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骷髅兵

星际骷髅兵

更新时间:2021-07-28 10:33:56

最新章节: 何若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按照直觉往家里走去,他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亡灵力量都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不会打架、不会改造机甲、不会战术智慧的没用的普通人。还没进入城市就可以感受到一阵群体‘性’的恐慌,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乱’作一团,高楼大厦上不时有人抛下无数纸片

第一章 大小妖女

“然后我答应了。”何若智淡淡道。

这下虎鲨真的呆住了,好像身边坐着的不是人类而是什么凶猛的外星异兽一样,哆嗦了好久才道:“何兄弟,你不是当真的吧?”

何若智苦笑道:“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假的吗?”

虎鲨一挑大拇指:“果然是一条硬汉啊,小弟佩服,从今后小弟就唯大哥你马首是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小弟下油锅小弟乾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何若智愣住了,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有如此大的威力。

虎鲨心有余悸地说:“不但是我,咱们所有深海族的战士全都是一样的。要知道咱们这批战士从小都是和安吉莉儿那个小妖‘女’一起长大的,对他的厉害哪里还不知道,大哥你居然可以降伏这样的一位妖‘女’,真是好男儿硬汉子,令人景仰啊!”

何若智挠了挠头皮,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安吉莉儿那个小妖‘女’也真是的居然给他出了这样一道难题,头痛,实在头痛。

安吉莉儿的居住也是一幛独立的水中别墅,却好像是鬼屋一样没人靠近,远远的虎鲨就把陆行车停下让何若智自己进去,说什么也不肯开进别墅去。

何若智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徒步前进。

守卫见到何若智来表情都十分复杂,似乎一半敬佩一半怜悯似的打开了‘门’。

古代村民将村里的少‘女’送去祭祀河神山神,脸上的表情倒和他们有些相似。

安吉莉儿穿着一套翠绿‘色’的贴身长袍,清新秀丽的风格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

何若智进来的时候她正躺在沙发上酣睡,身上盖着一条薄被,只‘露’出一双嫩藕般的秀足,即使是何若智也不由坪然心动。

何若智屏住呼吸在‘女’孩儿身边坐了下来。

其实如果安吉莉儿一直不要说话的话,看上去倒也真的令人有些心动,不过一想到她的格就实在让人头痛了。

安吉莉儿倒也不是一味刁蛮的大小姐,如果不是另有原因的话,何若智也不能说自己对她完全没有兴趣。

只是现在穆巧萍不知道身在何处,更何况还有个令人头痛的黑暗‘女’皇要自己去解决。

他的前方唯有莽莽星辰,实在不可能留在天凝星就此度过终身。

对不起了,可爱的姑娘。

何若智心念一动,伸手想要为安吉莉儿将毯子拉上一些。

就在他的手接近对方领口的时候,安吉莉儿忽然‘迷’惘地睁开了眼睛。

何若智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想了半天才面红耳赤地说了一句:“你醒啦?”

安吉莉儿满不在乎地一笑,傲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后坐了起来,整个人团在沙发中就好像

是一头还没睡醒的猫咪。

小姑娘眯着眼睛道:“很久没有呼吸到深海城的空气了呢,整个人都变得很爱睡觉,刚才睡得好好哦!”

忽然想到了什么,安吉莉儿从茶几上爬了过来,蹦到了何若智的怀中瞪圆了眼睛道:“刚才老师有找你对不对哦?”

“你和城主说了些什么吗?”何若智问。

安吉莉儿把头窝在何若智的怀里道:“没有啊,就是昨天老师有过来问人家你是什么人然后人家就一五一十全都和老师说了啊,然后老师有说要帮我们举办婚礼哦,她就是和你在说这件事对不对?”

“呢……安吉莉儿你听我说,你,你真的知道结婚是怎么一回事吗?”

“嗯!”安吉莉刀.重重地点了点头,“就是两个人要永永远远在一起,然后还要一起吃饭一起走来走去,哦对了,还要去领几个小孩子来养!”

