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十九章 杀戮的执念

只不过如果他就这样光明正大将少‘女’带回到基地去的话,别人问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今次教廷方面对塞坦星展开袭击,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得到解决。一个不当心就是整个联邦的彻底分裂。

虽说联邦原本就已经名存实亡,只保留了一个名义上的光环,但是五大星域之间到目前为止还算和睦相处。

虽然教廷方面趁着虫族侵蚀联邦边缘的时机大肆扩充军备,并且意图颠覆天凝星域的政fǔ,但那也是打着天凝星域政变的旗号,并未正大光明动手。

今次却不同。

现在何若智也能够理解教廷的行动了。

对教廷来说,塞坦星上居住着的是赐予全体人类智慧,特别是赐予光明教徒异能的“神”!

现在堕落的塞坦星域居民居然要抢先一步玷污神的领域,教廷会无动于衷那才奇怪呢!

何若智估计这个空间骑士不在了之后教廷众应该是无法得手,而唐家众人眼光何等老辣,事后肯定会认出教廷众的身份。

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即将爆发!

这样的话空间骑士的身份就很难解释了,明摆着么,既然不是这次的探险队员,那么肯定就是隶属于教廷的袭击者。

再加上她新人类的身份……只怕都会被唐家的科研人员拿去切成一片片来进行仔细研究了!

何若智可不能容许黑暗‘女’皇受到这样的对待。

“真是麻烦……”何若智喃喃道,再次‘吟’唱起了咒文。

本来以他的实力最多和空间骑士打个平手,但是不要忘记了何若智可是玩黑暗魔法的超级高手。

空间骑士体内蕴藏着浓重的黑暗元素,而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来运用。结果这些黑暗元素反而成为了潜伏在体内的“间谍”,几句咒语下来就反而被何若智给利用了!

空间骑士只觉大脑昏昏沉沉,顿时晕厥过去。

何若智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一双怪手在少‘女’的娇躯上不断游走,不时还仔细地‘摸’索一番——这可不是何若智在干什么不轨之事,而是他为了防备少‘女’醒来之后自己无法压制她的力量,所以事先进行些准备工作。

何若智是‘操’纵骨骼的大高手他刚刚对少‘女’身体上的每一个关节都进行了处理,看上去和常人的关节完全没有区别,而且也能自如地活动,无论走路跑步还是跳跃都没有问题,甚至能够进行一般强度的格斗。

但是,如果她想要运用高深的机甲术,或者干脆想要驾驶机甲,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高强度的骨骼运动会令她的关节当场脱臼!

这种脱臼的手法亦是何若智的独‘门’绝招,别的骨科大夫绝对无法医治,当然了,何若智高明的手法也绝对不会让少‘女’留下半点后遗症。

他可舍不得伤害真正的黑暗‘女’皇!

何若智满意地拍了拍手,对黑翼道:“黑翼,这次就麻烦你把这个婆娘带回天秀星了,好在塞坦星和天秀星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太远,你的燃料应该足够吧?”

黑翼想了想道:“如果把这个‘女’人的机甲燃料也全部拿过来,那就足够了!”

“嗯,这样就好,等回到天秀星之后你就直接去我的维修厂,阿布你也跟着一起去好了。记住要放机灵点儿,这个‘女’人如果醒来的话就想办法‘弄’点儿东西给她吃,当然也要严加看管,绝对不能让她逃跑!”

阿布看着昏‘迷’中娇滴滴的大美人儿,早就乐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掉了!流着口水连连点头道:“主人尽管放心,这种看守‘女’俘虏的任务正是俺阿布的拿手好戏,嘿嘿嘿嘿嘿……”

“真是不能让人放心的家伙……记住警醒点儿啊,我先回基地去了。该死的,不知道那边的战斗有没有结束呢!”

……基地的作战已经结束。

正如何若智所想的一样,战舰被重创又失去了自己的主将,教廷军方面已经是阵脚大‘乱’。

再加上塞坦星的正规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教廷军的指挥者也不是一味死拼的鲁莽之辈,只好下令撤退。

将最后的火力全部发‘射’出去压住阵脚,教廷军抛弃了战舰,数艘逃生艇上载满了技术人员和指挥官,在数十台残缺不全的机甲保护下,狼狈地向星空逃亡而去。

战舰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一头栽倒在地,刚好撞上了只剩下一半的基地。

半天‘激’烈的战斗下来,居然是这样一个两败俱伤的悲惨解决。大量的航空燃料引起了漫天大火,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变成了一朵完美的半圆形‘花’冠慢慢绽放。

无数来不及逃生的战士和科学家被火焰迅速吞没,真空中无法听清他们凄惨的叫声,但是从那充满痛苦的脸庞来看,他们一定正在忍受地狱般的煎熬。

最终化作一团团焦黑的枯木。

刚刚结束战斗的探险队员们立刻投入到了艰巨的灭火抢救作业中去,要知道这时候大火烧掉的可不止是房子,还有大家赖以生存的食物、水源,更有许多学者数日来‘精’心搜集到的各种科学遗迹啊!

尽管和熊熊烈火相比,灭火者能够挽救的只是一小部分,但每个人都拼尽了自己的全力!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圆球正不动声‘色’地在烈焰边上滚来滚去。

碎星魔紫‘色’的标志,带着一丝冰冷的寒意凝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人类的痛苦,建筑物的破坏,此起彼伏的爆炸震动……对它来说,这些犹如甘美的源泉一般,极大地补充了能源矩阵的能量损耗!

从扭曲的教廷战舰残骸中爬出了一个人。

不,与其说这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个人形的怪物。他半边的皮肤已经被烈焰完全烧焦,就连黄‘色’的脂肪都被烧成一块块恶心的‘肉’丘,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直接看到黑漆漆的骨头;至于另外半边虽然没有被直接烧到,但是高温的蒸汽却在这半边的皮肤上烫出了一个又一个圆滚滚的水泡,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丑陋的癞蛤蟆。

这人的整张脸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连双眼都被毒烟给熏瞎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已经濒临死亡,只是强烈的求生‘欲’望才令他爬出了飞船残骸,人不人鬼不鬼地向前爬行。

从他被热气灼伤的喉管中,不断冒出脓汁般恶毒的诅咒,只是这咒言却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我雷克萨斯不会这样就死掉的,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