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三章 敲诈

又‘交’代了几句,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中转站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人造卫星城市。

因为靠近边境的缘故,走‘私’业在这里特别发达。

各地的走‘私’者为了贪图方便,有时候就把这里当作是‘交’易的场所。

是以整个卫星内部商业气氛浓郁,各种建筑美轮美灸,穿着别具特‘色’的异域商人在大街上川流不息,司空见惯。

更有五光十‘色’的立体广告,千娇百媚的美‘女’们卖力推销着各种商品。

更有涂脂抹粉的陪酒‘女’郎站在酒吧‘门’口招揽顾客。

繁华的商业气息令何若智眼‘花’缭‘乱’。

再加上他一身土里土气的服‘侍’,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乡巴佬。

‘摸’了‘摸’肚子,何若智决定先去找个地方吃顿晚餐,然后按照曲昂给他的联络方式找一名偷渡的蛇头,将他带离天凝星域,至于要去哪里么他还没有想好。

就在这时候,前面忽然来了个手捧‘花’瓶的小男孩,不知怎么直冲何若智撞了过来。何若智是何等身手怎会被他撞上?那孩子脚蹊一扭跌倒在地,手中的‘花’瓶砸了个粉碎。

“你‘弄’坏了我的‘花’瓶,这可是地球出产的古代艺术品啊,你赔,你赔!”小男孩哭了起来。

何若智啼笑皆非,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有如此拙劣的骗局存在,也许是看自己的模样好像是刚刚从乡下上来的土包子所以才敢如此吧?

何若智向四周一打量,在旁边的陋巷中发现了两个浑身肌‘肉’疙疙瘩瘩的壮汉,手持着铁棍狰狞而笑。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对方不过是用小男孩当个幌子。

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敲诈当即会变成抢劫。

“快赔我,你快赔我!”

小男孩哭着说,他哭的样子倒不像是假装,也许不能成功要到钱的话,殴打吧?

何若智皱眉道:“听你的口音是地球人吧?”

地球人说通用语的时候总是带有一点口音,经常被别人嘲笑。

小男孩一愣,点了点头。

小男孩一愣,点了点头。

原来是同乡,何若智心中浮起一阵不忍,叹了口气道:“你这个‘花’瓶要多少钱?”

小男孩想了想,又朝陋巷那边望了望,陋巷中一名壮汉伸出五个手指,小男孩道:“要五百块!”

何若智哑然失笑,这种做工的‘花’瓶顶多值十元星币,对方居然敢叫价五十倍,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他对于金钱原本就不是特别在乎,道:“跟我走吧,我找一个取款机提出钱来给你

小男孩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居然会如此容易便得手,有些害怕地仔细观察何若智好一阵子才确定他不像是“坏人”,有些害羞地跟在后面。

来到一台自动取款机前,何若智将曲昂给他的身份卡塞进了读取器中。

其实他身上另外还携带着大量的钻石,以及一张特殊的信用卡。

这些都是从深海城带出来的东西,很少在陆地上流通,品质极为纯净,价值上亿星币。

不过何若智并不想张扬,是以只用了曲昂‘交’给他的卡片。

就算是这张卡片中都有二十万星币,何若智不由苦笑,曲昂大叔实在是‘性’情中人,一出手便如此豪爽,让他实在有些受之有愧。

何若智取出了五千星币放在身边,将其中五百递给了地球小男孩,想了想又递过去五百,道:“这五百块你自己拿着,千万不要被那两个坏蛋看见,以后有机会自己买点好吃的吧

小男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将几张钞票在手中来回‘摸’索,确定是真的之后不由热牙目盈眶。

何若智最受不了这种场面,身子一闪挤进了人群。

随便找了家饮馆勉强填饱了肚子,老实说这里的饭菜实在不怎么样,天凝星的自然环境如此优美,所以那里出产的各‘色’料理都非常新鲜美味,再加上何若智在天凝星最后的这段日子里,都得到了安吉莉儿的悉心照顾,口叶更是被刁了。

到了这里吃的是普通的星际快餐,如何能够下口?

何若智一时还不太习惯,脸上微微‘露’出不适的表情。

结果被店员好生嘲讽了一番,说他是刚刚从地球来的乡巴佬吃不习惯这等星际间的无上美味,连带着价钱都不了少。

何若智并不想在此间闹事,否则被安吉莉儿发现了他们的行踪那就大大不妙了,是以乖乖付了餐费离开。

“我们应该去哪个星域呢,阿布?”

何若智在大街上闲逛,也不管周围人a夷的目光,倒也悠然自得。

“呢,不如我们去塞坦星域吧。”阿布想了一会儿说,“听说塞坦星域的机甲制造技术是五大星域中最为出‘色’的,黑翼现在受伤这么严重,恐怕只有塞坦星域的机甲维修技术可以修复。”

“没错。”何若智眼前一亮,“听说在塞坦星域有很多机甲制造的绝活,我们去哪里开开眼界也好。”

就在此时,前方忽然再次传来‘花’瓶砸碎的声音。

何若智苦笑着想到,看来那少年还是重‘操’旧业又在干这个勾当了,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围人早就司空见惯,纷纷闪开。

今次的苦主却是个秃头的胖子,一双贼眼滴溜溜才转,看上去也是个‘奸’诈之辈,只可惜人家两名壮汉直接赤‘裸’‘裸’就上前将他围住,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那地球少年却被摔倒在地,看样子摔得不清。

其中一名大汉无意间扫了少年一眼,忽然“咦”了一声,从少年怀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道:“这钱是哪里来的?”

少呆住了,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

大汉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脚瑞在少年脸上,将他a得鲜血直流,还不住骂道:“小畜生倒长了本事,居然从乡巴佬那里骗了一千块来,怎么不知道孝敬老子?老子看你真是三天不打骨头发轻,真***忘记了天高地厚,老子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罢居然放下那秃头胖子,对着小男孩拳打脚踢!

小男孩不过七八岁的样子,怎么禁得住他这般折磨?两拳下去便在地上滚来滚去,连喉咙都给叫哑了。

“妈的,那么多地球小杂种里面老子怎么买了你这个好吃徽做鬼心眼多的小贱种?你们这些地球乡巴佬真是天生的吃里扒外,枉费老子还教你学生意,气,气死我了l”

另外一名流氓见同伴实在过分,上前劝阻道:“好了好了,把小杂种打坏了明天谁来做生意?”

“哼,再有下次的话不把你打死!反正也就是再去买个地球小杂种来的事情!”

大汉朝小男孩脸上吐了口唾沫,面目狰狞地转向秃头胖子:“老弟,现在咱们该来谈谈这个‘花’瓶的事情了,嗯?”

那秃头胖汉早就被对方残暴的动作给吓住了,忙不迭地点头。

大汉心说这顿没白打,看样子怎么都能从这胖子身上敲诈个千1L八百的,得意洋洋伸出

手去,正要说话之时,两人中间却忽然‘插’进了一道黑影。

大汉仔细一看,正是刚才敲诈的那个土头土脸的乡下脑壳!

“你没长眼?”大汉勃然大怒!

何若智冷冷看着两名流氓,眼神中跳动着一丝黑‘色’的火焰,双手忽然闪电般伸出,在两名大汉‘胸’口轻轻蹭了一蹭!

两名大汉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只听自己‘胸’口传来了好似爆竹炸裂的声响,随后则是一阵麻痒难当的感觉,‘胸’骨好似被酸水浸泡酥软了一般,剧烈地疼痛随后传来!

两人禁不住呻‘吟’起来,跪倒在地,口中吐出了‘混’合着胃酸的粘液,整个人惨白地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