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一章 邪恶警告

唐尊雷说到在塞坦主星上居然存在着生命形式,并且向人类发出了求救信号,台下的‘精’英分子顿时一片哗然。

人类并非首次接触到异星生物。

但是以往接触到的大多数都是毫无智慧只依照本能行事的低等生物。

而星族则是科技力量远远超过人类想像的超级智慧种族!

如果这个种族居然还存在着,那么对整个人类社会来说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动!

唐尊雷继续道:“而且我们也接收到了一段来自塞坦主星的声频信号,各位请听。”

酒会现场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响,可以听出那是一种包含多种节奏的语言,根据音节和分隔来看,这种语言中一定蕴藏着高超的智慧!

台下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喜悦的光芒。

众人欢呼雀跃,仿佛这次探险行动已然成功,探险队已经从塞坦星上带来了超乎想像的先进科技,进一步增强了整个星域的实力。

众人之中唯有一名脸‘色’大变。

当何若智看到那幅星族文字,听到那段音频的时候,整张脸都变得煞白。

差些连手中的红酒都泼洒出去。

蕙兰奇怪道:“小智哥哥你怎么了?”

何若智眯起眼睛仔细地盯着台上的星族文字看了一会儿,又歪头听着星族的求救音频讯号,冷然道:“蕙兰,你和乔安都被选中参加那个探险队了,是吗?”

蕙兰点了点头说:“是啊,对一名专‘门’研究星族的学者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

何若智的声音无比‘阴’森:“你们不能去!”

“为什么?”蕙兰大惊失‘色’。

小智哥哥从未表现得这样坚决,好像他们去了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从他身上传来一阵森然的冷意,蕙兰不由打了个冷战。

何若智缓缓道:“因为我们接收到的这段文字和音频,根本不是什么求救信号,而是一段警告!”

“警告?不可能啊,唐家的星族语言专家已经破译了这段文字,而且根据我自己的理解,也确实是求救没错!这段文字是这么说的:来往星辰间的旅者,请降临这片尘封万年的腐朽之地,拯救我们!嗯,是这样没错!”

何若智苦笑着摇头说:“人类本来就并未完全破解出星族文字的秘密,而且承载这段星族文字的金属板也已经腐朽不堪,很多词汇都是你们根据上下文的意思重新修复的,这样的话很容易就和本意相差十万八千里。”

“那么小智哥哥认为这段文字是什么意思呢?”

何若智沉声道:“星间的行者,无论你们受到何种‘诱’‘惑’,千万不要降落在这片被诅咒的死亡之地……拯救,拯救你们自己!”

“好,好可怕!”

若智森然的面孔和低沉的声音,已经深深吓住了蕙兰。

蕙兰迟疑了一下道:“可是,可是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着我们呢,要知道星族已经消亡了几千万年,恐怕就连他们身体内最后一点电路都已经被腐蚀掉了吧!”

何若智耸了耸肩:“这只是以人类的科技水准来衡量而已,也许星族的科技根本是超出我们想像之外的!要知道在星族中,不但有爱好和平的星巡者,而且还有热衷杀戮和征服的邪恶机械人碎星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这可怎么办呢?”蕙兰担忧地说。

“现在已经不可能阻止探险队的出发了,但是为了保护你和乔安的生命安全,你们两个一定要留下来,不能去那种地方!”

“小伙子,你说的话有什么根据吗?”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背后出现。

何若智回头一看,一名瘦小的中年人站在自己背后,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一对明亮的眼睛中满是智慧的光芒。

“爸爸!”蕙兰怯生生地叫了一声,显然她还不太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自己的父亲‘交’流。

何若智这才知道来人便是明光学院的董事长莫远光。

莫远光用锐利的目光打量了何若智一番。

对于这个少年他早知其人,因为最早是来自地球的古武术教师乔安推荐他进入遗迹实验室,同时负责照顾蕙兰的日常生活。

莫远光也曾派手下对这少年进行过一番详尽的调查,结论是这个少年身家清白,并无特殊的危险‘性’存在。

是以才放心地让他和蕙兰住在同一栋别墅之中。

只是从未听说过这少年对星族文字也有研究,看他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又不像是作伪,莫远光心中奇怪,是以上前一问。

何若智施礼道:“莫董事长您好,我是遗迹实验室的清洁杂工何若智。”

莫远光皱起了眉头。

身为明光学院董事长的他,在塞坦星域可谓是实权在握的重要人物,平常人见到他无不是卑躬屈膝,哪怕最优秀的专家学者,为了在他手中多得到一些研究经费,说起话来都不免畏首畏尾。

这青年不过是遗迹实验室的一名杂工,看到他却根本没有半点敬畏之感,言语不卑不亢,好似两人之间的地位完全平等一般!

如果不是他神经特别迟钝,那么就是养气的功夫非常到位,外物与他根本不能造成任何干扰。

无怪乎敢于正面教训柳青了!

莫远光暗中叹了口气,柳青那孩子实在太不懂事,自己明明叫她不要去‘骚’扰蕙兰,可是她却好像和蕙兰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总是不肯放过那孩子。

偏偏自己当年确实对不起她的母亲,对柳青便怀有一种特殊的负罪感,平时真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才养成了她娇惯的坏脾气。

今次去塞坦星的探险队成员中,莫远光原本就在迟疑是否应该带蕙兰去。

从学术水准方面来讲,蕙兰绝对是难得的优秀人才,而且这样的经历对她来说都是难得的历练。

但是柳青也在探险队中,这两个‘女’孩子原本相隔两地都要闹出不少‘乱’子,今次要让他们在同一队伍中待上一两个月的,那还不闹出天大的祸事!

特别是塞坦星上的情况不明,环境险恶,要是柳青那孩子一时想不开使出什么过分的手段,蕙兰还真是吃不消。

刚才正是柳青向自己告状,说蕙兰带了个野男人来欺负她,莫远光这才来看看这个“野男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因为想到了两人在塞坦星上的相处问题,不由忧心忡忡。

“何先生对星族文字也有研究吗?”莫远光咳嗽一声,收摄心神,含笑看着何若智。

身为教育界的‘精’英,他深知大千世界中藏龙卧虎,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身份而产生歧视。

在他上任之后很是提拔了不少出生中下阶层的人才,令整个明光学院的风气更加积极向上。

何若智道:“我和惠兰小姐学习了半年的星族语言。”

“嗯?”莫远光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