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六章 故人

从这一天开始,何若智就展开了他在塞坦星域的新生活--作为一名优秀的机甲清洁工!

其实相对于天凝星域而言,塞坦星域的生活和地球更加相似一些,只是在技术力方面比地球高了几个级数,其他生活习惯和人们的衣食住行方面都蛮像的。

因为这里是人类最初建设的异星殖民地。

机甲清洁是机甲领域一个比较普通的相关行业。

就好像是地球上的汽车清洗一样。

大型的机甲清洁连锁中心,配备有负离子清洁机、激光打磨机、生物染料喷绘机,可以给机甲进行去污、打重新涂装,甚至绘制艺术性的图案等等工作。

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到这类机甲清洁中心去,不但为了给机甲美容,而且也可以给自己的机甲设计一些炫酷的标志。和天凝星域崇尚自然的民风不同,塞坦星域本身就是一个闹哄哄的大都会,要想在这里出人头地,包装十分重要!

相比之下,何若智他们的小型清洁店就好像是路边摊一样。

虽然规模和技术比不上大型的清洁中心,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首先是价格优惠,其次面向的服务对象非常广泛。

大型机甲中心服务的对象,可能只是那些贵公子或者高级战士的武装机甲。

何若智他们服务的对象可就多了,包括用来耕田的农用机甲,用来采掘煤矿的煤炭机甲,甚至包括用来进行城市清洁的清洁工机甲……这些中低收入阶层,都喜欢把自己的机甲拿到路边小店来修理。

黄一飞虽然为人奸诈吝音,但是他天生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商人,所以平时对待周围的老顾客都非常和气。

本来店里的生意不错,后来是因为经常流氓来捣乱才逐渐差下去的。

这次何若智将流氓痛打一顿之后,高利陈哪里还敢来再捣乱。

于是店铺中的生意又兴旺起来。

开始这些老顾客们还有些不太相信这个小伙子的手艺,因为他们的机甲大多是己经有了几十年历史的老古董,一直都是交给黄一飞在打理。

现在忽然换了一个人的话,害怕他没有办法清洁干净。

这些人的疑惑在见识了一次何若智的动作之后,顿时冰消瓦解!

经过何若智清洁的机甲完全是焕然一新,比起正规清洁中心中清洁出来的机甲一点儿都不差,甚至表面还有一层如梦似幻的光泽!

“黄老板的侄子居然还有这等的造诣!”众人啧啧惊叹。

飞腾机甲清洁中心的生意越来越好,不但原先的老顾客全都回来了,而且不少外地人都慕名而来。其实清洁一台机甲在哪里不一样?只是现在的机甲清洁界大多被机械清洁所垄断,很少有何若智这种高级的清洁人才,大伙儿就算不为了机甲能更加干净一些,就算看看他潇洒的动作也是好的!

对于这样的生活,何若智非常喜欢。

开始只是因为可怜黄一飞对妻子真挚的感情,所以才留在这里。

但是慢慢的,何若智便被这个社区淳朴的民风所吸引了。

这里就是所谓的“小地球我”整个天秀星算是最肮脏破犯罪率最高的贫民窟了

然而对何若智来说这里却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

因为这里的居民大多都是地球来的偷渡客,或者是偷渡客所生的第二代。

在这个社区大家说的都是地球语,吃的也全都是带有地球风味的美食。

很多电视节目甚至是直接从地球上买回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受到了家乡的温暖。

回想过去,何若智己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没有回到家乡了。

能够让这里的故乡情景来慰藉自己的心灵,未尝不是一种放松和休息。

而且在这里工作还能接触到机甲。

何若智一向认为民用机甲是整个机甲工业的基础。

从民用机甲的制造下艺上,就可以大致看出这个星域在军用机甲制造卜的水准和风格。

既然现在暂时没有机会接触到军用机甲,那么先了解一下民用机甲也是好的。

同时学习一些本地的风度人情,以及塞坦星域的通用语口音,还有星域的地理、历史和各方势力等等,这些基本的要素都是必须掌握的知识。

在这种想法的支持下,何若智倒是干得自得其乐,将这份旁人眼中毫不起眼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到了第二个月他的机甲清洁中心门口每天都有一条排队的长龙,无数人等着看他施展高超的机甲清洁技巧。

甚至连天秀星上最新潮的机甲学院学生,也注意到了这家毫不起眼的小店。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何若智可能会把整个天秀星上所有机甲清洁中心的生意都抢过来了。

这样到了第二个月结束的时候,这家店子终于拥有了六万块的利润!

何若智将钱还给高利陈。

高利陈瑟瑟发抖接过了钱,满脑门上都是豆大的汗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会把钱还回来。

其实高利陈不是没有想过要派人去教训教训这个小子,不过一想到那天他慑人的目光就觉得浑身打颤。在他这么多年黑道上混的经验中可从来没有这种事。高利陈也是个奸诈多智之辈,并非那种毫无头脑的莽夫,确定了自己根本无法抵抗对方那种恐怖的力量之后,干脆很明智地躲开算了。

再次见到何若智冰冷的双眼之时,他知道自己是对的!

“钱给你,契约给我。”

“契约己经烧掉了,这些小钱怎么好意思和您计较呢,呵呵呵呵……”高利陈搓着手。

何若智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不希望今后我的店子再出什么事情,你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意有什么乱子,对不对?”

“对,对!”高利陈点头如捣蒜。

何若智满意地离开了高利陈的金融公司。

刚出门口,他和一个短发女子擦肩而过。

何若智敏感地一回头,那女子却消失在人潮之中。

何若智皱紧了双眉,刚才那个女子给他的感觉好熟悉啊,似乎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