯从上方打下来,照射出无数在空中乱飞的蚊虫。

一个古怪诡异的身影,不紧不慢地从黑暗中走来。

这个人走路的样子非常奇怪,好像四肢的关节全都是僵硬的,全身的肌肉完全不起作用,全都用骨骼支撑着行动。

他的脸上也死板板没有半点表情,对世间万物都非常冷漠。

如果胆小的人在一旁看到了这番景象,肯定会以为这是一个刚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僵尸。

其实也差不多啦,何若智和僵尸根本就没有什么分别,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他比僵尸更强!

但现在何若智却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他迷路了。

虽然在现实世界中不过是过去了几个钟头,可是对何若智来说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啊,而且还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十多年。

在这种情况下,他真的有点不太想得起来,自己家在哪里了。

而且自己在骷髅地待了那么久,已经习惯了用骨骼的力量来行动,这副鬼样子要是回去被父母看到,那还不担心死,以为自己半身不遂咧!

所以何若智一边在自家附近的小巷里打转,一边努力习惯原来的行动方式。

他只是希望不要被人看到,何若智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做人一定要低调,做骷髅兵更是要低调得不能再低调,要不然那些宇宙大公司拔根汗毛下来轻轻一捅,自己还不就给捅出个大窟窿啊!

只是偏偏他害怕什么,什么就来!

远处轻轻传来两声枪响,随后是汽车引擎轰鸣的声音,还有大头皮靴在地上乱踩乱踏的声音。

还有听上去穷凶极恶的威胁声:

“不要跑!”

“臭**,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何若智还没反应过来,后腰就被一支冷冰冰的东西抵住了,他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一名浑身是血的美女,脸色苍白,但一对圆睁的大眼睛却炯炯有神,充满了不可违逆的神采;她的背上还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老人。

抵住何若智腰间的正是一柄微型手枪。

不过何若智会“吓一跳”,既不是因为美女浑身是血,也不是因为被手枪指着;要知道他在幽暗绝域那么危险的地方都生活了十多年,哪怕高度腐烂的尸体摆在面前也不会感觉有多么危险了。

可是眼前这个女子,赫然就是“昨晚”在酒吧里遇上的那个醉酒贵妃!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何若智条件反射般地想要躲起来:“大姐,你认错人了吧?”

醉酒美女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何若智身上,但语气还是十分坚定:“不相干的人快滚开,不要挡着我的路!”

何若智心道,我哪有挡着你的路,明明是你瘫倒在我身上好不好?

不过他都知道,和美女通常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说的。

醉酒美女闷哼一声,口中溢出一缕鲜血,顿时显得娇弱可怜。

一朵巨大的血花在她胸口冉冉开放。

何若智在幽暗绝域里待了这么久,当骨骼修复师当惯了,一时间竟然把这美女也当成了红粉骷髅,竟然迷迷糊糊地拉开了人家的胸衣,仔细观察起伤口来。

“你——”美女瞪大了眼睛,枪口已经直直对准了何若智的脑门,只是看他目光冷淡,绝非普通色棍那种色迷迷的眼神,这才没有扣下扳机。

“三根肋骨都被子弹撞断了,压迫到了内脏,还有点内出血……”何若智一边观察伤口一边说道,他觉得这些肌肉和血管好讨厌啊,普通骷髅兵怎么都没有这些烦人的东西?

可惜没有趁手的工具,要不然……

何若智忽然看到了美女手中的手枪。

酒醉美女吓了一跳,只见这个神秘的路人出手如电,她还未反应过来,自卫用手枪就被人家夺走!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加让她不敢相信!

只见这个相貌平凡,衣着普通的少年凝神观察了手枪一会儿,随后微微吸了口气,双手完全化作两团白芒!

如同庖丁解牛一般,一支精巧的手枪居然在瞬间被分解还原成最基本的零件!

酒醉美女心中骇然,要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手枪,而是为了隐蔽特别缩小组装的版本,用到了很多专门的工具。一般来说,不是经验十分丰富的老手,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拆开来的。

他……究竟是谁?

何若智满意地笑了,不出所料,这种武器里果然有他需要的工具。

何若智拿起一根弹簧和一条铁片,聚精会神地在美女胸口操作起来。

只是他却忽略了一件事——骷髅兵们都有着极强的克制能力,无论多痛都不会颤抖和叫唤,但面前这个可是活生生的人啊!

酒醉美女疼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一双美眸里噙满了泪水,她觉得这个男人好不懂事啊,如果要为自己疗伤,至少也应该先说一声啊!

不过她也是意志坚定的人,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丢脸,所以一直忍耐着。

过了没多久,何若智满意地看着手中捏着的一枚子弹,很高兴地点了点头。

弹头已经取出来了,肋骨也都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当然,内出血还没有止住,不过何若智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破裂的血管,因为他并不觉得血管有什么了不起。

直到美女发出一声轻吟,何若智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蠢事,一时竟然呆住了。

美女的嘴唇已经咬出了深深的牙印,满脸幽怨地凝视着何若智。

“你,你叫什么名字?”美女吃力地捂着胸口,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看来这个人是真有点本事。

何若智手忙脚乱,这还是第一次有美女问他的名字,可是现在他要低调做人啊。

“做好事,不留名。”何若智沉声道。

美女噗哧一笑,这下子又牵动了伤口,不由哎呦一声叫唤。

何若智呆呆地看着美人儿,俗话说三年当兵归,母猪变貂蝉。何若智在那个幽暗绝域里只见过莫妮卡一名美女,不过人家都是五千岁的老巫妖,现在可谓是十多年来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性了。

何若智心中一阵感动,忍不住就要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说出来,不过想到穆尼的忠告,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美女道:“我叫火凤,是黑道上的人,今天遇上仇家袭击,我爷爷也受了重伤,你既然这么有本事,就帮他也看看吧。”

“哦,好!”何若智慌乱地说。

火凤把背后的老人放倒在地上,老人受伤极重,身上大约有七八处枪伤,何若智却是个只会医治骨头的半吊子医生,一时间束手无策。

这时候,陋巷两边却被七八个黑衣大汉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