果然……

何若智额头浮现出几条黑线。

十七岁少‘女’对婚姻的理解,果然只是停留在过家家的程度上,即使生活在位高权重的家族当中,对于这方面的教育也非常缺失。

也许等到她再长大一些,第一家庭当中自然有相关方面老师会来教授给她有关的知识。

不过这个过程却被战争而打断了。

水姬又是个对男‘性’深恶痛绝的变态,更加不会告诉安吉莉儿婚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何若智小小地松了一口气,这样应该是最好了吧,订婚只是一个形式而己,不会涉及到实质‘性’的内容……

何若智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罪恶的欺骗感。

“总之你会一辈子照顾我,一辈子听我的话对不对?”安吉莉儿围上了何若智的脖子,两个人眼对眼口对口,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动作有多么暖昧,天真无邪地问道。

何若智粗重地喘息,竭力压制下腹部沉重的刺痛,艰难地说道:“我,我会永远照顾你,可是那并不代表要永远听你的话!”

“好讨厌哦!”安吉莉儿说,随后又甜甜地笑了,“不过我就算你己经答应了哦!”

“答应什么?”何若智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然后他就感到脖子后面发出一阵剧痛!

安吉莉儿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上突出一根小刺,此刻正滴着何若智的血液。

何若智捂住伤口皱眉道:“你干什么?”

安吉莉儿紧张地看着何若智,当发现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之后松了一口气,把戒指脱下来放在何若智的手掌中心道:“这个是老师送给我的礼物呢,老师说啊,如果要拴住一个男人的话,就要首先拴住他的心。”话听上去倒是很有道理。

不过何若智打包票那个变态老‘女’人肯定不是这种“正常”的意思!

安吉莉儿笑眯眯地说:“在这个戒指上呢涂抹着斑斓鱼的血液,斑斓鱼是深海中一种非常少见的漂亮生物哦,这种鱼最大的特点就是终身实行一夫一妻制度,而且夫妻之间总是在一起生活狩猎的,一辈子都不会分开哪怕半次!如果不幸被洋流分开的话,单身的斑斓鱼就会很快被自己的血液毒死!”

何若智郁闷地看着戒指,不会吧,不会真的是那种一一

安吉莉儿继续说道:“老师说斑斓鱼的血液进入男‘性’的体内之后就会转化为剧烈的毒素,让男‘性’不能离开钟爱的‘女’‘性’太久,如果离开太久的话毒素就会进入骨骼之内,然后男‘性’就会死掉哦!”

“该死的我就知道!那个婆娘居然敢给我下毒!”何若智狂化了!

安吉莉儿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缩在沙发一端,脸上挂着两行纯洁的泪水,好像被主人虐待的丫要般低声道:“我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妥啦,所以老师让我先问你是否真的愿意照顾我一辈子,如果愿意的话再给你注‘射’斑斓鱼的血液,所以你真的不愿意也就算了,老师说我们不能做那种强人所难的事情。”

何若智气结!

这一大一小两个妖‘女’果然心思密!

如果安吉莉儿在何若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给他注‘射’斑斓鱼的血液,那么何若智就算不狂‘性’大发,心中肯定也是非常不满的。

但是现在明明是何若智自己说“要照顾你一辈子”,那么人家不过给他施加了一点点小小的防护措施,也算不了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安吉莉儿还摆出这样一副任打任罚的可怜模样,何若智又不是虐待狂,怎么还下得去手?

何若智哀叹道:“如果将来我实在有要事要离开天凝星域怎么办?”

安吉莉儿眼巴巴地说:“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跟你一起去!”

何若智无语了,良久才道:“你,你难道一定要用这种方法?”

“老师说男人都是十分卑鄙的动物,一定要想办法给你们套上枷锁才可以牢牢捆住你们,否则你们不是鬼话连篇就是干脆远走高飞。”

“那是别人,我哪里有鬼话连篇?”

安吉莉儿似乎就在等这句话,狡猾地一笑,凑到何若智耳边道:“真的没有吗?”

“呃.....当然,这个,应该是没有的。”

“那个屠杀格杀巨型章鱼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呢?”